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194期:最后的跨省小票车

分享到:
最后的跨省小票车

图/文 周波 靳晰(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在太行山腹地,有一条神秘的小铁路,它是河南省最后的跨省"小票车",郑州铁路局6905次列车。尽管乘客不多,仍然坚持每天开行,从1959年开通至今,一跑就是半个世纪。列车从河南新乡站始发,终点站是山西长治北站,全程232公里,停靠21个站,多是太行山中的各个村庄,后寨、孔庄、东坡……沿途只有乘降所,只供乘客上下车,却无法买车票,只能先上火车后"打票", "小票车"的叫法由此而来。
  一条线,一个站,一趟车,一群人,用所有苦涩或温情的瞬间,书写大山深处的热闹与寂寞。
  【王建占的1980年:下山得步行10个小时】
  孔庄车站是6905次"小票车"行程中,山西与河南交界处的一个四等小站,却正处晋煤外运的咽喉。车站每天接发列车154列,平均9分钟就接发一趟,每年有近7000万吨的煤炭由这里"流"出山西,源源不断地向全国各地输送能源。它也是郑州铁路局管内唯一不通公路的站区,每天只有一对客运"小票车"经停。小站要正常运转,需要全站区70名职工的共同保障,离不开车务、工务、电务、供电、公安等工种互相配合。
  59岁的王建占是郑州铁路局月山工务段一名普通工人,老家在河南沁阳。1980年王建占从铁道兵转业到孔庄车站,一干就是30年。如今随着年龄的增长,重体力活已不能胜任,王建占便负责起了工友们的安全。工作时,如果有火车经过,他都会提前吹响警报。
  刚到孔庄站的时候,没有水也没有电,王建占背着三大件洋镐、扒镐、铁叉负责养护铁路。王建占回忆起那时候的日子,"一下班后洗澡吃饭,坐一会就睡觉,以前养护铁路很辛苦,设备落后,完全依靠人工,而现在有了现金的设备后,养护铁路轻松多了"。有一次王建占的家人去世,他正在工作,车站调度打电话到孔庄通知到他时,已经没有下山的火车了,他只好从下午2点步行出发,直到晚上10点才走下山。。
  【李连军的2008年:进山得买好一周的菜】
  46岁的李连军是郑州铁路局新乡供电段的一名普通电工,2008年来到孔庄站工作,至今已经近10年了。冬季他负责线对路打冰作业,春季为了防止鸟儿在接触网搭鸟窝,他还要负责掏鸟窝。
  李连军的老家在山西晋城,由于从家到孔庄只有坐火车才能到,一般他都是先进山工作一个星期后,再回家休息几天。再次进山工作前,他需要准备好一周要吃的蔬菜,小票车是孔庄通往外界的唯一交通工具,村里没有集市,无法买菜做饭。
"我们有些人总自认比视障人士强,可在视力上他们有短板,在别的方面就可能是长处。在黑暗环境里,我们就完全没有办法,走进他们的世界,才知道他们的强。"牛振西萌生了一个想法,把明眼人能感受到的快乐分享给视障人群,他和队友们开始发挥自身的优势,教视障人士学游泳,下一步还准备教大家潜水。
  李连军刚到孔庄站时,条件非常艰苦,吃水是他和同事们面临的极大问题。起初他们吃的是车站附近白水河里的河水,后来河水受到污染,无法饮用,李连军和同事只能建水窖存水。后来,站内逐渐建立起了供水点,但由于人员少,水无法24小时供应,只能是定时定点供应,每天到供水点放水的时候,李连军和同事都会用大桶小桶接满水。
  【马伟的2011年:烦闷时就对山吼】
  30岁的马伟是孔庄站一名助理值班员,性格内向腼腆,从2011年来到孔庄站工作,至今已有6年了。
  刚到孔庄站的时候,一直生活在城市的马伟很不适应,既没有网络,也没有空调。马伟说:"刚到孔庄站的时候,站内什么娱乐设施都没有,心情烦闷的时候只能对着大山大吼一声。"郑州铁路局在前几年对孔庄进行了升级改造,如今的孔庄站,夏天也能用上空调了,网络也覆盖了整个孔庄。平常下班后,马伟喜欢在宿舍跟家人们视频聊天。
  【小票车改变了生活,也继续承载着温情】
  孔庄村因处在太行山腹地,秋天满山遍野的红叶十分美丽,很多游客都慕名而来,寂静的孔庄也热闹起来。
  59岁的孔吃耐是孔庄村民,如今在村里开起了农家乐。孔庄村原来有上百户人,但是今天只剩下几十户留守老人,年轻人都外出打工。老孔育有一儿一女,子女都在山西晋城工作,只在过年的时候才回家。这几年来孔庄的游客越来越多,老孔和老伴把家里的房子改造成了农家乐,一年能有5、6万元的收入。 。
  这条铁路没有开通的时候,老孔和村民想要外出,要赶着毛驴从村下面的白水河趟着河水步行一天才能到焦作市。后来小票车开通后,中午去焦作,下午五六点左右就能回家,去山西晋城也从原来步行一天缩短到现在的40分钟。70年代时,小票车的价格是2角钱,后来涨价到1元钱,如今由绿皮车换成了空调车,价格也涨成了3元钱。
  孔庄村民、78岁的李连忠和73岁的老伴刘美妹,拿着扫帚搭火车,格外引人注意,原来这扫帚是二老为了去晋城参加外甥女的婚礼而特意准备的。老俩口按着山里的风俗,待自己种植的铁扫帚干枯后,用其枝干绑扎为扫帚。"用扫帚把身上的灰尘打扫干净好出嫁。
  这列目前还在正常运行的客运"小票车",见证了太行山深处的热闹与寂寞。
  

往期回顾

  • 饥饿宝宝
  • 爱,无言
  • 相爱第617天
  • 裸婚夫妻
  • 晚安,郑州
  • 逝儿重生
  • 异国郑漂
  • 我和我的窝
  • 被毒蚀的人生
  • 割肝救夫
  • 捕渔者说
  • 无助宝宝
  • 寻美之路
  • 当你老了
  • 陈丫头行走梦
  • 天使之爱
  • 交巡警日与夜
  • 救救我的眼癌宝宝
  • 劳动者的脚步
  • 癌症旅馆
  • 王屋隐士
  • 老房子
  • 隐居在石佛村的梵高们
  • 地球村的淘金梦
  • 春节运动会
  • 童言雾语
  • 征女启事
  • 生死之门
  • 不败的向阳花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