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32期: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李娜,1989年出生,新乡封丘人,2009年生下女儿刘嘉一,成为一位年轻妈妈。丈夫刘广远比李娜大两岁,勤劳,踏实,深深爱着妻子。这对年轻的夫妻因女儿的降临倍感幸福,然而万万没想到,女儿有先天性听力障碍无法说话,且因脑白质异常智力发育迟缓。俩人为带女儿走出“无声的世界”,四年来奔波于郑州和北京的大医院,耗尽家财为女儿安装了耳蜗。过去一年多,嘉一在郑州一家聋儿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接受训练,康复中心坐落于郑州西南边的城中村,李娜在村里租了一间房子,陪伴女儿。

城中村即将拆迁,李娜母女住的四层小楼,只剩下了她们一家,房里没有暖气,已经停水。清晨,李娜起床为女儿准备早饭。临近七点钟时,李娜叫醒熟睡的嘉一。屋里冷,衣服也是冰凉的,李娜用吹风机将女儿的衣服一一吹热,再给她穿。虽然做了耳蜗,但嘉一还必须佩带助听器,才能勉强听到外界的声音。

母亲要不断地与女儿大声交谈,从早晨开始,不放过任何一个与她交流的机会,教她说话。妈妈对着镜子给女儿梳头,问她:“嘉一,漂亮不漂亮?”嘉一发言略显含糊:“漂亮”。面对摄影师的相机,嘉一也不忘摆出造型。李娜担心,女儿从小爱美,自尊心强,长大后知道自己有听力障碍,会有心理负担。

耳蜗造价昂贵,动则十几万,甚至数十万。李娜为给女儿做耳蜗,动用了娘家一笔10万的拆迁补偿款,又向亲戚朋友借了5万多。丈夫刘广远原本在电信公司工作,有正式编制,为了多赚点钱养家,辞去了原来稳定的工作,现在安装摄像头,平时在新密工作,每月来郑州与妻女团聚一两次。

正当李娜喂女儿吃饭的时候,丈夫刘广远从外地回到家来了。嘉一见到广远,兴奋极了,大叫:“爸爸!”刘广远说在他老家,有些人天生听障,父母不给治疗,还要受村里人歧视,处境十分可怜,他的女儿一定要避免这样的命运。他说能听到女儿叫一声“爸爸”,心里就很知足。

爸爸妈妈争着喂女儿吃饭,嘉一满脸笑意,很开心。刘广远说,在成为父亲之前,他脾气暴躁,爱与人争执,挣钱不多一个人吃饱了不饿。但后来,结了婚,有了孩子,他脾气变温和了,每天都尽可能多干活,多给家里挣点钱。女儿虽然是聋儿,但他从来没有后悔生下他。现在女儿是一家人的焦点,女儿的病情使一家人更紧地抱在一起。他说,他觉得活得很幸福。

妈妈说起嘉一,总是赞美有加,她说嘉一可懂事了,前些时候过生日,她把蛋糕一一分给小朋友吃。医生说嘉一脑白质异常,智力发育会受影响,但妈妈觉得女儿很聪明。早上妈妈要带着女儿复习前一天的功课,重复老师教的简单对话,有时嘉一学不会,妈妈就慢慢说,给女儿看口型,每次嘉一说对了,妈妈就鼓励她:“嘉一真棒!”

城中村面临拆迁,村里人陆续搬走了,村庄空空落落,康复中心也面临搬迁,街道上有遗留下的碎泡沫和旧木板。李娜牵着嘉一的小手,送她去康复中心上课。城中村的败落和凌乱,似乎丝毫不影响小女孩的心情,她一路上高高兴兴。"

妈妈把陪嘉一送到学校,嘉一给老师打完招呼和妈妈再见。康复训练过程中每个生活细节都会对嘉一康复起作用。

而在康复中心接受训练的很多小孩都来自农村,家境并不富裕。给孩子配带助听器要数万元,如果做耳蜗手术,则需要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不等。目前河南有2万名听障儿童,每年有385个免费做耳蜗的名额。仅仅给孩子配助听器或做耳蜗,还不够,还必须接受语言康复训练,孩子才有可能张口说话。

