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34期:走近艺考生

每年1月中旬,河南艺考都会如期而至。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河南艺考人数达8.9万人,而艺术类本科当年录取不足3万人。如果说艺考是在走捷径,那么对成千上万个考生中的每一个人来说,这条路他们走的并不容易。

为了能在考场上有良好的形象,所有的考生都会打扮一番。姑娘们化妆穿裙子,美腿修长;小伙们衬衫西装,笔挺帅气。

艺考是现场报名,随报随考。担心当天人太多考不了,有考生凌晨便赶到考点排队。腊月天气清冷,为了节省时间,女孩子们通常会在里面穿好考试的正装,外面穿棉袄,到考场时再脱掉。甚至有女孩为了美观,下身只穿薄薄一层丝袜。

天一亮,排队的人越来越多,有学生也有家长。全省的播音艺术统考都在一个考点,考生从各个地市赶来。但即便一早赶来排队,仍然会有人当天连初试都无法完成。

因为艺术生考试比较注重形象,考点周围的小店贴满类似"艺考生"化妆的广告,价格几元到上百元不等。有人说艺考"富"了三类人,办培训班的、化妆的和排队取考号的。

1月16日,播音艺术考试现场,脚受伤的刘豪杰独自拄双拐走进考场。他在考试前一个月遭遇车祸,左脚骨折,所有的练习只能在病床上进行,但即便如此,他仍尽力一搏。

播音主持的考试初试和复试通常在两三天内进行,初试和复试都会当场发放成绩单。只有通过初试的人才会被叫到名字,所以每当拿成绩单的工作人员一出来,所有人都会蜂拥上去,有考生在拿到复试通知单后激动难捺。

天气寒冷,孩子们在考场内紧锣密鼓的考试,许多家长就在寒风中苦苦等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有时候几个家长会凑在一起交流,更多时候他们沉默不语。一个小姑娘从考场出来后,妈妈心疼的走上前去为她暖手。

等待成绩的过程十分煎熬,期盼、恐惧、失落、欣喜…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各不相同,也有人在拿到成绩单后迟迟不愿查看,也许是不敢面对,也许是揭晓结果需要很大勇气。

看到成绩单,有人兴奋地拍照留念,有人与父母相拥致意,有人错愕惊喜,有人暗自伤心,还有人偷偷掉下眼泪,也许对他们来说,那一瞬间所有人的安慰都失了声,那种无力感,只能自己默默消耗。

考场上,考官问刘豪杰:“如果你拄着双拐通过了考试,你会怎么想?”他答:“我会觉得不放弃是值得的。”复试结束天已黑透,同学扶他到场外等待成绩。

每天的考试会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多,夜晚的风更加凌厉,却丝毫不能消减考生们等成绩的焦灼心情。每次,工作人员会拿出几张或十几张成绩单,没有听到自己名字,他们只能继续等待。

考生们通常由家长陪伴,或者整个培训班集体来考。因为还有同学复试没有考完,刘豪杰和同学们选择在寒风中等待。

在考场,每个人的考试时间只有3-5分钟,但在考前,他们所付出的努力却远不止这些。图为郑州一个播音艺考培训班,考生们考前在此集中练习,对着镜头"当主播",再通过回看录像,纠正自己的发音和身体状态。

王梦晗今年19岁,在男生居多的培训班里,性格活泼的她十分受欢迎。从小就是"乖乖女"的她十分要强,课堂上,在其他同学对着镜头正式录制播音的同时,她总会对着镜子或墙角,不出声音的默默练习,从手势到表情,一本正经。

崔庆伟被同学称为"学霸",对于考试,他最担心的是自己的长相,因为曾有老师不客气的告诉他,"凭你这张脸,很难拿到350分以上。"为此,他只能不断的在发音上下功夫,在课间,他一遍遍看自己的录像,不断的寻找可改进的地方。

虽然课程很枯燥,但一群十几岁的孩子凑到一起,总是充满青春活力。课间,他们会凑在一起对着练功镜拍合影,做各种恶搞的表情和动作,欢笑声不断。"我们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好兄弟!"

