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24期:借您点爱暖暖我

他们不明白普通话怎么说,不知道城市人手里拿的那个名叫"手机"的东西能干什么,他们想象不到世上都有哪些玩具,甚至,根本不理解"玩具"是什么含义,他们渴望穿上"新"的衣服,对于他们来说,一年能有一件没被自己穿过的衣服就是过年般的幸福。

这是位于中原西部的洛阳嵩县大坪乡白圪垱村,村子里有这么一群孩子,他们胆怯、害羞、自卑、封闭,却又简单的让人心酸。

阿善,今年9岁,爸爸在宁夏打工,每年能回来一次,回来的时候就往家里塞点生活费。阿善还有个8岁的妹妹,14岁的姐姐在邻乡上学。

因为家穷节省路费,阿善也记不清妹妹和姐姐多长时间能回家一次,一般情况,阿善就和弟弟以及憨傻的母亲一起生活。

衣柜是什么东西,阿善不知道,他只知道每次要穿衣服的时候就从身后的这摊东西里扒拉一下,没错,阿善的衣服就放在屋子门口的这片空地上,有时过路嫌碍事,就用脚往旁边搓一搓。

事实上,母亲根本不知道儿子今年几岁了,也不知道儿子身上的这身衣服到底穿了多长时间不曾洗过,阿善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脏乱的生活。

一台说不清有几寸的老式电视,两副爷爷和奶奶生前的照片,这或许是阿善家最宝贵的地方,这里的整洁与周围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不记事儿的母亲平时最会做的就是将晒干了的辣椒一个个的摘到筐里,周围的邻居说,比起种玉米和花生,辣椒是最挣钱的,行情好的时候,一斤能卖到4块3毛钱。

教室的角落是阿善的位置,这个一年级,阿善已经读了3年也没能升上去,事实上9岁的他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他或许还不知道未来意味着什么…

晓乐,今年10岁,平时与爸爸和奶奶一起住在这个满是裂缝的土坯房里,布满脏渍的粉红袄、紧握的拳头、警惕的眼神、还有面对我们到来时迟疑的脚步是我们对晓乐的第一印象。

晓乐的母亲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会出现,吃罢饭就又回到自己独有的小屋子里闭门不出,这个家庭,似乎已经忘了母亲的存在。

今年大旱,地里的庄稼颗粒不收,晓乐的父亲只能依靠这两头牛,希望哪天能卖掉来维持家人的生计。

92岁的奶奶是家里唯一有经济来源的人,每个月政府将会给她60块钱的低保,这60块钱其实是晓乐一家人的生活保障。

家庭的贫困让晓乐变的自卑、孤僻,面对生人的到来,晓乐始终紧闭双唇,犹豫着不肯开口。

冬天来了,晓乐的爸爸拿出晓乐为数不多的衣服,身为爱漂亮的女孩子,一个装肥料的麻袋承载了晓乐童年里的所有"美丽"。

昏暗的灯光照亮的不仅是两间屋子,还有10岁晓乐的未来。

睡觉的屋子墙上有个直径约30厘米的大洞,初冬的夜里,寒风肆意在大洞之间穿梭,晓乐一家已经习惯了寒冷对他们造成的伤害。

小利,7岁,母亲是精神病患者,平日里与父亲相依为命,小利还有个18岁的哥哥在外地打工,因为父亲有类风湿不能劳作,哥哥每个月还会往家里补贴1000块钱维持他们的生计。

7岁的小利有着让人心疼的乐观,爱笑、单纯、懂事是小利留给我们的印象。

奖状上写的"好孩子"三个字是对小利实实在在的称呼。

屋子的角落堆摞着了家人的衣服,小利一个人在衣服中扒拉了足足十来分钟,为我们找出了一件她最爱的外套,小乐说,红色是最漂亮的。或许,她那拿着衣服开心的笑容就是对生活最好的表达。

父亲忙的时候,小利会回到家默默的生火做饭,燃烧着的火焰映着小利的脸庞,刹那间让我们遗忘了她只是个7岁的孩子。

小利一家在吃饭,远处坐着的妈妈似乎还不知道,手中的饭菜是女儿为她做的。

洋洋,7岁,典型的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一年在家停留的时间不过两三天,爷爷说,回家一天就要少拿一天的工资,他父母舍不得。

