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19期:少林寻武记

/
分享到: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01

    来自民间资本、政府官方、少林寺自身运营的三股武术表演力量,构成了当前市场上参与各类演出的“少林武僧团”。但在喧嚣的演出背后,这座千年古刹里,一些汉地禅宗僧人的生活方式仍被保留并延续下来。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02

    少林寺景区外的嵩山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的队员们,在台阶上例行每天的体能训练。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03

    参加《禅宗少林·音乐大典》演出前,队员们在景区外简单吃一些饼夹菜,就算是晚饭了。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04

    参加演出的“武僧”,主要来自民间资本运营的武校,队员们要饰演不同的角色,间隙要迅速地回后台换装。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05

    大型实景剧《禅宗少林·音乐大典》自2007年5月在河南嵩山峡谷正式推出后,已演出1600多场。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06

    武校的训练很艰苦,但很多人为了爱好坚持下来。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07

    也有孩子因种种原因不愿再习武,中途退出。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08

    在嵩山北麓,随意寻一处山坳参禅,不管心里有没有禅,架势总要摆足了。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09

    在队员的宿舍里,供奉着观音菩萨、达摩祖师、关公、弥勒佛……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10

    少林寺武术馆位于少林寺东侧,是由国家旅游局和河南省人民政府共同投资兴建的。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11

    拥有官方组织背景的少林寺武术馆,其队员可以自由进出少林寺,两位武术馆的队员在塔林展示武术动作。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12

    随着少林功夫题材的影视剧热播,慕名前来习武的外国人在少林寺周边也随处可见。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13

    位于少林寺对面的王指沟,散落着众多以少林寺禅武为主题的武馆。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14

    来自湖南、湖北、山东、安徽等各个省的孩子聚集在这里习武,当地村民的房屋大多租给了从武校或者少林武僧团走出来的“武僧”开办武馆。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15

    训练了一天,集体吃饭后,晚间仍有训练在等待他们。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16

    少林寺每天游人络绎不绝,藏经阁的恒福法师在熙攘的环境下,也能安心研习经文。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17

    在武校的学生习武的同时,每天下午,少林寺的僧人们要在大雄宝殿集合诵经。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18

    僧人们日常也要参与游客接待、清理香炉这些杂务,少林寺的香是免费自取的,并没有谣传的“天价高香”。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19

    凌晨四点半,月朗星稀,少林寺钟声已响彻山谷。僧人们陆续集齐大殿,准备于五点开始每日的诵经早课。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20

    恒福法师出家多年,在寺院功课仪轨上一丝不苟。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21

    在结束了近一小时的早课后,僧人们进入斋堂用斋。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22

    用斋期间,大家止语,以特定的手势对行堂(送饭)人员表达自己的意思。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23

    早斋后到开放前的少林寺清净庄严,一位老法师精神矍铄,健步如飞。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24

    少林寺的练功房平日里不对外开放,武僧队里的队员们除了习武,还会参与寺院的一些杂事。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25

