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04期:郑州“798”(上)

/
分享到: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01

    郑州石佛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都市村庄,因一批艺术家的到来,成为当代艺术重镇,承载着河南当代艺术的命运。石佛村祥和、安静,民风质朴,这里的艺术家却在默默修炼,潜心创作,静静地酝酿着艺术史上的一场革命。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02

    2006年旅美艺术家黄国瑞从纽约回到他的出生地——郑州西北郊石佛村,在此创办“河南石佛艺术公社”,立志要把这里做成国际性的当代艺术村落。在他的感召下,一批艺术家来石佛定居和创作。艺术家们把工作室房顶装修成红色。红房顶象征着热情和奔放,布满村庄上空,成为一道迷人的风景。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03

    石佛村为艺术家提供了安静的创作环境。很多村民将房屋出租给艺术家,并以此为荣。村民或许看不懂他们的作品,但对他们的创作抱有一份敬畏。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04

    不同于大多蜗居于城中村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他们在这个村子属于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走笔写意,任心中一幅幅画面自笔尖流淌于画布之上。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05

    黄国瑞,1965年生,现生活工作在纽约、郑州。意大利独立策展人莫妮卡·德玛黛这样评价黄:“对他来说,艺术不是展现技巧或装饰性的色块和线条,不是随处可见的图案和主题,而是一种严肃的课题,它促使艺术家从自我心底迸发出自己的表现手法,它需要用一种能再现艺术家自己的感觉、思想、情感的独特手法来物化。”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06

    王向荣,洛阳人,生于1986年,儿时即酷爱绘画,后考入美术学院。年轻时代的压抑和痛苦,使其作品生猛热烈,极富冲击力与社会批判性。2009年王向荣来到石佛村定居,专心从事绘画。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07

    对王向荣而言,在石佛村的这几年,是创作,也是修行。他渐渐摆脱咬啮心灵的记忆的折磨,在找寻自我的道路上越走越坚定。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08

    王向荣在石佛村的画室中度过四年时光。他生活的世界很小,但他精神的天空很广阔。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09

    他说:“我不想以影响社会、批判社会为己任,在这方面,艺术显得软弱无力;我只有关照心灵,关照生命的存在,在个体的自我探索中寻求人类的共识。”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10

    “艺术不是我的全部,她只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更愿意珍惜每一天的生活,用艺术关照灵魂,用生命感受生命。”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11

    胄十与任何普通的生物一样成长于泥土与蓝天之间,以“愚笨的差等生”形象悲伤又快乐地度过了山村的八年义务教育,这导致他对学校、课本和无数次考试的极端恐惧,而缓解这种伤痛的良药就是在废纸上涂涂画画,在亲人们的赞许中他逐渐找到自信和存在的力量。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12

    胄十无缘于任何美术机构和学院的专业训练,他向往的金字塔在多次的考试失败中慢慢坍塌。小人书就是他绘画萌芽的初级导师。他说:“今天有人问我是哪门哪派或出处的时候,我想说,我的最好导师是小人书,我的出处来自于自身的想象。”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13

    绘画是他携带的诉说语言工具。他热爱音乐,喜欢听摇滚,有时在画室他会自娱自乐拍起鼓来。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14

    他平时收藏旧物品,仅古董照相机就有好几台,沙发是外面捡来的,烟灰缸是碎了一角的石杯,放儿时照片的相框由铁丝围成,灯罩用草帽做成。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15

    “我从另一个地方发现我,好像被你摘走的那一朵云。”胄十读诗,也写诗。沙发后面的书架上插着保罗·策兰、海涅、海子等人的诗集。“我最喜欢的是《巴列霍诗选》,很多书店都买不到,淘了很久才买到这一本。”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16

    31岁的冯静来自甘肃,之前在书画院做杂志编辑,2007年来到石佛村,成为石佛艺术公社的一员。他喜欢川端康成的书,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摆了厚厚一摞。他的画风夸张而凌乱,代表作《大轮回》把人、机器、自行车、砖块等各种元素都混在一起,制造出强烈的碰撞感,很具视觉冲击力。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17

    冯静的创作手法独特,把象征过去、未来、人类的等等元素糅合到一起,以此制造内心的错位感和矛盾。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18

    他养了一条名叫“小狗”的狗:“我画画的时候它从来不会踩到画布上捣乱,只是有时候会淘气地叼走我的颜料盒。”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19

    石佛村的艺术家过着简单自足的生活,物质需求很低。创作之余,他们会聚在一起聊天。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20

    石佛村面临拆迁,再过一两年这里的房屋以及艺术家的工作室将荡然无存。45岁的吉永洁拿起摄像机拍摄石佛的艺术家,要给大家留下影像记录。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21

