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46期:七旬老人的圆梦之旅

分享到:
七旬老人的圆梦之旅

图/文 崔光华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老去,万物生长的必经阶段。从鲜活到苍老,从风华正茂到备受摧折,岁月无一例外一刀刀刻下它的痕迹与故事。 崔庆祥,河南开封杞县人,年过七旬,八十有余,因患病而长期瘫卧在床。他一生养育了八位儿女,却甚少有过外出的机会。五一小长假期间,崔庆祥在家人的陪同下,南下苏杭,圆梦西湖。这位老人,正是我的爷爷。
    【病来如山倒】
  去年11月,爷爷突发脑出血,从县医院转入郑大一附院急诊科进行开颅手术。一夜漫长而揪心的等待,爷爷在黎明时刻才从手术室被推出来。虽然手术尚算成功,但爷爷仍陷入深度昏迷近两个月,病情危急。在此期间,医院多次下达病危通知书,我们一家人的心也随着爷爷的病情起起伏伏。
  然而,即便希望渺茫,医生多次劝说将爷爷拉回家,家人们也从未想过放弃。或许是昏迷中的爷爷听到了我们的呼喊,他的意识渐渐恢复,一点点清醒过来。春节前夕,家人们将病情逐渐稳定的爷爷从医院接回了家,由家人们轮流照料。
  由于长期瘫卧在床,爷爷的身体各项机能在时间的推移中逐渐衰退。他常常自觉时日不多,甚至对子孙们说出了“我要走了,你们都回来送送我”这样令人伤怀的话语。
  印象中的爷爷一向身体康健、开朗乐观、性子直爽,是邻里口中的老小孩儿,也是我们大院里出了名的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正义感人士。如今,他往日的英姿却只能从前两年的照片中瞥见一二。
    【南下苏杭】
  随着春日渐盛,爷爷多次念叨着想在临终前去“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西湖湖畔看看,也算此生了无遗憾。依爷爷目前的身体状况而言,长途跋涉,并非有益的选择,路途中究竟能否一切顺利实难预料。
  多次商讨,在预想了旅途中可能会面临的种种困难之后,家人们还是决定即便冒险,也要帮爷爷实现这个愿望。由于条件有限,父亲将家中现有车辆进行“变身改造”,拆掉后排座位,铺设床铺,充当临时“房车”。
  4月30日傍晚,各项准备工作完成后,爷爷在家人的帮助下顺利“登车”,一起随行的还有奶奶、大伯、爸爸和小姑。暮色四合,满载着一位老人临终小小心愿的车辆一路向南奔驰而去。
  世人常说,父母是孩子的一面镜子。从前我不甚理解,对言传身教亦无深刻体会。爷爷倒下后的这几个月里,作为家中长子的大伯尽心尽力、细心周到,一改往日严肃的形象,几次累倒在爷爷床前,而父亲日渐爬上白发的双鬓,不自觉的唉声叹气及对爷爷细致入微的照料,都让我渐渐懂得为人子女何为孝。
  千里奔袭,历经12小时,终于到达爷爷梦寐以求的西湖。
    【圆梦西湖】
  清晨的西湖湖畔,尚未被游人包围。安详静谧的湖水一如往日,树影摇曳、凉风习习,一切都像是在迎接这位远道而来的老人。
  面对梦中情景,爷爷喃喃地说:“值了,老了又出来转一圈儿”。如同很多个我见到的时刻一样,他还是只能瘫坐在轮椅上,没有多余的力气直起身体看看他梦中的西湖。但他激动的热泪滚滚而下,让为人子孙的我们都觉得这一趟如此值得。
  带爷爷逛过西湖后,大家商议决定去离杭州不远的南京也转上一转。到达南京已是半下午,正值五一当天的夫子庙游人如织,连续舟车劳顿,爷爷身体愈加虚弱,即使坐着也感到十分乏力。
  节假日期间,南京各个宾馆都迎来客流高峰,住宿价位也普遍上涨。长辈们商议过后,决定连夜返回家乡。但连日疲累,大伯和父亲体力也多有损耗,为确保安全驾驶,我们在服务区地上铺上凉席,轮班短暂休息。
  次日上午,爷爷回到生活了几十年的大院,熟悉的亲人和熟悉的屋子,他依然只能在旁人的帮助下行动。但烟花三月下江南,或将成为他余生午夜梦回时一场美丽的回忆。
    【此情可待成追忆】
  我明白,终有一天爷爷会驾鹤西去,永远地从我们生命中消失。就像易逝的春光般无法挽留,就像他此生可能再也不能如从前那般清晰地唤我小名。但此行、此时、此刻,即便遗憾满满,多有不足,也都会成为日后我们怀念他时难能可贵的回忆。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