    这些队员能通过学习佛法知识,经严格的考试和受戒程序,拿到成为僧人身份证明的度牒,成为真正的少林寺僧人。

  • 豫见第十九期:少林寻武记封底

    腾讯·大豫网出品

少林寻武记

摄影/崔光华 文/陈楠(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习武众生相
  沿着少林寺景区大门对面公路往东北方向走,会看到路两旁遍布大大小小的武校。这里既有能容纳上万学生的规模庞大的武术教育集团,也有仅招收几十名学员的私人武术训练班。小夏就是众多习武者中的一员,他在一所名为嵩山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教育集团的武校已经学习了六年武术套路,总教头曾是少林寺武僧。如往常一样,在经过了下午三小时严苛的体能训练后,他又随其余二十几名队员匆匆赶往《禅宗少林·音乐大典》参加晚上的演出。演出前,他在景区外简单吃了一个油饼夹菜,就算是晚饭了。
  能够有机会参加《禅宗少林·音乐大典》实景演出的,都是在武校中表现优秀的学员。小夏所在的队伍被称为“精英二队”,可以享受免费的校园宿舍,以及每个月固定的几百元补助。他说,这都是辛苦训练得来的。在这支组建了近三年的队伍中,不断地有人加入和退出,但也有很多人坚持了下来。小夏说,留下来是因为对武术的爱好,和队友之间的情谊,对于武校的同学来来去去,已经习惯了。
  与小夏同样可以出演《禅宗少林·音乐大典》的王晨,则来自少林寺景区内的少林寺武术馆。与民间资本运营的武校不同,武术馆是由国家旅游局和河南省人民政府共同投资兴建的。因为有了官方运营的背景,王晨所在的武术表演队可以更频繁地出国表演。在与少林寺一墙之隔的武术馆内住宿,王晨的队友同少林寺僧人更为熟络,也可以自由进出少林寺。
  Lisa来自英格兰,来少林寺景区习武已经三个月了,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一家位于王指沟的私人武馆门前坐着休息。少林寺对面几百米外的王指沟,现在成为了少林寺度假村。这里散落着众多以少林寺禅武为主题的武馆,规模并不大,但从四五岁的孩子,到慕名而来的外国学员都有很多。当地村民的房屋大都租给了从武校或者少林武僧团走出来的武僧开办武馆。Lisa不同意我们拍摄她习武的场景,说要征得她“ShiFu”的同意,她没有用master来称呼自己的师傅,而是像《功夫熊猫》里的虎妞那样,用汉语发音代替了英文单词称呼师傅。
  如此庞大的青少年群体聚集在少林寺周围习武,与1982年在内地公映的影片《少林寺》不无关系。当时的票价仅仅1毛钱,而这部电影取得了1亿元以上的票房。李连杰和他的一班武术队员用朴素真实的武打动作,感染了当时热气方刚的一代年轻人,许多青年观影后不再上学,偷偷出走,学习武术。此后的三十年里,以少林武术为主题的影视剧不断出现,冲着少林寺这块牌匾前来习武的人至今仍络绎不绝。

禅武兴少林
  距今1400多年前,唐王朝才刚刚建立,新政未稳,隋将王世充在洛阳称帝,号“郑国”,其侄王仁则占据了少林寺的属地。公元621年,少林寺昙宗等十三位僧人擒拿王仁则,归顺了秦王李世民,李世民派特使来少林寺封赏参战僧人,并赐给少林寺柏谷坞田地四十顷。少林寺自此以武闻名于世,僧众习武蔚然成风,代代相传。李连杰出演的影片《少林寺》就描述了这样一段历史。
  如果我们梳理少林功夫的历史,会发现这只是其中的一段插曲。时间再往前翻百余年,北魏孝文帝崇信印度高僧跋陀,并为他在少室山北麓丛林之中建起了一座寺院,这座寺院便是今天少林寺的起源。少林功夫“禅武”中精神信仰的最初形态——禅定,正是少林寺创始人跋陀带来的。
  而在隋朝末年,朝廷失政,天下大乱,拥有庞大寺产的少林寺,成为“山贼”攻劫的目标,为了保护寺产,少林寺僧人组织起武装力量与山贼官兵作战。自此,少林功夫作为少林寺的武装力量初步形成。
  元末红巾军起义,曾进攻少林寺,相传寺内当时有一位烧火僧,在红巾军进攻时提着烧火棍,赶走了红巾军,寺僧为他塑像起殿,尊为力量神,为少林寺护法神,这便是今日少林寺武术信仰——紧那罗王信仰的起源。少林寺景区内,至今仍有紧那罗王殿。而随后在明朝近三百年的时间里,少林寺僧人至少有六次受朝廷调遣,参与官方的战争活动,屡建功勋,多次受到朝廷的嘉奖,并在少林寺树碑立坊修殿。少林功夫也在实战中经受了检验,威名远扬,也因此确立了少林功夫在全国武术界的权威地位。
  更多的人知道少林寺是因为达摩在这里创立了禅宗祖庭。达摩西来,在少室山面壁九年,首倡禅宗,传衣钵与二祖慧可,自此确立少林寺禅宗祖庭之位。在小夏所属的“精英二队”的宿舍里,挂着一幅达摩一苇渡江的画像,据说这是班长“请”来,保佑大家习武精进的。当被问及达摩是否习武时,他们中立刻有人反问一句道,达摩曾一苇渡江,你说他习武吗?