    吉永洁曾在油画厂担任设计师,收入颇丰,但他并不喜欢这份工作。他说:“作品都是老板、客户的理念,在别人的条条框框下生存,对我是一种折磨。”后来,他辞掉月薪上万的工作,在深圳开办画廊,并进行自己梦寐以求的独立创作。但他不擅长打理生意,又赶上2008年金融危机,画廊赔得一塌糊涂。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22

    2009年,他在石佛村建立工作室。在与石佛的艺术家交流中,他受到启发,由现代艺术转而创作当代艺术。转型期间,痛苦不堪,吉永洁几乎每晚都失眠,常常大半夜在马路上徘徊。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23

    他后来找到创作理念,用现代艺术的手法来表现太极中的“气”。他的“太极现象系列”致力于用最简单的方法表达对世界的认识。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24

    吉永洁说:“我现在每天画画,喝茶,发傻,只要工作室里有吃的,几乎不下楼。在石佛这几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25

    李火原来学国画,画工笔人物,一笔笔勾画、描色,讴歌主旋律。来到石佛之后,他找到了独特的表现形式,丢掉画笔和颜料,以牛皮纸为材料,用签字笔勾勒作品,有时一幅画要用掉四五十支签字笔。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26

    石佛八年,对于每一个在石佛修炼的人而言,无论从意识形态、理论高度、学术涵养等诸多方面都是升腾着的、裂变了的八年。这儿无疑是一个宁静的世外桃源。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27

    李火这样说石佛艺术公社:“现今社会人们的压力挣扎、欲望膨胀与期望值的错位落差所引致的浮躁心态,在这个群体里荡然无存。这里平静的生活环境与外面被欲望所异化的世界形成强烈对比,石佛提醒我们一些最为本真感受的存在。这就是石佛文化‘圈子’真正的力量。”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28

    李火的妻子是位贤内助,照顾他的饮食起居,李火得以心无旁骛专心作画。有家人陪伴,做自己喜欢的事,他觉得很幸福。问及未来的打算,包括李火在内的每位画家都表示会一直留在艺术公社,会一直画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结。石佛是他们永恒的精神家园。

