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05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分享到: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01

    6月的炎夏,郑州一位精神失常母亲带着俩娃娃流浪街头,孩子缺少食物,命在旦夕。这一线索一经报料,便引发网友全城搜救。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02

    “绝不让饿死孩子的悲剧在郑州上演!”爱心网友纷纷留言,经过合力寻找,最终,记者和网友在火车站见到流浪的母子三人。那几日,郑州是35℃以上的高温,这母子三人却穿着厚厚的冬衣,孩子脸上被蚊子咬的满是疙瘩,身上散发出酸臭味。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03

    精神恍惚的母亲并不能辨别周围人的善意,她只能紧紧的将两个孩子揽在怀里,不让任何人靠近,用一个母亲最本能的方式保护着他们。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04

    因为担心两个孩子身体出问题,在多次沟通无效后,民警只能选择这样看起来有些“粗暴”的方式将孩子和母亲分开。随后,母亲被送至郑州八院接受治疗。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05

    热心市民耿先生在网上看到孩子们的消息,第一时间驱车赶来送孩子们去儿童医院接受健康检查。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06

    刚到医院,抱着女婴的姥姥显得十分焦灼。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半岁的小外孙女,却怎么也没想到,这第一次的见面竟会是这样的场景。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07

    我们的编辑在陪同老人办理检查手续时,得知这个大一点的孩子叫“常二帅”,而这个半岁的小家伙叫什么,姥姥也不知道。想来想去,她“呵呵”一笑道,就叫孩子常笑吧。常笑,常笑,希望你能常生欢笑。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08

    耿先生在把孩子们送到医院后,又出去为孩子们买来当季的衣服和鞋子。匆忙中忘了买短裤,哥哥二帅穿上了妹妹的小裙子,显出一种特别的可爱。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09

    医生先对小常笑做基本的健康检查。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10

    给小常笑换衣服时,现场所有人都惊讶了。孩子的肋骨清晰可见,“骨瘦如柴”这个词,第一次这样具体可感。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11

    几天没吃东西小家伙显得有些疲惫,因为太瘦,额头上竟爬上了远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细纹。脸上热出的痱子也清晰可见。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12

    饥肠辘辘的常笑在姥姥怀里饿的直哭。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13

    大豫网编辑为孩子们买来奶粉并冲好。看到奶瓶,小常笑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小鸟。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14

    在一旁的二帅拿起食物狼吞虎咽。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15

    护士们为常笑抽血检查,因为血管太细,只能从头部来抽取。没有几个小孩儿能承受这样的疼痛,床上的小家伙哇哇大哭。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16

    冲的奶粉刚递到二帅嘴边,他的两只小手就紧紧的抓住了杯子,咕咚咕咚喝牛奶的样子看的人喜悦又心酸。该是饿了多久,才会这样迫不及待?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17

    吃饱了的二帅露出满足的笑容。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18

    从医院检查出来已是凌晨,因为之前血压高中风,姥姥的腿脚不太方便。祖孙几人一瘸一拐走在陌生的街道,不知道哪里才是容身之地。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19

    我们的编辑陪同老人和孩子,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宾馆办理了入住手续。经过多天的饥饿、暴晒和流浪,两个小小的身躯在这个陌生而温暖的城市里,总算有了一个暂时的栖身之所。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20

    第二天一早,饱饱睡了一觉、换上新衣服的二帅显得很“帅”。一双眼睛清澈有神,紧抿的嘴唇似乎透着一股坚定。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21

    小常笑很喜欢笑,高兴的时候会时不时的吐吐舌头。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22

    30号中午,两个孩子要回家了,很多路人看到他们都上前询问情况。姥姥一说起两个孩子的经历就忍不住哭泣,不知怎么,一直都没哭的二帅看见姥姥哭也跟着呜咽起来。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23

    一位身患中风的市民听完他们的遭遇失声痛哭,从兜里拿出钱硬塞给二帅。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24

    经过三四个小时的颠簸,我们来到了孩子的姥姥家。这个位于平顶山卫东区的小村落安安静静。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25

    路上,两个小家伙都睡着了。小常笑吮吸着手指依偎在姥姥怀里,二帅的肚子吃的圆鼓鼓。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26

    等在门口的姨妈将兄妹俩接回家。在这之前,她曾经和母亲一起在郑州寻找妹妹两天。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27