达摩西来意      
  凌晨四点半,月明星稀,少林寺钟声已响彻山谷。僧人们陆续集齐大殿,准备于五点开始每日的诵经早课。少林僧人的日常生活内容,和中国汉地其他禅宗寺院一样,都是遵循唐代百丈禅师制订《百丈清规》所规定的汉地僧人生活方式,晨起诵经是每日必做的修行。
  在结束了近一小时的早课后,僧人们进入斋堂进食。念《供养偈》之后,也就开始行堂(添饭菜)了,用斋期间,大家止语,以特定的手势对行堂人员表达自己的意思。如果用斋人员不想要某种食物,或者觉得碗里的饭菜已足够,可将右手竖起,掌心向外,或用右手在碗上方做一个遮挡的动作,以示不需要。
  这一切,都是寺院僧人每天禅修的一部分。关于“禅”的解释,我们可以从少林寺内的公告栏上找到一些:禅是佛教“禅那”的简称,梵语的音译,其意为“思维修”或“静虑”,是佛教的一种修持方法。对外界的五欲六尘,世间生死的流转能不动心,就是禅;对内没有贪爱执着之念,就是定。
  小夏宿舍里供奉的达摩像,是自元代以来中国画家最喜欢绘制的达摩“一苇渡江”的传奇故事。画面上,一位异域僧人,虬髯及胸,赤足踏一枝芦苇,浮于江面作前行状。达摩祖师传下的禅法本身并没有关于少林功夫的记载,但是禅的要义却在少林寺一千多年的发展中逐渐融入了少林功夫,在少林寺,僧人练功也是一种禅的形式,习练者可以将习武过程等同于学佛修禅的过程。《禅宗少林·音乐大典》的表演中,“风乐禅武”一章,武者打出一套少林大洪拳,动作朴实无华,舒展大方,节奏严谨,有一种天然的和谐感,是少林禅武“天人合一”的有力诠释。   

武僧隐山中      
  与民间资本和政府资本运营的武术团队都不同,少林寺内也有自己的一支武僧队伍,在围绕少林寺的U字形外围通道内,东半边为僧人日常起居的僧房和厨房,李超所在的武僧队则在西半边的练功房练功。这里平日不对外开放,武僧队里的队员们除了习武,还会参与寺院的一些杂事,闲暇时也会学习禅法和经文,李超说,既然在这里面,还是要有这个信仰,能通过学习佛法知识,经严格的考试和受戒程序,拿到成为僧人身份证明的度牒,成为真正的少林僧人,是他的一大梦想。   
  然而并非所有的武僧都在寺内修行,据王指沟的一位武术教练介绍,他知道在嵩山最高顶三皇寨,住着一个以前在少林寺修行的武僧,四十多岁,带了几个徒弟。他们在山上找一个平台,稍作修葺,在上面习武、生活、禅修,不参加任何商业活动。这样的武师,是想把自己所学的东西传给徒弟。在那里学武的人,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学少林真功,他们十天半个月下山一趟,买些必须的生活品。这其中不乏事业有成的成年人,出于对武术的执着、对世俗的淡然、对禅修的喜好,在嵩山里隐居下来。
  上世纪80年代,美国人比尔·波特曾只身前往终南山寻访中国隐士,历时三年,他有了许多奇遇,写出了闻名于世的《空谷幽兰》一书。波特说,“在整个中国历史上,一直就有人愿意在山里度过他们的一生:吃得很少,穿得很破,睡的是茅屋,在高山上垦荒,说话不多,留下来的文字更少——也许只有几首诗、一两个仙方什么的。他们与时代脱节,却并不与季节脱节;他们弃平原之尘埃而取高山之烟霞;他们历史悠久,而又默默无闻——他们孕育了精神生活之根,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社会中最受尊敬的人。”在绵延不绝的嵩山里,也生活着这样一群人,他们以禅为魂,以武为修,不为世俗所动,与苍山静对,也许真的只有有缘人,才能得遇他们。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你是我的眼
  • 80后夜场生存记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