  • 豫见第四期: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29

    腾讯·大豫网出品

郑州“798”(上)——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摄影/罗浩 文/邵凯慧(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一
    在郑州市高新区一个名叫石佛的城中村里,有这样一群人:不同于大多蜗居于城中村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他们在这个村子属于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走笔写意,任心中一幅幅画面自笔尖流淌于画布之上。人这一辈子,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最是幸福不过。  
    2006年,旅美画家黄国瑞回到家乡河南,已在国际时尚中心纽约呆过六年的他,深感故乡当代艺术发展的滞后。“感觉河南很土,不想让河南再被拿来开涮,”黄国瑞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于是,他来到了自己的出生地——郑州石佛村,在这里建立了第一个红色房顶的工作室。黄国瑞出国之前,曾在河南油画协会和省书法院任职,圈内的朋友得知他回国建工作室,很多都聚到这里,越来越多的红房顶建起来,象征着热情、奔放的色彩布满了石佛的上空。石佛村成了艺术家们潜心创作的栖息地,石佛艺术公社应运而生。
    二
    45岁的吉永洁是众多艺术家中的一位,不同于想象中艺术家的孤僻,他热情爱笑,采访期间一直充当我们的向导,带我们参观各位艺术家的工作室,仿佛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他的朋友。吉永洁从小就爱画画,曾考上天津美院,但因家里拿不起学费,他自动放弃,连录取通知书都没给父母看。他不愿就此放弃画画,靠给别人画肖像维持生活。1999年,南下深圳,从油画厂的学徒工做起,一直做到总设计师的位置,一干就是将近十年。“作品都是老板、客户的理念,不是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在别人的条条框框下生存,对于艺术创作是一种折磨。”他毅然辞掉月薪上万的工作,在深圳开了一家画廊,进行梦寐以求的独立创作。他并不擅长打理生意,恰逢2008年金融危机,画廊赔得一塌糊涂。
    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他得知了石佛艺术公社。2009年,他在石佛村建立工作室。在与石佛的艺术家交流中,他受到启发,由现代艺术转而创作当代艺术。转型期间,痛苦不堪,吉永洁几乎每晚都失眠,常常大半夜在马路上徘徊。后来,他终于找到了创作理念,用现代艺术的手法来表现太极中的“气”。他的“太极现象系列”致力于用最简单的方法表达对世界的认识。
    三
    80后王向荣是这群画家里面年纪最小的,他从小就开始学画画。2005年考上大学,却对学院派画风并不感兴趣。他天生叛逆,个性张扬,四年的大学生活基本都在学校附近租的画室里度过,作品用色鲜辣,从不调色,直接而热烈。从画室通往学校的路上有很多垃圾,他会捡一堆破烂回去,并直接粘贴到画布上。为了表现自己的思想,他在画作元素的选择上可谓不择手段。
    大四那年,他画了两张大幅油画,送到纽约参加画展。作品受到肯定,他更加自信。毕业后,他把画室搬到石佛村。
    “刚来的时候很迷茫,每个阶段想自己前一个阶段走的路,感觉都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人永远在不停地找寻自我。”之前的王向荣倔强执拗,不撞南墙不回头,在石佛村这几年,性格渐渐温和平易。他称自己为“软现实主义”。此时的作品多表现心路历程,画面斑驳,带有浓重的英雄主义色彩,彷佛一个将士久经沙场之后伤痕累累,激昂悲壮。
    他古琴弹得极好,为一把好琴花再多钱也在所不惜。“做想做的事情,老的时候才不会后悔,我会把每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过,用有限的生命换取比生命更有价值的东西。”
    四
    31岁的冯静来自甘肃,之前在书画院做杂志编辑,2007年来到石佛村,成为石佛艺术公社的一员。他喜欢川端康成的书,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摆了厚厚一摞。他的画风夸张而凌乱,代表作《大轮回》把人、机器、自行车、砖块等各种元素都混在一起,制造出强烈的碰撞感,很具视觉冲击力。
    “画画与写作的思路是一样的,只不过表现的方式不同罢了,”冯静还经常写散文和诗歌,他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他的创作手法独特,把象征过去、未来、人类的等等元素糅合到一起,以此制造内心的错位感和矛盾。
    冯静曾做过一个装置艺术的展览品:一辆被涂上白漆的自行车,车身部分鲜亮部分斑驳不堪。他说:“这可能就是未来出土的自行车的样貌了。”他还养了一条名叫“小狗”的狗,“我画画的时候它从来不会踩到画布上捣乱,只是有时候会叼走我的颜料盒。”
    五
    “我从另一个地方发现我,好像被你摘走的那一朵云。”来自青海的胄十很喜欢诗,沙发后面的书架上插着保罗·策兰、海涅、海子等人的诗集。“我最喜欢的是《巴列霍诗选》,很多书店都买不到,淘了很久才买到这一本。”说起诗,胄十抽出这本诗集向我们展示他的最爱。
    他2009年初来到石佛村,之前在深圳做室内设计。除了诗歌,胄十对音乐也情有独钟,曾经一度在开封开过小店卖打口碟。来到石佛村后,开始绘画生涯,把绘画和音乐、诗歌融在一起,用不同的形式展示他对这个世界的感受。
    他平时收藏旧物品,仅古董照相机就有好几台,沙发是外面捡来的,烟灰缸是碎了一角的石杯,放儿时照片的相框由铁丝围成的,灯罩用草帽做成。
    六
    李火是来石佛村较早。从2004年起他在郑州一所高校教设计,2006年石佛艺术公社举办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展吸引了李火的注意。随后,他便在这里建立工作室,平常上班,周末来工作室画画。2008年他辞掉工作后,定居石佛全心创作。
    “石佛村是个很纯粹的当代艺术圈,关注人类现状,脱离了束缚,每个艺术家都有属于自己独立风格的艺术形态,这也是石佛艺术家一直坚持修炼的方向。”李火原来学国画,画工笔人物,一笔笔勾画、描色,讴歌主旋律。来到石佛之后,他找到了独特的表现形式,丢掉画笔和颜料,以牛皮纸为材料,用签字笔勾勒作品,有时一幅画要用掉四五十支签字笔。他相信相由心生,“众生相”系列作品就是运用超现实浪漫手法勾画人的肖像,去表达自己微观认识到的美,表现人的内心和人性。
    七
    作为郑州大大小小的城中村之一,石佛村面临拆迁。在石佛村对面,将要建立起一个新的艺术园区。李火这样认为:“这是一种新的秩序、平台和审美体系的架构,能把艺术家们的坚守的东西传播出去,影响更多人。”
    石佛艺术公社的诞生,改变了河南当代艺术传统落后的状况,让河南当代艺术有了更多的话语权,河南艺术家们有了本土的创作平台。黄国瑞说:“新的艺术园区建立之后,石佛艺术公社要建立一个完善、先进的理论体系,形成文本,每个艺术家要在理论体系的整体指导下,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相信不久的将来,石佛的艺术家们将发展成为一个蜚声中外的艺术流派!”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