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18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分享到: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01

    夜郑州,有人因为远光灯灼伤了眼,有人在霓虹下涮洗拖把一样涮洗灵魂,还有人悄悄长出了翅膀,变成夜枭飞远。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02

    你能相信一辆公交也做梦吗?当我梦见自己驶入地铁与飞机相撞。但这不是梦境,不是。一座城市被一辆公交悬在半空,摇摇欲坠。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03

    北环是一座坟场,葬着我们的爱情、理想与青春。那些小广告和医疗杂志,是烧给我们的纸钱。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04

    一个不是家的地方,被称之为家,那些不停搬家的人,都是没家的人。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05

    那些浪漫的爱情、纯洁的童年,正和星光与花海一起,在头顶的另一个世界汇合。而我们的身体却越陷越深。当人们一起抬头,那是谁在惊叫?看!天空之城!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06

    雨是天上的麦子,是造化喂给我们心灵的粮食。请张开双臂去收割这自然的馈赠,请清空心里的石头,为今夏的收获打开仓储。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07

    找一个垃圾筒,看看哪一侧是不可回收的,然后跳进去,我知道什么是地球最大的垃圾,所以我从自己开始清理。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08

    在夜里出没的东西,老鼠、猫头鹰、小偷、鬼、寂寞、痛苦、我的眼泪、我的、心。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09

    凌晨一点驶过一辆消防车,早上七点驶过一辆婚车,下午两点驶过一辆六轴大挂……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10

    像大楼一样活着,坚硬、冰冷、面无表情。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11

    我担心吊扇在旋转的时候掉下来,削掉我的耳朵或嘴唇;我担心你离开我,像一朵云飘到遥远的天边。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12

    今晚吃点什么?石灰。今晚喝点什么?可乐。今晚谈点什么?天气。今晚做点什么?飞翔。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13

    我的窗户是关着的,从我搬到这里,它就是关着的,再热的夏天,也是关着的,我住九楼,我怕我无望的时候,从窗口飞出去。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14

    他勉力爬起来,抽出一张快递单,写道:"始发地:郑州;目的地:天堂"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15

    我想熄灭这个城市所有的灯,让它睡个好觉。这个世界,多么需要睡个好觉。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16

    麻雀越来越少,燕子越来越少,喜鹊、百灵和大雁越来越少,只有一种鸟越来越多:惊弓之鸟。

  • 豫见第十八期: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17

    当我站在火车站前,我多想把四肢绑在开往东西南北的四列火车上。

  • 豫见第十八期:封底

    腾讯·大豫网出品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摄影/罗浩 崔光华 文/碎岁(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北环大约是郑州最热闹的地方。
  白天这里人山车海、水泄不通,是全城最为拥堵的路段;夜里这里灯火通明,各种工程车来回穿梭,工人们加班加点,是全城施工最为紧张的路段。
  陈砦、沙门、庙李、张家村,以及稍北的柳林、高皇寨、邵庄、刘庄……北环一带的城中村,每每到凌晨两三点,才能真正安静下来,而到了四五点,卖早点的摊贩又要开始忙碌了。这是"郑漂"、"蚁族"集中居住的地方,他们白天干着你争我抢式的工作,夜晚在电动车不时响起的尖利的防盗警报声中入眠,是这座城市最有活力也是最无助的一群。
  我是其中的一员。每当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挤上公交,或走在充满讨价还价声的菜市场,我都深深地感觉到:郑州,太累了,活在郑州的草根,太累了。
  他们没有稳定的工作,没有固定的居住地点,大多也没有认定的人生伴侣,薪水微薄,压力巨大,漂泊感强,生活孤单。农村老家中父母的期望,社会上流行的庸俗成功学及企业文化,自己心中的小小梦想与对爱情的向往,逼迫或促使着他们向前——只能向前。
  我想安慰他们,但我一无所有,我只能站在楼顶,向入夜的郑州,向熟睡或未眠的朋友,说一声晚安。
  我想此时此刻,应该有人把这个族群在城市中的真实生存状态记录下来,包括他们的压抑、挫伤、无所适从,以及,心底流露的温柔。
  一次和文超在电话中聊天,话及此事,我们的想法一拍即合。稍后,我们又和摄影师罗浩、崔光华作了沟通,几个人的感觉与意见高度一致,于是就有了《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这组摄影作品。
  创作过程中,我表演了几个小小的行为艺术,我把其中一个命名为《寄往天堂的快递》。当我躺在喧嚣的街头,听着过往人群的各色议论,我感觉到,我生命中某些沉睡的东西正在醒来,我不能确定那是什么,但我知道它更接近真实的自己,仿佛灵与肉忽然剥离而后跃入高空,那种原始的自由丢失已久,忽然重现之时,我才发现自己已面目全非。
  生命何为?多数时候,生命忙着与生命无关的事。我们想延续它,每天却不得不填充戟害身体的食物,呼吸有毒的空气。当迷失成为确定的事实,我想和你走回去。或者在此处,拔开迷雾。
  夜郑州,有人因为远光灯灼伤了眼,有人在霓虹下涮洗拖把一样涮洗灵魂,还有人悄悄长出了翅膀,变成夜枭飞远。
  晚安,郑州。晚安,所有因孤独获罪的人们。

(附注:碎岁,诗人,河南人,80后,著有诗集《心事重重的少年》、《刮肤之瓦》、散文集《病历:2004~2013》、思想随笔集《我走我的独木桥》等。)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