妈妈有时候也会陪嘉一一起上课,亲子教育有利于孩子的康复训练。

康复训练不仅需要专业老师的细心教导,还要家长的长期又耐心的配合。

晚上放学后,嘉一牵着爸爸的手,在城中村的街道上走来走去。孩子在教室里呆了一天,出来觉得什么都新鲜,不想早早回家。嘉一学会站立比别的孩子都晚,到了一岁多还不会。家里人都以为她这一生都不会站起来了,直到有一年八月,家人务农回家,看到嘉一忽然站起。刘广远说起女儿站起来那天的情形至今还一脸兴奋,从那时起,他坚信女儿可以学会说话,可以健康地过一生。

晚上回到家中,嘉一发现妈妈发烧了,躺在床上休息,她走过去,把自己最好的糖给妈妈吃。也许最令李娜欣慰的是,女儿不仅学会了说话,还学会了爱。

嘉一未来的路还很长,也许要比多数人走得更艰辛,但父母已在她幼小的心灵里播下爱的种子,相信这颗种子会生根发芽,支撑她度过一切艰难险阻。

在西岗村,像李娜这样的家长不在少数,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带着孩子远离家乡,租房生活。他们住在这里,只为着同一个原因。他们的孩子都是聋儿。

城中村即将拆迁,康复中心所在的大楼也不能幸免,可校长陈苗苗租下的新校址却要等到3月份才能装修完毕,中间这段时间孩子们将无处上课,这可急坏了校长陈苗苗。

家长们也是心急如焚:“陈老师,你再想想办法吧,只要别停课就行,俺孩子耽误不起啊!”“我就是想让俺孩儿会说话啊!”……几句话没说完,家长们就哽咽起来,惹得陈苗苗也不禁湿了眼眶。

聋儿康复不比健听儿童上学,时间是很宝贵的,错过最佳康复期或许一辈子就再也不能说话了。对于这些正在康复的孩子来说,错过的每一天,不论是经济上还是学习上,都是莫大的损失。

这段时间陈苗苗到处奔波,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朋友介绍,西站路附近的一个幼儿园愿意腾出几间教室,让孩子们上课,终于解了燃眉之急。孩子们笑的无忧无虑,看到这样纯真无邪的笑容,哪怕吃再多苦受再多累,只要能凝固这些快乐,又有什么不值得?

