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06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

/
分享到:
  • 豫见第六期:饥

饿宝宝背后的故事01

    “饥饿宝宝”的故事牵动你我。宝宝妈妈最近恢复的如何?宝宝的爸爸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苦衷,他是否愿意接受二帅和常笑?宝宝的哥哥大帅和姐姐晓雨又有着怎样的经历?带着这些疑问,我们兵分三路,为你讲述“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02

    7月4日,被高温燥热裹蒸多日的郑州下起大雨。我们去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看望小丽——“饥饿宝宝”二帅、常笑的妈妈。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03

    那天,是小丽入院治疗的第五天。医生将我们带进她的病房,这座三层高的小楼里居住着许多因精神病而与家人暂时分离的人,二楼的推拉门必须随时上锁,以防止病人随意跑出。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04

    小丽经过几天的治疗,身体状况已经有所好转。褪去厚厚冬衣的她,走起路来有一股直直的冲劲。她不能辨别周围目光的善意或恶意,这也许是她自我保护和抵抗的方式。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05

    小丽对陌生人仍有防备。“你想你的孩子吗?”我们试图与她对话,小丽却一言不发。她直直盯着地板。不与任何人有眼神交流。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06

    医生称,小丽得的是精神分裂的病症。这种疾病有的是先天遗传,有的则和后天的社会经历有关。热心网友捐来夏天的衣物,小丽却拒绝收下。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07

    扶着铁栅栏,小丽在张望。医生称通过服药和心理疏导,小丽的病情正在好转。但因病史太长,要彻底治愈,只有一半的希望。即使出院后,也要服上三五年的药物。而病人很难自觉做到这一点。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08

    长长的走廊是小丽的活动范围。这道阻隔暂时将她和孩子分开,也将是未来送她走向外面世界的桥梁。母子团聚的路或许很长,但也许,就是几步的距离。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09

    20多年前,常旭贵(饥饿宝宝的爸爸)来到河北保定白沟镇打工,现在做修房顶的工作。我们见到他时,他刚刚下工,做工用的三轮摩托后座上装满了粘房顶的材料。正值中午,他光着膀子,脸被晒得通红,汗不住的往下流。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10

    没等我们开口,常旭贵先说:“我先带你们去老房子看看吧,烧的不成样子了。”不久前,小丽曾在他们之前住的房子里放火。三间瓦房的小院里,没烧尽的门框和一些厨具散落一地。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11

    常旭贵喜欢抽烟,和编辑聊天的过程中,他一直烟不离手。“现在房子被烧了,房东让我赔钱,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房子是他们以每年2000元的价格租来的,现在被烧的不成样子,让常旭贵很发愁。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12

    在小丽烧房子的前几天,常旭贵因为无法忍受她的种种行为,带着大儿子常帅搬到了一个老乡的库房里。库房很小,放一张上下铺的床,两人吃饭睡觉都在这里。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13

    小丽走后,常旭贵出去干活,孩子都是邻居们帮他带。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14

    常帅被带出来时,身上还穿着冬春季节的保暖内衣。“她在家就给几个孩子穿这些,我说天热了要换薄衣服,她死活不让。搬出来之后我试图回去把那两个孩子也抱出来,但她掂着刀就准备砍我,我就没敢再回去。”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15

    小丽发病时,经常随便拿起什么东西就往常旭贵身上打,他的头上和腰上都有伤痕。肚子上的这个伤疤,是不久前刚打的。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16

    常旭贵的手指也曾被小丽砍伤,指甲至今看上去还有些畸形。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17

    除了打常旭贵,小丽也打孩子。“有时候小孩往外跑,她拽回来就开始拧他大腿。”也许受这影响,小常帅也喜欢打人,啪啪啪把爸爸的脸打得直响。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18

    因为常年被母亲圈养在家里,极少与外人交流,5岁的常帅还不会说话,甚至连爸爸妈妈都不会叫。而关于二帅和常笑,常旭贵说,如果孩子姥姥不能养,他就来带,但坚决不要小丽了。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19

    也许在经历了一系列事件之后,常旭贵对这个“妻子”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但对于儿子,他依然保有一个父亲的慈爱。临走的时候因为太热,常旭贵去给儿子洗脸,父子两个在水边闹着玩儿,有那么一个瞬间,你会觉得他们就是这天地间最平常的父与子。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20

    几经辗转,我们来到了常旭贵的南阳老家,这个村庄距离最近的县城还有五十多公里远。晓雨是常旭贵的大女儿,从两岁起就被送到这里,由爷爷养育。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21

    除了晓雨,另外两个孙子也和常爷爷一起生活。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22

    近花甲之年的常爷爷种着十几亩地,他是个厨师,附近村庄谁家有红白喜事,常爷爷都会被请去做饭。他靠着辛勤的双手养活着一大家人。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23

    晓雨拿着馒头凑到爷爷跟前,让爷爷帮她倒上调料。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24

    馒头配上方便面调料,晓雨吃地很香。不知道关于爸妈的矛盾纠葛,对于小小年纪的她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25

