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82期:大山深处支教的河南美女

分享到:
大山深处支教的河南美女

图/文/ 策划 周波 Bianca 徐爽(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十年间,1800余名滇西北支教团志愿者,甘愿忍受寂寞,"坚守"在云南贫困山区教学一线,陪伴在孩子们身边。4月12日,腾讯网13个地方站共同开展了滇西北支教行活动,走进距离丽江市160公里的大山深处,走进宁蒗县烂泥箐乡大二地中关村希望小学,靠近这默默无闻的热诚队伍,也寻找里面闪闪发光的河南面孔……
  【薛涵月:支教不是拯救,而是完善人生的选择】
  24岁的焦作姑娘薛涵月,目前在温哥华念书。2013年上半年和2016年6月,她作为滇西北支教团的成员,两度前往云南山区支教。第一次踏入  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万桃完小成为英语老师时,她才刚刚高中毕业。薛涵月希望给自己一个gap year。
  母亲不支持,朋友们甚至还打赌她能待多久。"我妈的想法世俗些,支教没什么好处,去干嘛!"薛涵月说,不过父亲却同意了她的决定。说到底,这和薛姑娘的成长经历分不开,她笑称自己是"寄宿长大"的,打幼儿园上的就是寄宿制学校,高中还一度在美国学习。独立自由的性格由此而来。在网上了解了滇西北支教团,经过了严苛的培训和考试,薛涵月背上行囊就进了山。
  山村小学的环境,城市孩子无法想象,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薛涵月和搭班支教的一位40岁的女老师一起借住在村委会。被雷劈得用不了电,是薛涵月印象里最惨的事儿。"修线路要一根根排查,最长一次两个多星期才修好,和家里通讯也断了。后来才知道我妈吓坏了,以为我被绑架了。"
     长期支教,最难克服的是寂寞与枯燥。没有网,打个电话要满山头乱窜找信号。"不过,我教三个年级英语,还要教思想品德,也很充实。我带了很多书,搭班的阿姨教我十字绣。好吧,我当时单身,没空瞎想那么多!"可爱的薛涵月老实说,"我听说有的支教团员还想带男友、小狗上山,支教还是得先处理好个人问题。"
  然而寂寞也是好事。"周围都是孩子,很单纯,从浮躁里沉淀下来,去思考没想过的问题,对心灵是一种升华。"薛涵月说,而这升华之外,还有崇敬。当地老师并不是纯"当地"。"有的老师家远在一天车程之外,甚至还有新生的孩子,真的是放弃了自己的家庭,奉献给教育。我们支教最多一年,他们是花了十几二十年。"
  而薛涵月想明白的另一件事,是支教的意义。"并不像大家说的拯救孩子的人生啦,没有那么神圣,支教老师能做的就是在当地学生狭窄的世界里、在被限制住的选择里,介绍外面的广阔,给他们只有A、B的选择题添上C、D、E。至于他们怎么选,我们控制不了,也不能说三道四。"
  【杨奕:支教短暂,公益却能成为事业 】
  19岁的郑州姑娘杨奕,是黄河科技学院播音与主持专业的大一新生。今年3月,作为滇西北支教团64期成员,她跟随4、50人的大部队,进入小凉山。刚及成年,她是团里最小的成员,负责教全校的普通话。"上大学后发现专业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很迷茫,想从困境里走出来。"杨奕思考,不如支教去。整个家族的人都以为她疯了,除了好强又跟她一样感性的母亲。
  "河南贫困山区的孩子,至少是有颜色的画纸,而滇西北的孩子是黑白。"杨奕刚到学校,所有的孩子都躲在车后。她笑称自己那个时候就像瘟疫。杨奕花了整整两天时间让大家开口跟自己说话,又挨个给全校近100个孩子剪指甲。她换来了每个孩子真心讲述的自己的故事,有一些甚至让她说不出话。"有个特别聪明的孩子,父亲沾上毒品进了监狱。"取得了孩子们的信任,时间也很快流逝。临走她哭了一上午,也不敢轻易答应孩子们"六一再来"的恳求。"但是我肯定要再去,放不下孩子们。我算是明白为啥支教会一来再来了,支教有'毒'。"杨奕说。
  短暂的支教经历,正在改变这个小美女的人生。她琢磨着把公益作为一项事业加进马上就要参加的学校职业发展规划比赛。薛涵月和杨奕两个河南小美女身上,放大了90后的一切美好。她们独立自由,不敷衍不妥协,坚定而踏实地走出想要的人生方向。她们敏感热情善良,用父辈的爱与包容去释放新的爱与包容。
  【杨团长和他的团:"老师还会回来" 】
  十年前发起滇西北支教团,源自当时21岁的北京小伙儿杨曦霆的一次偶然经历。火把节时,在朋友的盛情邀请下,他第一次进入距离丽江市区不到200公里的小凉山,这里的贫瘠和落后让他猝不及防。杨曦霆给孩子们上了一节"课",再也放不下了。2017年3月,杨曦霆和他发起的滇西北支教团第64次进入小凉山。十年中,1800余名支教老师几乎走遍了小凉山区内的各所中小学校。而这里就包括薛涵月和杨奕在内的20多位河南面孔。
  据了解,2016年全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902万人,超过90%分布在中西部省份。滇西山地区亟需补充师资的学校约1281所。而目前中国自愿从事一线支教的约有万余人,这是来自一万个家庭的默默支持。
  滇西北支教团长、短期支教兼有,长期支教老师教授"基础课程",短期则以"素质课程"为主。支教费用都是杨曦霆自己承担,少量物资来源于其他支教老师和爱心企业。10年间,滇西北支教团累计捐资捐物达400余万。杨曦霆不止一次想过放弃,但很快又被打回去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了,而是一群志愿者、更是所有孩子的事。"杨曦霆从不轻易许下诺言,一旦告诉孩子们"老师会回来"无论再难也要做到,他说:"永远记得刚来时的心情,在支教路上,永远保持年轻,永远可以热泪盈眶。"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