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68期:建军家的三胞胎

分享到:
我的珠峰梦

图/文:周波 策划:施一楠(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家住信阳市潢川县谈店乡老君台村的邬建军,今年44岁,一个多月前,他的妻子产下三胞胎。这本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可邬建军一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连3个孩子的奶粉钱都没有。
  2016年10月,邬建军的妻子在潢川县人民医院生下三胞胎,孩子早产半个月,身体虚弱需要精心治疗,而县里的医疗水平有限,只能转院去信阳市中心医院。在信阳市治疗十多天,仅住院费和交通费就花费4万多元。当时邬建军身上只有七千元,他向亲戚借了2万多,找哥哥借了1万多,现在还欠下3万多元的外债。
  三胞胎分别是两男一女,孩子虽早产半个月,但在医院经过悉心治疗后,各项指标正常,身体健康。建军的嫂子说,三个孩子虽出生在贫困家庭,但是好照顾,不挑食,胃口也很好,不吵不闹,只有饿的时候才会哇哇大哭,吃饱后立马安静下来,马上就能入睡。
  今年44岁的邬建军可谓是命运多舛,他2岁的时候母亲去世,靠父亲和哥哥拉扯长大。因为家庭贫困,邬建军只上过三年学,辍学后一直在家务农。邬建军家位于淮河中上游支流小潢河河岸边,由于小潢河水患严重,靠种田仅能解决温饱问题。为了改变贫困的家庭状况,胆怯老实的建军在30多岁第一次出门打工,他没有文化、也没有技术,只能在建筑工地从事体力劳动方面的工作。他无依无靠,为了找一份好工作东奔西跑,每天起早贪黑地打工,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晚上睡觉的时候,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但是再苦再累他都自己扛了下来。
  邬建军在外打工8年,从河南郑州到四川、安徽、陕西、山西、河北等地,一直做技术含量低的小工,工资并不高。这八年间他省吃俭用共攒下8万元人民币。
  2014年5月,经媒人介绍,邬建军和今年31岁的韩辉相识。当时韩辉的妈妈说自己的女儿有些傻。邬建军考虑到自己已经40多岁,再加上家境贫困,想找个情况好点的老婆不可能,只能和韩辉凑合着过日子。俩人见面十天后就结婚,邬建军给了女方3.6万元的彩礼,在老家办了一个简单的婚礼。
  没有结婚之前邬建军一直住在大哥家,结婚后继续住在哥哥家不合适。在去年,建军自己花了3.5万元,加上国家补贴的9400元,在村里盖了3间平房。自己在外打工赚的8万元钱,也所剩无几。
  今年2月份,韩辉怀孕了,这是她第二次怀孕。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在七个月大的时候,因为感冒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而夭折了。
  婚后邬建军才发现,妻子生活不能自理,连吃饭都需要人喂。邬建军的哥哥邬建生说,当时相亲的时候知道韩辉有病,但没想到这么严重。
  建军说,相亲的时候韩辉妈妈没有跟自己说女儿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只说女儿有点傻,嫁过一次。韩辉曾经和第一任丈夫生了一个孩子,由于生活不能自理,又被送回娘家。她之所以精神失常,是小时候被吓的。在她16岁的时候,夜晚和外婆在一张床上睡觉,外婆在睡梦中过世,韩辉因此受到惊吓,导致后来精神失常。
  2016年3月份建军带着老婆去安徽马鞍山当涂县打工,建军在建筑工地上做油漆工。但是建军才来工地三天,就发生了一件让他吓破胆的事情,老婆走丢了。
  建军白天在工地上干活,老婆住在工地附近的小区。那天建军下午五点钟回到住处,却发现老婆不见了。他马上报警,自己一个人在街头四处寻找老婆的身影,一直到第二天凌晨2点,还未找到。建军没有办法,只得求助工地老板,老板派了四个工友帮建军寻找,但是直到天黑也没有找到。
  后来他们根据监控,终于在县城一家烟酒店门口找到了韩辉。工地老板害怕建军老婆再次走失,就让建军带着她离开工地。老婆的走失让建军心有余悸,无可奈何,建军只能带她回河南老家,在家照顾她。
  村里人在得知建军家的情况后纷纷伸出援手,有人将旧衣服送给建军的孩子,村里的妇女闲暇的时候也帮忙照顾孩子。孩子住院建军家揭不开锅的时候,好心的邻居送去600元钱,解燃眉之急。孩子出生后邬建军没有时间外出打工,他在家里照顾孩子,给孩子喂奶、洗衣服,还要照顾老婆。建军嫂子见他一人忙不过来,也帮助他一起照看孩子。
韩辉没有母乳,只好给孩子吃奶粉。三个孩子平均三天要吃一桶奶粉,一年吃奶粉的钱就要5万元。
  韩辉因患有精神疾病,按照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不能和邬建军登记结婚。导致三个孩子也一直无法上户口。生完孩子后,韩辉的精神问题更加严重了,有时候会骂人,她只知道上厕所,不会看孩子。给孩子喂奶、洗衣服都是嫂子帮忙。
建军很少带老婆回岳母家,韩辉弟弟说姐姐是个傻子,不让她进家门。他去年十月份的时候曾想去打工,计划把老婆韩辉送回娘家帮忙照看,自己过年回家的时候再接回来,但丈母娘不同意,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三个孩子的出生,让建军压力倍增。自己每天要照顾老婆孩子,没有时间出门打工挣钱,连给孩子买奶粉的钱都没有,建军说如果老婆娘家帮忙照看,三个孩子嫂子帮忙照顾,自己就可以脱身,去外面打工挣钱。 。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