洋洋2岁的时候就跟着爷奶相依为命,在他的世界里似乎没有"父母"这个词语,当被问起是否想念父母时,洋洋毫不思索的摇了摇头。

爷爷说,平时洋洋的父母一年回来一次,回来的时候往家里塞点钱,偶尔给洋洋买件新衣服,有时洋洋的父母工资发不下来,他们没钱生活的时候借钱都借不来,为了维持家里的生计,爷爷靠卖荆棘赚点钱。

平日的生活里,洋洋时刻粘着爷爷,即使爷爷不在身边,也要倚着个东西才能站立,似乎对他来说,只有身旁有个依靠,心里才觉得踏实。

校园里,孩子们都在玩耍,贴着墙独自行走的洋洋显得异常孤单。

孩子们用粉笔在教室的黑板上画下自己梦想中的新衣服。

其实,在这座安静的山村里,还有很多像洋洋、小利、晓乐、阿善这样的孩子,他们体会着不同的孤独和寒冷,他们缺乏的是社会和家庭的温暖。这个冬天,请用你的方式,给他们一点温暖。

分享到: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 借您点爱暖暖我

借您点爱暖暖我

摄影/罗浩 文/吴佳妍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在中原西部——洛阳嵩县大坪乡白圪垱村,有这么一群孩子…
  他们不明白普通话怎么说
  不知道城市人手里拿的那个名叫"手机"的东西能干什么…
  他们想象不到世上都有哪些玩具,甚至,根本不理解"玩具"是什么含义…
  他们渴望穿上"新"的衣服,对于他们来说,一年能有一件没被自己穿过的衣服就是过年般的幸福。
  他们每每听见照相机"咔嚓"的声音,都能笑的合不拢嘴,仿佛把脸凑到镜头前面,就能看到另外一个不为他们所知的世界…
  他们胆怯、害羞、自卑、封闭,但说出的那些愿望,却又简单的让人心酸。
  阿善 9岁
  "妈妈,我几岁了?"
  一个教室的角落坐着一个孩子,时而望着窗外发呆,时而趴在桌上睡觉,时而蜷缩在桌子下面,与别的孩子相比,这个孩子与这里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学校的老师说,他叫阿善,今年9岁,与别的孩子不同的是,阿善的1年级读了3年也没能升上去,至今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有时握着他的手教他写字都写不好,就是学不会。"
  在阿善的带路下,我们来到了他的家里,一个不大的院子里堆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像是很长时间没被人清理过,当被问起年龄多大时,阿善停顿了几秒,转脸询问妈妈:"妈妈,我几岁了?"
  事实上,她的妈妈也并不知道儿子今年的年龄,邻居说,阿善的妈妈有些憨傻,平时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会收拾屋子。
  屋子门口的空地上堆放着沾满灰尘的衣服,邻居说,他的衣服都在这里,"平时都没衣服穿,都是俺们谁家的衣服不穿了,就给他了,可怜得很。"这天,因为我们的到来,阿善的家里聚集了很多人,那些衣服堆放在门口,阿善的妈妈嫌过路碍事,就用脚把衣服往旁边搓了搓。
  晓乐 10岁
  "为什么不说话啊?""不敢…"
  布满脏渍的粉红袄、紧握的拳头、警惕的眼神、还有面对我们到来时迟疑的脚步,这是我们对晓乐的第一印象。
  "她妈妈是个傻子,每天就知道自己出来吃个饭,吃完就回屋睡觉了。"看到我们再找妈妈的影子,晓乐的爸爸急忙对我们解释,"前些年她妈走丢过一次,过了半年被我们找回来了。"提起这位当妈妈的,晓乐爸爸无奈的直摇头。
  在不太宽敞和整洁的院子角落,坐着一个脸上布满皱纹的老太太,晓乐的爸爸说,这是晓乐的奶奶,今年92岁,"俺一家人都没啥收入,平时地里收成不好的时候,就靠她奶奶一个月60块的低保过。"
  晓乐一家五口,平时还有个15岁的姐姐在离家不远的乡里读初中,为了节省路费,姐姐很长时间才能回家一次。