    一提到两个孩子的经历,孩子的舅妈就忍不住谴责起他们的父亲。她说道,这个六口之家,全靠丈夫的一份工资来支撑。也许养育俩娃娃并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舅妈寻求帮忙寻找孩子的父亲。姥姥和孩子的父亲通了电话,电话那端传来的声音却是:我不要他们。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28

    坐在姥姥的床上,两个孩子玩起了玩具。他们今后是否能像其他孩子一样,从此过上有爹疼有妈爱的生活,一切都不得而知。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29

    我们抱起半岁多的常笑,希望她以后能常常欢笑。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30

    临走时,老人家向爱心市民和编辑们挥手告别。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31

    编辑从平顶山返程时,已是日暮时分,天空忽然下起暴雨,而在远处,一抹夕阳却为天空增加了亮色。愿我们的编辑用2000多张照片、10余段视频记录下的这段艰辛回家路,能传递一些温情,给孩子今后的生活带来一些改变。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32

    大豫网发起“全城搜救”活动后,引发爱心风暴。许多网友通过留言或者私信的方式,表示愿意资助孩子。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33

    亲爱的小孩,愿你今后没有饥饿,没有流浪。常常帅气,常常欢笑。因为我们挂念你。我们在郑州。“郑能量”,愿这个充满爱与光的词汇,永不被辜负。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34

