豫见136期:何处是我家

分享到:
何处是我家

图/文:周波(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3·21——这个倒计时一般的日子,正是郑州市对外公布的庙李、刘庄、高皇寨搬空的日子。不舍、无奈、疲惫、惶恐、迷茫的情绪,如同"郑漂"们手中行李一般沉重。他们如同逃离一般,离开窄小逼仄的出租屋,寻找新的落脚点。他们走了,留下一声叹息:何处是我家。
  今年35岁的小刘在郑州丰庆路庙李村已经住五六年了,她并没有稳定的工作,平时就在村子里摆地摊卖衣服。衣服很便宜,主要是卖给村里的"郑漂"。
  提及庙李拆迁,小刘说:"我要失业了。"目前,她计划趁村子还未完全拆掉,抓紧时间将手头上的衣服便宜处理掉。几天后,她和老公要搬到附近小区里租房,未来会从事什么工作还未知。
  小刘说:"在庙李村街上卖衣服就像和城管玩'猫捉老鼠'游戏,城管来了就将衣服藏在隐蔽的地方,警惕着不被城管发现。"小刘一家3口挤在30平米左右的屋子里,现在月租金500元。她说,房租去年一年涨了3次,今年,房东反而主动降价了。
  来自周口的小伙小李,今年27岁,在庙李村租了一间不到20平米的房间。我们遇到他的时候,他正准备搬离庙李村。租住的房间没有电梯,住在8楼的他,为了搬家来回跑了7、8次。他开玩笑说:"今天差不多要跑几十层楼了。"
  大学一毕业就住在庙李村的小李,还记得刚来时房租只有100元,而现已经是500元。但是比起村子外动辄几千的房子,还是便宜不少。当天并非周末,小李为了搬家,特意向公司请了一天假。东西太多,他只好花钱雇了辆三轮车搬运东西,30块钱。
  在庙李住了四年,这是小李第一次搬家,搬东西的时候他不小心磕伤了手,但并没有时间来处理。将要离开住了4年的地方,小李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只是坐在三轮车上,不住地回头看,看着那窄小肮脏的小街巷和旁边凌乱的楼房。
  新的住处是小李通过小区贴的招租广告,在庙李村东边的中方园小区找到一个合租房。想到又要将东西搬到七楼,小李盯着满地的东西一脸无奈。新住处是三室一厅,小李住的是最小的房间,大概有10平米,条件简陋,租金1000元。   折腾了一天,家总算是搬完了。小李也不知道自己能在这个新家住多久,关于买房问题,他暂时不太会考虑。他是这样算账的:"假如有几十万放在房子上,对资金来说是一种浪费。"
  不管有多少的不满与无奈,不管有多少的利益纠葛与人事纷扰,庙李等城中村依旧将被夷为平地,成为开发商建起的新楼盘与商业区。那些曾经住在这里的人们,相信他们当中的很大一部分,会在郑州成家、买房、生子,如愿以偿地拿到这个二线城市的户口。当若干年后,曾经的"郑漂"带着自己的孩子路过一片林立的高楼,相信他会停下脚步,深沉地对孩子说:“宝贝,我曾经住在这里”。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