  "除了她妈,俺一家四口都在这屋睡。"爸爸口中的屋子就是间透风的土坯房,中间一道墙将本就不大的房子分割成两个屋子,一盏昏黄的灯泡挂在墙的边沿,作为两个屋子唯一的照明设施。
  在房子的一侧,还有个直径约30厘米的大洞,初冬的季节,作为工作人员的我们在这间房子里已经难忍寒风的侵袭。"不冷!就是房子老了,平时得修修住住,怕下雨,一下雨这房子就漏的住不成。"晓乐的爸爸说,每当下雨的时候,他们一家四口就要睡在被雨水浸湿的被窝里。
  或许是因为这种种环境,晓乐变的自卑不爱说话,无论我们和家人怎么询问与关心,晓乐都是紧闭双唇,犹豫着不肯开口,一次机会,我们私下问晓乐为什么不说话,晓乐沉默了数十秒后,犹豫着说出了两个字:不敢…
  小利 7岁
  "我喜欢红色,喜欢漂亮的衣服!"
  小利今年7岁,在这个温度只有个位数的初冬季节,小利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咖啡色毛衣,低头望向她矮小的身子,毛衣的肩膀处还有一个没来得及缝补的大洞。
  在我们接触的孩子们当中,小利是最乐观的一个,刚与我们见面,小利的话不多,只是对我们开心的笑着。"这孩子特别懂事,成绩也好,就是家里不中,太可怜了。"看到我们的到来,小利的邻居对我们说。
  小利家的院子是狭长的,正对大门的屋子门前蜷缩着一位头发凌乱而花白的女人,小利的爸爸说,这是小利的妈妈,是个精神病患者。"平时啥都不知道,吃饭的时候还要把碗递到她手上才会吃。"
  在屋子的一面墙上,贴着很多学校发的奖状,看到我们注意到她的奖状,小利开心的笑了。"这都是她自己贴的。"小利的爸爸说,每次拿到奖状,小利都会一个人搬着凳子站上去,把自己的奖状贴到墙上。
  夜深了,爸爸没有回家,小利又开始了她7岁孩子独有的技能:生火、做饭。火光照在小利的脸上,刹那间让我们遗忘了她只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小利很爱漂亮,在我们的要求下,小利花了足足十来分钟找到了她最爱的那件外套,找到后,小利开心的举给我们看,"我喜欢红色!"小利说,这是去年春节爸爸给他买的新衣服,她喜欢穿漂亮的衣服。
  洋洋 7岁
  "我要爷爷,不想俺爸妈。"
  洋洋是个典型的留守儿童,刚见到洋洋时,只有他和爷爷在家,"他奶奶串亲戚去了,爸妈在外地工作。"爷爷说,平时他爸妈一年回来一次就不错了,回来没过两天就又离开,"因为少干一天活就要少一份工资,他爸妈都不舍得。"
  爷爷、奶奶、姐姐、弟弟,还有在外打工的父母,洋洋一家共有7口人,爷爷说,这7口人都要靠洋洋的爸妈养活,好在农村里都能自己种点儿东西,平时吃饭没什么问题。"他爸妈一年到头见不到人,挣的钱都供小孩上学了,有时工资发不下来,我们在村里借钱都借不来。"
  在我们与爷爷说话的过程中,洋洋一直小心的依附在爷爷的身边,时刻拉着爷爷的手,时不时的还会摆弄着手中塑料弹弓,"两三岁就开始跟着我,整天我走到哪他跟到哪,就要我。"爷爷说,洋洋手里的弹弓也不知道是从哪捡来的,"算是他唯一的玩具吧。"
  当我们提到孩子穿的衣服的时候,爷爷无奈的笑了,"哪有什么衣服啊,都是人家谁不穿了,可怜俺,给俺一件。"爷爷说,衣服破了无所谓,能穿都行。
  临走时我们问洋洋,平时爸妈不在家有没有想他们,洋洋毫不思索的摇了摇头,依着爷爷的背说:"不想俺爸妈。"
  这里的孩子等待你来温暖
  其实在这座安静的村庄里,还有很多像阿善、洋洋、小利、晓乐这样的孩子,他们缺乏家庭的温暖,缺少社会的关爱,在这个冬天,他们有着不同的寒冷和孤独。
  或许对于这些孩子来说,一个玩具、一件冬衣,亦或是我们家里一件非常不起眼的东西就能温暖他们一个冬天。
  

点击查看【相关专题】:为他们送份温暖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被遗忘的童年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