崔庆伟是复读生,一直成绩不错的他去年文化课失误。复读一年,他从浮躁变得沉稳,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然而在艺考和高考结束之前,他仍需要不断和时间赛跑。

上完课回到住处,考生们还会再自行练习,也会有老师前来指导。很多事情都是"旁观者清",练习的过程中,伙伴们之间也会相互"挑毛病"。

在庞大的艺考生队伍里,美术类考生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间画室位于郑州中原区老的居民区,由一个汽车维修学校的教学楼改造,条件并不是很好,但来这里学美术的学生却络绎不绝。黄盼盼,18岁,来到这里已经小半年,当时交了8000元的学费,据说根据地域不同,交纳的学费金额也不一样。

素描是美术考生的必考课程,为了考试的时候能发挥的更好,他们平时会写生或者临摹各种角度的人物素描。

考入理想的大学,目前是考生们唯一的愿望。

教室里,一个女同学正在用电脑观看教学视频。

教室的拐角处就是学生宿舍,除了吃饭和买一些生活用品,考生们几乎不下楼。

地上的盆子边缘抹满了水粉、丙烯等彩色颜料,对于美术生而言,画材也是一大开销。

午后,几个学生正围着老师挑选适合自己的大学。"你考川美怎么样?""不行老师,四川的饭我吃不了"学生说到。"那大连工业怎么样?""大连好吗?"老师:"挨着海当然好了。"如果说艺考是在走捷径,那么对成千上万个考生中的每一个人来说,这条路他们走的并不容易。在现在的教育背景下,高考于他们仍是成长中很重要的一环。"曲线救梦"也好,"绕道取巧"也罢,只愿那些努力过的人,终能抵达。

