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60期:我的群租生活

分享到:
我的群租生活

图/文 周波 策划/马小艳(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在郑州,随着城中村的拆迁,租房供不应求,租房越来越难而房租也一涨再涨,而租房者也因租房成本的不断提高不得已选择合租或者群租。在郑漂一族中,有很多很多的群租客。他们大多怀揣着对于理想、未来的憧憬闯进早已被"梦想"填满的大都市,每天生活在狭小的空间里,为了理想拼命奋斗。
  在郑州,也有这样一群群租客。在郑州群租客背后,有着怎样的辛酸与无奈,他们生活的环境又有着怎样的安全隐患。让我们走近郑州群租年轻人,共同关注她们在郑州生活、奋斗的故事。
  在某同城网站房屋出租频道搜索关键词"床位",弹出招租广告数百余条。大豫网编辑根据其中一条,拨打了房东的联系方式,找到一个位于郑州市紫荆山路东大街的出租房。360元一个月,水电气、宽带全包。看过房间后,交200元押金,房东便给了一把钥匙。
  这套房子大约100平米,三室两厅,客厅空荡荡地,在角落放置着沙发家具。其他的三间卧室,每个房间放了4张高低床,共计24个床位。
  文文今年25岁,老家是周口太康县,2016年6月郑州大学毕业后,在碧沙岗附近找了一份教育方面的工作。文文起初想找一个距离公司近些的房子,但是刚刚毕业没有什么积蓄。碧沙岗属于老城区比较繁华的地段,这里一室一厅的房子,价格普遍在1800元左右。刚毕业的文文月工资不到3000元,1800元的房租对于文文来说,太昂贵了,她租不起。
  后来她在网上看到公司附近有出租床位的,一个月300多元。文文果断选择租住此处。不到90平米的房子,两室一厅共住了23人。因为人多,房东为了安全不让大家在厨房做饭。"早晨上厕所都需要排队",文文无奈地说,但她只能先住着,计划多赚些钱后,和同学找个一居室合租。
  在郑州商城路北顺城街一个老旧小区内,有一套两室一厅,房东摆了9张高低床,共计10个床位,加上阳台和厨房各一张小床,这间不到80平米的房子,被房东一共放了20张床,房东说人没有住满,只住了十几个人。
  在这间群租房里,插线板四处可见。有租客躺在床上玩手机,手机充电器线,插线板就在床头上。几乎每个床头都有一个插线板。到了晚上睡觉前,几乎人人都躺在床上玩手机或者电脑,地上床上好几个插线板。
  主卧4张高低床8个床位,住了7个人。老家安阳的小A男,去年大学毕业,之前做网络销售,辞职之后,他在网上找到群租的床位,在这里已经住有一个月了,现在仍断断续续在找工作。小B男今年24岁,老家是许昌禹州的,上份工作是在富士康,在这住了2个多月。
  郑州百花路一小区内,180平米的房子被房东放置了十几张高低床,约有40多个床位。小C 今年大专毕业来自安徽,准备在郑州找工作。等工作找好后,再准备租房。
  郑州群租房大部分分布在市区繁华地段,如碧沙岗、二七广场、曼哈顿、万达广场等地,靠近商圈,交通便利有地铁。不少房东为了便于管理和租客前来看房,便租户住在一起。
  每一年都有大量的年轻人进入郑州,为生活、为梦想而拼搏。而生活的压力,又让他们不得不选择群租,但依旧对未来怀着美好的愿景。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