    “饥饿宝宝”捐物地址。

  • 豫见第五期: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35

    腾讯·大豫网出品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摄影/周波 文/新闻中心(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这是最好的时代,我们面前什么都有;这是最坏的时代,我们面前一无所有。”
  就在不久前,我们听到那样一场悲剧:南京一个有吸毒史的母亲将自己两个幼小的孩子反锁在家,孩子因为长期没有吃喝,被众人抱出时,已是两具瘦小、风干的尸体。她们满脸粪便,曾经拍着门喊了一晚上的“妈妈”。
  这样的时代,饿死人的事件还会发生。我们扼腕、愤恨又默默流泪……
  6月的炎夏,一场相似的考验出现在郑州。
  28日,热心的市民告诉我们,在郑州中州大道附近,一位精神恍惚的母亲带着两个孩子流浪,平日就在厕所里接自来水喝。两个孩子一个3岁,一个才几个月大。因为缺少母乳和婴儿食品,两个饥饿的孩子已经命在旦夕。
  尽管这位母亲看起来不太清醒,但当陌生人靠近,要给她食物时,她仍然表现出抗拒和警惕。大一点的孩子乖乖坐在地上,看着妈妈。这位母亲没有能力辨别出周围人对她的善意,但是用本能的母爱拒绝别人的帮助。
  那两日的天气,郑州是35℃以上的高温,而这母子三人还穿着厚厚的冬衣,孩子脸上被蚊子咬的满是疙瘩,身上散发出酸臭味。
  焉能让悲剧在郑州重演?
  于是,报媒的消息和我们的新闻弹窗引起了网友的热烈关注,大家纷纷在微博上转发,在评论里留言。有的要去看孩子,有的想捐献钱物,送去吃的。你我虽互不相识,但有一个共同的信念:救孩子,救这两个快要饿死的孩子!
  这是一场全城的爱心接力。
  【千里流浪记】
  功夫不负有心人。29日晚上,经过多方热心网友和市民的努力,这流浪多日的母子三人被找到,送去郑州市救助站。孩子的姥姥也从平顶山赶来。
  据老太太介绍,这位精神病母亲叫小丽,今年34岁。7年前去河北打工,她和一个南阳的男人好了,没结婚,但育有两子一女。前段两人生气,孩子的父亲“不要她了”,她这才离家出走。
  小丽辗转流浪过平顶山、濮阳,再到郑州,其间曾被怀疑“拐卖儿童”。她还称在郑州火车站时被人打过,但无人管理。小丽的脸上确有伤痕,但记者问道何时、何处、因何受伤时,她沉默不语。
  这期间,有人埋怨老太太没看好女儿,且孩子让小丽抚养很危险。这位67岁的老太太无奈流泪道,“我没办法,我也管不住她呀。”她的孙子小王辩解道,“俺奶管,她还打俺奶,俺奶也没办法呀。”
  “再不分开,孩子恐怕就没命了。”火车站派出所的民警经过与老人协商,无奈之下,只得强行把孩子救出,将小丽暂时送往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
  被用软布条绑缚的小丽甚至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绑我干什么,我又没偷东西”。
  两个孩子却不声不响也不哭,他们睁着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众人,甚至还冲陌生人露出笑容。
  【爱心不止息】
  热心市民耿先生将孩子送往郑州市儿童医院检查。
  躺在姥姥怀中的孩子几日未吃东西,显得很没有精神,但是一双乌亮的眼睛还在张望——因为身体瘦小这双眼睛显得格外大。
  给小一点的孩子测量体重时,医师十分吃惊。这个已经半岁的孩子,体重却只有2.7千克,这是严重营养不良。“平常半岁大的孩子,一般都在7千克左右,就是刚生下的孩子一般也有3千克。”
  孩子已经骨瘦如柴,皮肤松弛地甚至出现了“抬头纹”,胳膊也有许多因消瘦而出现的皱褶。
  医院给孩子免去了检查费用,热心市民也给两个孩子买来了衣物和食品,两个小家伙如狼似虎的吞咽,欢喜之余,看着让人心疼。
  我们的编辑在陪同老人办理检查手续时,得知这个大一点的孩子叫“常二帅”,而这个半岁的小家伙叫什么,姥姥也不知道。想来想去,她“呵呵”一笑道,就叫孩子常笑吧。
  常笑,常笑,希望你能常生欢笑。
  入夜,我们的编辑陪同老人和孩子,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宾馆办理了入住手续。经过多天的饥饿、暴晒和流浪,两个小小的身躯在这个陌生而温暖的城市里,总算有了一个暂时的栖身之所。
  【宝宝还乡路】
  30日,爱心市民耿先生开着自己的车,护送孩子和姥姥回平顶山老家。
  一路上,小常笑一直吮吸着手指依偎在姥姥怀里。二帅则不安分的多,在哥哥身上蹭来蹭去,甚至还与编辑们打闹,一点儿不怕生人。
  经过三四个小时的颠簸,我们抵达了他们位于平顶山卫东区的家。因为刚下过雨,门前的小路有些泥泞。小村落安安静静,除了站在门口等候的家人,没有人了解这两个“饥饿”的小生命对家的渴望。
  到家之后,孩子被抱到姥姥平时住的屋子里。屋内桌子和柜子都已经十分陈旧,床上简单铺着一层凉席。床头一台布满灰尘的小电扇默不作声,是屋子里除了蒲扇外唯一的纳凉工具。也许是回到了最初的家园,条件虽然简陋,两个宝宝却笑的异常开心。
  在小家伙们回来之前,这个小院里住着他们的舅舅一家四口和姥姥姥爷。据孩子舅妈介绍: 一家六口的开支全靠孩子舅舅一个人在煤矿打工维持,家里的两个孩子一个正上高中,另一个还在念小学。去年,因为盖房子和老人生病花了不少钱,家里的生活已很难维持。她希望我们能帮忙找到两个孩子的父亲,稍微减轻一下家里的负担。
  正在编辑们和孩子家人交谈时,家里大一点的孩子在网上看到了直播的信息。一家人迅速挤到里屋电脑前,看到前日孩子在火车站衣着破落的场景,姥姥又忍不住红了眼睛,一旁的姨妈止不住念叨:“看把孩子作贱成什么样了”,说着又扭到一旁抹眼泪。
  30日下午,小丽的丈夫、40岁的常先生通过电话说,孩子的姥姥不知道,他俩有4个孩子,两个跟着他,两个跟着小丽。“我一拉孩子她就拎刀砍我,要她有啥用呢,我头上现在不止20个刀疤。没法过。”姥姥让孩子的爸爸回来看看宝宝,这位父亲则说:我不要他们。
  【何处是我家】
  两个宝宝未来能否过上有爹疼有妈爱的生活,一切还不得而知。
  我们的编辑从平顶山返程时,已是日暮时分,天空下起大雨。
  细细的雨丝压下了飞扬的尘土,清润的空气使两天的疲劳一扫而光。
  天空恰有一方夕阳。原本阴郁的天空有了亮色。
  愿我们的编辑用2000多张照片、10余段视频记录下的这段艰辛回家路,能传递一些温情,给孩子今后的生活带来一些改变。
  亲爱的小孩,愿你今后没有饥饿,没有流浪。常常帅气,常常欢笑。
  因为我们挂念你。我们在郑州。“郑能量”,愿这个充满爱与光的词汇,永不被辜负。
  (河南商报记者张君瑞对本文亦有贡献)

点击查看【相关专题】:全城搜救饥饿娃娃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