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02期:走投无路的母爱

/
分享到: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02

    青春会逝去,爱情会枯萎,友谊的绿叶也会凋零。而一个母亲内心的希望比它们都要长久。当一个母亲怀揣着把自己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孩子送给别人的念头,她内心的煎熬和隐忍的痛楚,可想而知。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02

    这本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夫妻恩爱,儿子虽淘气却活泼可爱,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03

    2005年,李强(化名)和妻子王红(化名)结婚,之后他们的儿子乐乐(化名)出生。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04

    由于家庭并不富裕,李强和妻子王红去深圳打工赚钱,一个从此改变他们一家人生活的噩耗从天而降。由于在建筑工地粉刷墙的时候李强摔了下来,去医院看病的李强被查出患有艾滋病。随后王红也被确诊。不幸中的万幸,乐乐逃过一劫。(若要领养需去正规医院检查确认)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05

    "他当时就说要跟我离婚,我知道他是不想连累我。"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06

    两人每天都要吃抗病毒的药,累积的药盒也是他们的心病。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07

    有时候从医院买完药,直接就把药盒扔掉了。带回家来的药盒俩人就会去远一点的地方撕碎扔掉,或者点一堆火烧掉,他们小心翼翼的想要维护人前的尊严。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08

    因为丈夫的原因,王红被感染艾滋病毒。"我从没有怪过他,这也不是他的错。这就是我的命,命里该有这一劫,就算没有艾滋病,也会有别的劫难。"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09

    夫妻两人之前做过小生意,在村里卖豆腐脑,村民们知道他们患有艾滋病之后,再也没人来光顾他们的小摊,他们的生活更显拮据。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10

    村里人对他们并不友好。在和夫妻俩聊天的过程中,不时有人进到他们家。王红无奈道:"这几年都没来过,这是看见你们过来了,想看我们俩笑话呢!破天荒的一次造访,用意再明显不过。"门锁坏了,就用木棍抵住大门。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11

    乐乐的爷爷已经去世三年,只剩下奶奶一人独自过活。因为李强的情况,奶奶平常也不经常出门,吃过饭就在屋里纺经绳,然后卖钱,一天最多能赚5块钱。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12

    乐乐是夫妻俩的心头肉。儿子的存在,是他们对这个世界最扯不断的牵挂。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13

    在学校里,同学们从不主动跟他说话,"有些五年级、四年级的同学,我跟他们说话他们也不理我。"乐乐低头轻声这样说。老师也不怎么重视他,在这样的环境中,乐乐根本无心学习。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14

    "乐乐之前在县里的小学上学,考试还能考到八十多分,在村里上小学之后,经常考三十多分。"爸爸很是无奈,县里的寄宿小学费用太高,一个学期就要三千多,他们根本负担不起。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15

    没有朋友玩儿,乐乐放学就在家里看电视。家里之前的电视机又小又破,小家伙就会去邻居家看动画片,因为父母的原因,乐乐经常被邻居拒之门外。"我有一个卖家电的亲戚看不下去了,就让我们拿一半的钱,把这台电视搬走,到现在电视机的钱还没有还给人家。"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16

    小小年纪,就被同龄人孤立。他一个人玩自己发明的游戏。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17

    懵懂孩童时期就已经品尝到孤独寂寞的味道,幸好,他还能笑着跟别人打招呼,还有想融入外面世界的积极和勇气。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18

    孩子的心是最透明的,然而,遭遇过这许多的嘲笑和排斥,乐乐已经开始懂得生活的残忍与无情。小小年纪,一双眼睛却少了几分天真,多了几分本不是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成熟。"他以前挺爱说话,现在话很少,有时候回到家,自己躺到床上哭,问他为什么,他就是一声不吭。"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19

    "我们孩子很乖,也很听话,可是我们的现状不能给孩子提供良好的成长环境。"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20

    "我们可能也活不了几年了,我就想会不会有哪个好心人可怜我们,能把孩子带离这个地方。"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21

    "只要待孩子好,以后给他养老送终都行。"说到这里,王红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22

    "我们只有一个要求,在我俩活着的时候,想乐乐的时候,能让我们见见孩子,能给他亲手做烙馍就行。"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23

    说到要把孩子送走,王红就不停的重复,"只要能让我们看看孩子。"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24