分享到: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 走近艺考生

走近艺考生—只为完成一场抵达

图/罗浩 崔光华 文/郑琦琦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进入农历腊月,冬雪迟迟不来,天气干燥而清冷,加上时常光临的雾霾,整个城市都显得慵懒而迟滞。但在刚过去的十几天,有一群学生却频繁奔波于培训点和租住地之间紧张备考,他们便是艺考生。人们对他们抱有惯常的偏见,给他们贴上"成绩差"、"玩心重"、"不务正业"的标签。但当你走近他们,你会发现,正如每个人在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目标一样,他们辗转腾挪,也只不过为了完成一场抵达。
  刘豪杰:它教会我不要放弃
  之所以会在拥挤的考试候场区注意到18岁的刘豪杰,是因为他的"与众不同"。为了能在考场上有良好的形象,所有的考生都会打扮一番。姑娘们化妆穿裙子,大腿修长;小伙们衬衫西装,笔挺帅气。但刘豪杰却拄着一双拐杖,左脚缠着厚厚的纱布,一瘸一拐出现在我们视线里。
  凑近了问他脚的事,他腼腆一笑:"1个月前出了点车祸,骨折了。"再问细节,他缄口不言。车祸之后他去医院治疗,医生并没有明确告诉他什么时候能完全好起来,只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让他卧床静养。刘豪杰文化课成绩不是很好,所以寄希望于艺考,他报了播音和表演两个科目,想给自己多点机会。出事后,他只能每天在病床上练习,练发音、编舞曲,此中辛苦可想而知。
  "你来考试最担心什么?"
  "怕别人看我会以为我是残疾,其实我不是,我只是脚伤。"
  上考场前,刘豪杰对自己的专业课充满自信,"我只是怕这个拐杖,我还没练习好怎么拿着它单脚站好,怕一会儿出状况。"初试很顺利,他成功拿到了复试的通知单,然而考完复试,他却显得局促不安。
  "可能还是太紧张,我感觉自己说的特别不流利,估计特别差,应该没戏了。"他说完呵呵地笑,当时天色已暗,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从他的语气里多少听出些失落。
  因为播音的考试都是当天出成绩,每过多长时间,工作人员就开始在场外发放成绩单。听到念到自己名字,他立马开始张望,同行的伙伴帮他拿到成绩单,他焦急地询问起来。
  "刘豪杰,你好厉害考了320多分啊!"一个姑娘大声叫到。播音考试满分400分,300多分已经远远超过了每年的平均分数线。
  摄影师在一旁拍照,闪光灯打在刘豪杰脸上,定格下他那一瞬间错愕和惊喜的表情。
  考场上,考官问他:"如果你拄着双拐通过了考试,你会怎么想?"他答:"我会觉得不放弃是值得的。"私下里,他告诉我,那场车祸改变了他许多,他不但没有放弃,反而更想去尝试坚持。
  很多事情,不是因为看到了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坚持才会看到希望。也许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越是觉得命运跟自己开玩笑,骨子里的倔强就越长势凶猛,直到支撑自己扛过去,扛过去,就是碧海蓝天。
  崔庆伟:我有一个播音梦
  每个人学生时代的记忆里,都会有一个"学霸",在郑州高新区附近一个艺考培训班,崔庆伟就是同学们眼中的"学霸"。
  崔庆伟的文化课成绩并不差,按他的话说,他本可以靠文化课考取普通一本。去年艺考他成绩330多分,不成想文化课遭遇滑铁卢,不得已复读。父亲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靠艺考来给自己"保底",考一个好大学,但他却不这么想:"我是真的喜欢播音,主播的那种气场非常感染我。"    
  崔庆伟就读于河南省实验中学,考试前,他住在高新区培训班附近的宾馆里。一开始,他白天在培训班上课,晚上回学校上自习,同学们在教室看见他,都会挑逗似的惊呼"学霸你回来啦!"然后变戏法一样找出一段新闻稿,"来来来给我们播一段。"
  说到考试,他担心的不是别的,而是自己的"长相"。因为播音主持多多少少看重形象,曾有培训班老师毫不客气地告诉他:"凭你这张脸,很难拿到350分以上。"为此,他只能不断的在自己的声音上下功夫。但转念想,能说出只担心长相这样的话,他的自信也可见一斑。今年,他的目标是武汉大学。
  对于高考后的两个多月假期,崔庆伟有太多的憧憬。拍照、旅行,这些一般人有的想法他也不例外,但令人吃惊的是,他还想利用这假期自学完大学课程,甚至现在已经规划好了大学里考研的事情。复读的一年让他从浮躁变沉稳,他希望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骄傲被现实打败的时候,但那些打不死的,才配叫做梦想。我们无权去对一个19岁少年的想法做出评判,因为年轻的生命里,一切皆有可能。
  王梦晗:我想离他近一点
  十几二十岁正是女孩子爱美的时候,王梦晗也不例外。因为所在的艺考培训班男生居多,性格活泼的她很受大家喜欢。但是跟她细聊,又会觉得她并不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女孩子。
  长的漂亮、学习成绩好、多才多艺,她几乎具备了"好孩子"的所有元素,从小便在别人的夸奖中长大。但越是这样的孩子,每一步走的越小心翼翼,生怕哪一步失误被别人拿去笑话。因此,在高考这件事情上,王梦晗更是心气很高,生怕辜负了谁的期望。
  与崔庆伟一样,她也是复读生,今年"高四"。高三时,她的学习状态近乎疯狂:每天3点起床,11点睡觉,"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其余时间都在学习。"艺术生考试分统考和单招,知名大学往往要求考生在通过统考之后参加学校单招考试。去年,王梦晗一共参加了6个学校的单招,辗转全国5个地市。去武汉的考试因为赶上春运,没有买到火车票,她和家人一路从郑州站了过去,下车时腿已不听使唤。可惜,最终因为文化课成绩不够高,她与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选择了复读。
  今年,她显得从容的许多,无论是面对复习还是考试,都多了一份坦然。但她的目标依然不低,最想考到北京的学校,因为有个一直鼓励她的好朋友在那里读大学,他与她约好高考结束后一起旅行。王梦晗希望自己能够考到北京,离他更近一点。
  年轻的时候,总是特别容易去相信,因为一个小小的约定,就能拼尽所有的力气。总希望自己优秀再优秀一点,让你遇见一个最好的我。
  在庞大的艺考生队伍里,美术类考生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郑州中原区老的居民区有间画室,由一个汽车维修学校的教学楼改造而成,条件并不是很好,但来这里学美术的学生却络绎不绝。黄盼盼今年18岁,来到这里已经小半年,当时交了8000元的学费,据说根据地域不同,交纳的学费金额也不一样。素描是美术考生的必考课程,为了考试的时候能发挥的更好,他们平时会写生或者临摹各种角度的人物素描。教室的拐角处就是学生宿舍,除了吃饭和买一些生活用品,考生们几乎不下楼。
  午后,几个学生正围着老师挑选适合自己的大学。"你考川美怎么样?""不行老师,四川的饭我吃不了"学生说到。"那大连工业怎么样?""大连好吗?"老师:"挨着海当然好了。
  作为高考大省,河南每年参加艺考者众多,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河南艺考人数达8.9万人,而艺术类本科当年录取人数不足3万人。如果说艺考是在走捷径,那么对成千上万个考生中的每一个人来说,这条路他们走的并不容易。在现在的教育背景下,高考于他们仍是成长中很重要的一环。"曲线救梦"也好,"绕道取巧"也罢,只愿那些努力过的人,终能抵达。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废墟里的四世同堂
  • 你是我的眼
  • 游荡在城市里的孤独灵魂
  • 少林寻武记
  • 为爱守护
  • 毒品阴影下的童年
  • 24岁女权主义者徒步中国
  • 淮河源的护林人
  • 洛阳杰克逊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