分享到: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85后父母和他们的小聋女

图/周波 文/周波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李娜,1989年出生,新乡封丘人,2009年生下女儿刘嘉一,成为一位年轻妈妈。丈夫刘广远比李娜大两岁,勤劳,踏实,深深爱着妻子。这对年轻的夫妻因女儿的降临倍感幸福,然而万万没想到,女儿有先天性听力障碍无法说话,且因脑白质异常智力发育迟缓。俩人为带女儿走出“无声的世界”,四年来奔波于郑州和北京的大医院,耗尽家财为女儿安装了耳蜗。过去一年多,嘉一在郑州一家聋儿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接受训练,康复中心坐落于郑州西南边的城中村,李娜在村里租了一间房子,陪伴女儿。
  在西岗村,像李娜这样的家长不在少数,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带着孩子远离家乡,租房生活。他们住在这里,只为着同一个原因。他们的孩子都是聋儿。
  据聋儿康复中心院长陈苗苗介绍,西岗村这样的聋儿家长有近百人,大多数都不是本地人,一般都是妈妈带着孩子在西岗租房子住,爸爸一个人在外赚钱,支撑整个家庭。他们的家庭都不富裕,给孩子看病治疗要花钱,配个人工耳蜗动辄十几万,就算有钱也耗光了。他们倾家荡产,就想着自己的孩子终有一天能开口说话,能叫声“爸爸”、“妈妈”。
  城中村即将拆迁,康复中心所在的大楼也不能幸免,可校长陈苗苗租下的新校址却要等到3月份才能装修完毕,中间这段时间孩子们将无处上课,这可急坏了陈苗苗:“聋儿康复不比健听儿童上学,时间是很宝贵的,错过最佳康复期或许一辈子就再也不能说话了。而且还不能间断,若是孩子回家待几个月,之前学的东西很可能都忘了,至少半年的时间都荒废了。”半年的时间,对于我们这些正常人来说,或许“嗖”一声就过去了,可是对于这些正在康复的孩子来说,不论是经济上还是学习上,都是莫大的损失。
  家长们也是心急如焚:“陈老师,你再想想办法吧,只要别停课就行,俺孩子耽误不起啊!”“我就是想让俺孩儿会说话啊!”……几句话没说完,家长们就哽咽起来,惹得陈苗苗也不禁湿了眼眶。
  前段时间陈苗苗到处奔波,希望能找到一个能暂时给孩子们上课的地方,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朋友介绍,一个在化工路附近开幼儿园的朋友,愿意腾出几间教室,让孩子们上课,总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家长们的生活也变得更加艰难,李娜母女住的四层小楼,只剩下了她们一家,房里没有暖气,已经停水。清晨,李娜起床为女儿准备早饭。临近七点钟时,李娜叫醒熟睡的嘉一。屋里冷,衣服也是冰凉的,李娜用吹风机将女儿的衣服一一吹热,再给她穿。虽然做了耳蜗,但嘉一还必须佩带助听器,才能勉强听到外界的声音。
  母亲要不断地与女儿大声交谈,从早晨开始,不放过任何一个与她交流的机会,教她说话。妈妈对着镜子给女儿梳头,问她:“嘉一,漂亮不漂亮?”嘉一发言略显含糊:“漂亮”。面对摄影师的相机,嘉一也不忘摆出造型。李娜担心,女儿从小爱美,自尊心强,长大后知道自己有听力障碍,会有心理负担。
  耳蜗造价昂贵,动则十几万,甚至数十万。李娜为给女儿做耳蜗,动用了娘家一笔10万的拆迁补偿款,又向亲戚朋友借了5万多。丈夫刘广远原本在电信公司工作,有正式编制,为了多赚点钱养家,辞去了原来稳定的工作,现在安装摄像头,平时在新密工作,每月来郑州与妻女团聚一两次。
  正当李娜喂女儿吃饭的时候,丈夫刘广远从外地回到家来了。嘉一见到广远,兴奋极了,大叫:“爸爸!”刘广远说在他老家,有些人天生听障,父母不给治疗,还要受村里人歧视,处境十分可怜,他的女儿一定要避免这样的命运。他说能听到女儿叫一声“爸爸”,心里就很知足。
  爸爸妈妈争着喂女儿吃饭,嘉一满脸笑意,很开心。刘广远说,在成为父亲之前,他脾气暴躁,爱与人争执,挣钱不多一个人吃饱了不饿。但后来,结了婚,有了孩子,他脾气变温和了,每天都尽可能多干活,多给家里挣点钱。女儿虽然是聋儿,但他从来没有后悔生下他。现在女儿是一家人的焦点,女儿的病情使一家人更紧地抱在一起。他说,他觉得活得很幸福。
  妈妈说起嘉一,总是赞美有加,她说嘉一可懂事了,前些时候过生日,她把蛋糕一一分给小朋友吃。医生说嘉一脑白质异常,智力发育会受影响,但妈妈觉得女儿很聪明。早上妈妈要带着女儿复习前一天的功课,重复老师教的简单对话,有时嘉一学不会,妈妈就慢慢说,给女儿看口型,每次嘉一说对了,妈妈就鼓励她:“嘉一真棒!”
  城中村面临拆迁,村里人陆续搬走了,村庄空空落落,康复中心也面临搬迁,街道上有遗留下的碎泡沫和旧木板。李娜牵着嘉一的小手,送她去康复中心上课。城中村的败落和凌乱,似乎丝毫不影响小女孩的心情,她一路上高高兴兴。
  在康复中心接受训练的很多小孩都来自农村,家境并不富裕。给孩子配带助听器要数万元,如果做耳蜗手术,则需要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不等。目前河南有2万名听障儿童,每年有385个免费做耳蜗的名额。仅仅给孩子配助听器或做耳蜗,还不够,还必须接受语言康复训练,孩子才有可能张口说话。康复训练不仅需要专业老师的细心教导,还要家长的长期又耐心的配合。
  晚上放学后,嘉一牵着爸爸的手,在城中村的街道上走来走去。孩子在教室里呆了一天,出来觉得什么都新鲜,不想早早回家。嘉一学会站立比别的孩子都晚,到了一岁多还不会。家里人都以为她这一生都不会站起来了,直到有一年八月,家人务农回家,看到嘉一忽然站起。刘广远说起女儿站起来那天的情形至今还一脸兴奋,从那时起,他坚信女儿可以学会说话,可以健康地过一生。
  晚上回到家中,嘉一发现妈妈发烧了,躺在床上休息,她走过去,把自己最好的糖给妈妈吃。也许最令李娜欣慰的是,女儿不仅学会了说话,还学会了爱。嘉一未来的路还很长,也许要比多数人走得更艰辛,但父母已在她幼小的心灵里播下爱的种子,相信这颗种子会生根发芽,支撑她度过一切艰难险阻。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