    一位母亲,是怎样的无可奈何,才能下决心放开自己的亲生骨肉。

  • 豫见第二期:走投无路的母爱25

    腾讯·大豫网出品

走投无路的母爱

图/罗浩 文/邵凯慧(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青春会逝去,爱情会枯萎,友谊的绿叶也会凋零。而一个母亲内心的希望比它们都要长久。当一个母亲怀揣着把自己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孩子送给别人的念头,她内心的煎熬和隐忍的痛楚,可想而知。
  1996年,一场车祸让李强的生活不再灵活自如。他被一辆行驶的油罐车撞到右腿,大腿部骨头几乎全部碎掉,在医院住了一年才出院。2005年,李强(化名)和妻子王红(化名)结婚,之后他们的儿子乐乐(化名)出生。由于家庭并不富裕,李强和妻子王红去深圳打工赚钱,一个从此改变他们一家人生活的噩耗从天而降。由于在建筑工地粉刷墙的时候李强摔了下来,去医院看病的李强被查出患有艾滋病。随后王红也被确诊。不幸中的万幸,乐乐逃过一劫。(若要领养需去正规医院检查确认)
  这本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夫妻恩爱,儿子虽淘气却活泼可爱,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当时我要跟他结婚的时候,我爸妈都不同意,他家太穷了,结婚的时候几乎一无所有,但是他对我特别好,我就决定要跟他一辈子。"婚后两人外出打工,做点小生意,日子虽然不很富裕,却也被夫妻俩经营得有声有色。
  "他被确诊后,医生是先告诉我的,听到艾滋病的一瞬间,我就懵了,眼一黑一仰身子,就觉得自己要昏倒,多亏医生扶住了我。"说起当时的情况,王红依然红了眼眶。
  李强得知自己的病后,两人嚎啕大哭,"他当时就说要跟我离婚,我知道他是不想连累我。"当时王红和儿子还没有做检查,"当时我就想,要是我感染了就感染了吧,只要俺儿子没事儿就行。要是我们仨都得上这个病,我们就决定要一起喝毒药自杀!"当时乐乐还不到四岁,幸好,上天对他们还有一丝眷顾,经过多次检查乐乐并未发现被感染。
  两人每天都要吃抗病毒的药,累积的药盒也是他们的心病。有时候从医院买完药,直接就把药盒扔掉了。带回家来的药盒俩人就会去远一点的地方撕碎扔掉,有时候就点一堆火烧掉,他们小心翼翼的想要维护人前的尊严。
  因为丈夫的原因,王红被感染艾滋病毒。"我从没有怪过他,这也不是他的错。这就是我的命,命里该有这一劫,就算没有艾滋病,也会有别的劫难。"
  夫妻两人之前做过小生意,在村里卖豆腐脑,村民们知道他们患有艾滋病之后,再也没人来光顾他们的小摊,无奈只得作罢。少了这一项经济来源,他们的生活更显拮据。
  朋友和亲人也开始渐渐疏远他们,李强说:"以前我很喜欢出去玩儿,找朋友喝酒打牌,但是现在我基本都不出门,除了一起长大的两三个朋友,其他人都不来我家,叫他们喝酒都叫不来,说话也是能躲就躲。"李强在家排行老三,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二姐得知他有艾滋病之后,虽然就在一个村里住,但是几乎不再联系,更不让自己的孩子来他家里玩儿,跟舅舅也没有联系了。仿佛是一点一点断掉了与这个世界的丝缕联系,夫妻俩恐慌害怕,再不敢向王红家里透露半点消息。
  村里人对他们并不友好。在和夫妻俩聊天的过程中,不时有人进到他们家。王红无奈,"这几年都没来过,这是看见你们过来了,想看我们俩笑话呢!"破天荒的一次造访,用意再明显不过。不得已,李强关上了自家的大门。
  乐乐的爷爷已经去世三年,只剩下奶奶一人独自过活。因为李强的情况,奶奶平常也不经常出门,吃过饭就在屋里纺经绳,然后卖钱,2.4元一斤的价钱,奶奶纺一天最多能赚5块钱。王红说,"我们家这个情况,平常也贴补不了她多少。而且李强弟弟还没有结婚,老太太记挂着呢,做母亲的都是一心只想着孩子。"
  乐乐更是夫妻俩的心头肉。儿子的存在,是他们对这个世界最扯不断的牵挂。"我俩经常要看病吃药,花钱不少,但是却没有什么固定的经济来源,现在还欠别人三万多块钱,总想着能做点小生意,赚点钱,说不定哪天我们俩都不在了,还能给孩子留点。"
  因为都是附近的学生,乐乐的爸妈有艾滋病在学校里几乎也是人尽皆知。一年级的教室里,乐乐坐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因为没有同学愿意和他坐同桌,身形瘦小的他显得格外形单影只。
  在学校里,同学们从不主动跟他说话,"有些五年级、四年级的同学,我跟他们说话他们也不理我。"乐乐低头轻声这样说。老师也不怎么重视他,在这样的环境中,乐乐根本无心学习。"他之前在县里的小学上学,考试还能考到八十多分,在村里上小学之后,经常考三十多分。"爸爸很是无奈,县里的寄宿小学费用太高,一个学期就要三千多,他们根本负担不起。
  没有朋友玩儿,乐乐一放学就在家里看电视。家里之前的电视机又小又破,乐乐就会去邻居家看动画片,因为李强夫妻的病,乐乐经常被邻居拒之门外。"我有一个卖家电的亲戚看不下去了,就让我们拿一半的钱,把这台电视搬走,钱啥时候有就啥时候给她,到现在电视机的钱还没有还给人家。"
  小小年纪,乐乐就被同龄人残忍地孤立。他自己看电视,玩儿自己发明的一个人的游戏,懵懂孩童时期就已经品尝到孤独寂寞的味道,他小小的一颗心是否能装得下这许多愁?幸好,他还能笑着跟别人打招呼,还有想融入外面世界的积极和勇气。
  孩子的心是最透明的,然而,遭遇过这许多的嘲笑和排斥,乐乐已经开始懂得生活的残忍与无情。小小年纪,一双眼睛却少了几分天真,多了几分本不是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成熟。"他以前挺爱说话,现在话很少,有时候回到家,自己躺到床上哭,问他为什么,他就是一声不吭。"
  他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被孤立,被排斥,被嘲笑……他承受的太多!"我俩实在没有能力把孩子带到别的地方生活,我们身体不好,人生地不熟,又没有钱。我们孩子很乖,我就想会不会有哪个好心人可怜我们,能把孩子带离这个地方,只要待孩子好,以后给他养老送终都行。"说到这里,王红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我们可能也活不了几年了,在我俩活着的时候只要能让我们见孩子就行,我们也不会经常去打扰,就是想的没办法的话才让他回来两天。"说到可能要把孩子送走,王红就不停的重复这句话,我们都理解,一位母亲,是怎样的无可奈何,才打算这样狠心的放开自己的亲生骨肉……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