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27期: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饥饿宝宝”常笑的命运牵动亿万网友的心,今年夏天常笑和精神病母亲流落郑州街头,饥肠辘辘,险些饿死。大豫网联合网友进行救援,常笑母子平安返乡。常笑的父亲常旭贵久居异地,远离常笑母子,曾一度置身舆论的风口浪尖。尽管曾被常笑母亲深深伤害,尽管倍感生存压力,他依然选择回到常笑母子身边,担负起做丈夫和做父亲的责任。

11月23日,常旭贵从河北保定坐车来到平顶山常笑母子家。天空下着小雨,常旭贵因脚部受伤,走路缓慢。他说:“回来看看孩子,也看看大人。”

一路上常旭贵心怀隐忧,担心不受“妻子”家人待见。令他意外的是,小丽的父母很热心地接待他,对他嘘寒问暖。

小丽和孩子住在一处院子里,离父母家有一段路程。常旭贵由小丽父母领路,去看望常笑母子。小丽“疯狂”的过去早已成为村里人街谈巷议的材料。常旭贵的到来,引起村民围观,议论纷纷。

小丽事先知道常旭贵要来,早早在门口张望,面露喜色。

常旭贵见到小丽后,并无太多语言交流,只是接过她手中的常笑,抱在怀里。

数月没见孩子,常旭贵一手抱起常笑,一手抱起二帅。常笑似乎对父亲很陌生,不习惯他抱,哇哇大哭起来。

然而,就在一家人难得团聚之时,小丽却将年迈的母亲推倒在地,嘴里骂着难听的脏话。小丽自从郑州医院回到娘家,精神病时常发作,敌视任何靠近的人,有时甚至手持菜刀,威胁要砍人。当初和小丽在一起,常旭贵也曾被她拿刀砍伤。

小丽的眼神对母亲流露出敌意。老太太脸部着地,重重摔倒,伤心地哭了。

常旭贵搀扶着老太太,安慰她不要太伤心。

小丽忽然抱着常笑,拉着二帅,转身走进房间。常旭贵等人面面相觑,无奈地离开小院。

小丽父亲向常旭贵絮叨着女儿近些天的状况,随后和他商议起孩子的抚养问题。常旭贵在河北的一个小镇上靠修房顶为生,抚养一个孩子常帅已够为难,若再加上小丽母子,他似乎感到力不从心。

傍晚时分,常旭贵抱着被子,独自去常笑母子的院子住宿。他不熟悉路,一时不知该往哪儿走,遂向附近的村民打听。村民热心地问:“你是要去有精神病的那一家吗?”常旭贵表情尴尬,轻轻应一声“是”。

天渐渐暗下来,小院子已恢复平静。常旭贵和小丽陪着宝宝耐心玩耍。

常旭贵答应小丽父母和小丽办理结婚手续。当天下午,小丽妈妈专门去村委会为女儿开了“单身证明”。

第二天,小丽妈妈告诉女儿,常旭贵要带她们母子回南阳老家办理结婚手续。小丽闻讯,连忙开始换衣服,收拾东西,准备去南阳。

虽然常笑父母终于团聚,但母亲的疾病尚未治愈,且时常发作,父亲收入微薄,能否养活一家人很难说。但愿常笑的生命里,常有好人相助,帮他挥去童年的阴霾,让他有一个健康而快乐的童年。我们祝福这家人早日过上幸福的生活。

