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92期:送无名逝者"回家"

分享到:
送无名逝者"回家"

图/文 周波 Bianca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52岁的河南洛阳人张大勇,是一位卧床20年的残疾人。只能躺着感受世界的他,却用一种比健康人更深刻的方式,努力为生命的末端划上终点。2012年,他创建的全国首个"无名逝者数据库"上线运行,此后他艰难坚持收集无名逝者信息,试图帮助无声消逝在角落里的陌生人"回家"。
  从小就因强直性脊柱炎卧床的张大勇,活动范围仅是卧室,电脑是他感知外面世界的渠道。上世纪80年代,偶然知道美国有失踪儿童网站,他就萌生了做寻人网站的念头。他在家人的帮助下做起中国寻人网,知道了有的家庭为寻找丢失的亲人所遭遇的痛苦,如果丢失的家人已经不幸去世,找到的概率像"中奖"一样低。
  "我听说一位老人为寻找自己可能已故的亲人,在全国各大医院太平间寻找,找了八年一无所获,上网一查,发现全国每年有数以万计的尸体无人认领。除了个人,警方、医院、民政部门也在努力寻找,这中间缺少一个平台。"张大勇想做无名尸数据库,有人说"脊背发凉"。"他们不是寻亲家庭,不懂切肤之痛。"张大勇说。
  掌握无名逝者信息的部门没有统一平台,张大勇每天花费大量时间浏览全国各地新闻,一个个拼凑。又因为"太冷太偏太忌讳",几乎得不到外来援助。2010年,他参加了一个创业大赛,以"卧行中国公益行动"的主题自筹了一小笔钱,由亲人抬着到访福建、江西、浙江、安徽,联络警方、医院和殡葬部门收集逝者信息。当时积累下不到100家愿提供信息的机构。
  2012年,"无名逝者数据库"正式上线,至今仍是全国唯一一个该类型数据平台。数据库目前共有1000余条信息,寻亲家庭不需注册即可查询到无名逝者信息,包括体貌特征,照片,现在何处等。掌握无名逝者信息的部门,也可直接上传信息。逝者图片被张大勇细心隐藏,需要二次确认才能看到。
   当初无私心建起平台时,张大勇并没把"通过自己"当做给寻亲家庭提供逝者信息的必要条件,现在看来,无法得知有多少家庭通过数据库找到了丢失的亲人,成了他最大的遗憾。"主动联系我撤掉信息的应该就是已经找到了,但这样的情况很少。以前有记者采访,找到亲人的不愿意出面,都是因为被自责压抑折磨着。"
  无名尸体管理成本巨大,每个地方情况不同,一天要花费几十上百甚至更多,最长的我见过保管无名尸体四十多年。"张大勇发现,广州无名逝者的问题最严重,"开放最早,流动人口多,外国人也多,公开数据说每年有一千多具,可现在反而解决得最好,广州市制定了一个管理条例,保存半年,无人认领,然后火化,避免浪费社会资源。可全国性法律依然缺失。"张大勇的母亲王玉平今年77岁,从张大勇生病起一直照顾着他,已经30多年了。张大勇想减轻母亲的负担,为了尽量生活自理,他自制了很多工具。
  为表达对母亲的感激之情和赞颂,张大勇写了20余万字的《俺娘》一书,都是躺在床上用右手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
  在母亲悉心照料和张大勇自己的努力下,现在他的身体比以前好些。王玉平说,他已经可以自己吃饭,不需要人24小时照顾了,自己也可以腾出时间发挥余热,加入义工行列、传播孝文化。
  张大勇正准备开启"卧行中国"公益活动第二季。张大勇说,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希望有更多爱心人士来传播网站信息,帮助更多的寻亲家庭,让生者慰藉,让逝者安息。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