分享到: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 饥饿宝宝之父亲归来

“饥饿宝宝”父亲归来

摄影/周波 文/刘乐格(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豫见》第五期和第六期关注了“饥饿宝宝”常笑和常二帅,通过媒体和热心人士的帮助,“饥饿宝宝”终于不再饥饿。但是“饥饿宝宝”能否拥有一个正常完整的家庭?“饥饿宝宝”会在什么样的环境熏陶下长大?时隔几个月之后,我们再次走进“饥饿宝宝”的生活。
  【爸爸回心转意 千里探亲】
  在之前的报道中,“饥饿宝宝”的爸爸常旭贵备受争议,这个被伤透心的男人曾非常坚定地跟记者说:“孩子我要,他妈妈我坚决不要”。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们突然得到一个消息:常旭贵打算到平顶山看望孩子及孩子的妈妈。事情有了转机。我们的记者马上出发,对这一事件进行追踪报道。
  11月23日上午8点左右,我们见到了从河北保定坐车过来的常旭贵,天空下着小雨,常旭贵受伤的脚走地缓慢。“前些天干活,不小心从梯子上摔下来,崴了脚,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常旭贵跟记者解释说。当被问起此行的目的,常旭贵迟疑了一下,说:“主要是回来看看孩子,也看看大人。商量一下这个事情。”
  从平顶山市区到常笑姥姥家还有一段距离,在路途中,常旭贵显得有些焦躁,一根一根地抽着烟,记者几番追问,常旭贵才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除了小丽的妈妈,我还没有见过这边的其他亲人,担心会起冲突。”“那你为什么改变了之前‘不要小丽’的想法呢?”听到这个问题,常旭贵一阵沉默,只是抽着烟,并不作答。
  【善变的常笑妈妈】
  11月23日下午,常旭贵到达了常笑的姥姥家。一停下车,他就看见常笑的姥姥和姥爷在门口张望等候。刚刚走近一点,老丈人就热情地握住常旭贵的手,没等常旭贵开口,老两口忙说:“屋里坐!”之前的担忧并没有发生,相反,老两口和常旭贵之间竟有一种高度的默契和理解。得知小丽和两个孩子住在另外一个院子里,常旭贵和常笑的姥姥便决定一同过去看望。
  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庭院里,住着小丽和两个孩子。“平时没有人来这里,小丽从不出门,也不允许孩子们出来玩,如果缺什么东西都是我买了拿过来,门平时都关着。”常笑姥姥说道。然而,当常旭贵到达时,大老远,他就看见门开着。小丽抱着常笑在门口往外探望,表情柔和,眼神满是期待。常旭贵连忙接过常笑,跟孩子玩起来,直到此时,这个沉重的男人才终于露出了略显轻松的微笑。在爸爸怀里的小常笑看起来胖了不少,人们已经很难将她跟几个月前那个“骨瘦如柴”的小孩联系起来。“多亏了好心人寄过来的奶粉。”常笑姥姥解释道。这时的二帅也站在门口,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显得十分乖巧。一切都是那么和谐。
  然而转瞬,令大家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小丽迅猛地将她年迈的妈妈重重推到,嘴上还说着骂人的话语,之前平和的眼神立刻充满敌意。老太太脸部着地,伤心地哭了起来。而小丽发作的原因只是老太太把簸箕里的垃圾倒在了一个小丽觉得不合适的地方。一切转变的太快,让人无法相信,刚才还满脸含笑的小丽竟有如此恶劣举动。
  常旭贵赶紧搀起倒在泥地里的老太太,帮老太太活动有点扭伤的胳膊,并连忙询问有没有其它伤到的地方。“有时候真分不清她是真疯,还是没良心。”老太太眼里挂着泪,伤心地说。
  这时的小丽情绪并没有缓和过来,眼里的敌意更强了,她一把将孩子拉回屋里,狠狠摔上门,嘴里骂出一句:“滚!”这个刚才还显得安静温馨的小院一下子变了样,周围是凝固的空气和尴尬的氛围。常旭贵无奈地出了院子,只能暂时重回常笑的姥姥家,走在路上的背影显得无比沉重。
  【迟到了7年的结婚手续】
  从小丽住处回来后,常旭贵、常笑的姥姥和姥爷以及舅舅舅妈,多年来终于第一次坐在一起,为小丽,也为孩子商量未来的路。“四个孩子到现在都没有办理户口,以后上学会受影响”,常笑姥姥不无担忧的说道。要给孩子上户口,父母的结婚证是必不可少的证件。最后大家普遍同意先带小丽回老家南阳办理结婚证,然后给小丽联系治疗的医院,给四个孩子办理户口,晓雨和大帅由奶奶来带,二帅由常旭贵来带,小常笑由姥姥和舅妈来带。历尽周折坐在一起的一家人,没有一点争吵,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
  有了解决方向,当务之急就是说服小丽跟常旭贵回南阳办手续。因此,常旭贵决定第二次去往小丽的住处,同小丽商量。常笑的姥姥和姥爷担心女婿晚上睡觉冷,准备了两床被子,让常旭贵带着。由于没记清楚地方,常旭贵有些迷路。旁边的路人热心地问:”你是要去有精神病的那一家吗?”常旭贵脸上显出复杂的表情,轻轻地应了一声“是”。
  此时的小丽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不快,情绪也恢复了稳定。天慢慢暗下来了,像正常的家庭一样,这个家庭也开始边唠家常边准备晚饭。
  11月24日上午,当记者到达小丽的住处时,小丽正在清扫地上碎裂的水壶残渣,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所幸,小丽已经同意和常旭贵回南阳办结婚手续。小丽的妈妈还专门跑到村委会为小丽开了“单身证明”的文件,以便办理结婚手续的时候用。收拾完东西,为常笑换上衣服后,终于,常旭贵带着小丽和两个孩子出发了。
  接近中午的时候,常旭贵在平顶山汽车站买到了回南阳的车票,缺失多年的一纸婚书终于有望得以补全。
  【附注】
  一路追踪,一路关怀,终于有了结局。“饥饿宝宝”在热心人士的帮助下,终于喝上了奶粉,穿上了与季节相符的衣服,并将从“黑户”蜕变成一个身份被认可的存在。“饥饿宝宝”的爸爸妈妈终于要拿到迟到了7年的结婚证书。患有精神病的小丽也终于有机会被理性对待。然而我们也有一些担忧,毕竟根治精神病是一项长期而又艰难的任务,常笑的妈妈能不能坚持住?她还能不能扮演好一个妈妈的角色?这个家庭有没有可能像正常家庭那样完整?
  一路追踪,一路关怀,正像我们所说所做的那样,愿爱心永不凋零,愿每个上帝的孩子得到同样的宠爱,愿温煦的太阳融化四处藏匿的阴冷。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