    炎热的夏天,奶奶烧柴禾做饭。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26

    爷爷没有上过学,对晓雨的学习很是重视。晓雨学习不错,爷爷说起来满脸自豪。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27

    没有玩具,没有公园,晓雨坐在门口的柴堆上,拿起一个燃放过的鞭炮桶玩得不亦乐乎。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28

    常旭贵并不是爷爷的亲生儿子,最近两年他们的父子关系也并不好。爷爷对之前饥饿宝宝流浪郑州的事情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常笑的存在,给他看了手机里存的孙女的照片,小常笑骨瘦如柴的样子让老人瞬间就红了眼眶。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29

    爷爷:“晓雨刚被送回来的时候,也是特别瘦,看着可怜人。”这四年时间,常旭贵只给爷爷寄过3600块钱。而经过电话沟通,晓雨的爸爸答应下周回南阳给孩子上户口。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30

    跟晓雨说要跟爷爷奶奶拍照片,她特意换上了自己最漂亮的裙子,眉眼弯弯,笑的像一朵初开的花儿。当她笑容灿烂依偎在爷爷奶奶中间去拍一张照片的时候,谁能说她不幸福呢?而“饥饿宝宝”二帅、常笑的归宿又将在何处?我们将持续关注。

  • 豫见第六期: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31

    腾讯·大豫网出品

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

摄影/周波 崔光华 文/张文文 邵凯慧 郑琦琦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饥饿宝宝”的故事牵动你我。宝宝妈妈最近恢复的如何?宝宝的爸爸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苦衷,他是否愿意接受二帅和常笑?宝宝的哥哥大帅和姐姐晓雨又有着怎样的经历?带着这些疑问,我们兵分三路,为你讲述“饥饿宝宝”背后的故事。
  【精神病院里的母亲】
  7月4日,被高温燥热裹蒸多日的郑州下起大雨。微凉的天气使人有静意。
  我们去看望小丽——“饥饿宝宝”的妈妈。这位精神失常的母亲曾经无时无刻将自己孩子紧抱在怀,惊惧着外界的一丝一毫的伤害,也曾亲手将自己的孩子推至死亡边缘。
  今天,是小丽入院治疗的第五天。
  医生将我们带进小丽的病房,这座三层高的病房楼居住着许多因精神病而与家人暂时分离的人,二楼的推拉门必须随时上锁,以防止病人随意跑出。 小丽经过几天的治疗,身体状况已经有所好转。褪去厚厚冬衣的她,走起路来有一股直直的冲劲。她不能辨别周围目光的善意或恶意,这也许是她自我保护和抵抗的方式。
  对话时,小丽不曾抬头。她只能与医生简单的交流。
  “你感觉好点没有?”
  “好。”
  “你想家不想?”
  “不想。”
  “不想你的孩子吗?”
  小丽一言不发。她直直盯着地板。不与任何人有眼神交流。
  医生称,小丽得的是精神分裂的病症。这种疾病有的是先天遗传,有的则和后天的社会经历有关。
  初中时,希望读书的小丽迫于家中的压力而辍学,从此变得性情古怪,甚至挥刀砍伤母亲。
  据小丽的“丈夫”常旭贵称,今年34岁的小丽曾有过6个孩子。老大是个女儿,离婚后被判给前夫。经历了这场不幸婚姻,小丽外出打工,结识了来自南阳唐河的他,他们不久后在一起生活。小丽生下一个女孩,取名“常晓雨”。之后,小丽的病情时常发作,甚至挥刀砍伤“丈夫”。
  悲剧一再上演。糊里糊涂的小丽在喂水时不慎呛死了她的第3个孩子。为了不让孩子受到伤害,常旭贵只得将晓雨送往父亲家。
  此后,小丽和常旭贵又先后生下3个孩子,留在常旭贵身边的便是大帅,被她外出带走流浪的,便是“饥饿宝宝”二帅和常笑。
  5岁的大帅和3岁的二帅至今不会说话。“没办法,小丽不教他们说话,也不让他们说。她经常打孩子。”常旭贵无奈道,这个父亲有他自己的苦衷。
  砍人、打孩子、挖坑、烧房子……小丽在折磨自己的同时,也深深折磨着家人。在和丈夫一次争执后,她带着两个孩子出走,一去就是十几天。被发现时,她们还穿着厚厚的冬衣。
  住院期间,小丽的状况略有改观。当和母亲通过电话,得知两个孩子安全到家时,她终于放下心来。然而,没过多久,她又发狂似地问医生:谁把我的孩子抱走了?我要找警察!
  对陌生人仍有戒备,她不愿与我们对话。热心网友捐来的衣物,也被她拒绝。医生称通过服药和心理疏导,小丽的病情正在好转。但因病史太长,要彻底治愈,只有一半的希望。即使出院后,也要服上三五年的药物。而病人很难自觉做到这一点。
  对话未能进行到底,情绪有些焦躁的小丽夺门而出,在长长的走廊上疾步而去。几米的步道是她现有的活动范围。
  我们离开时,雨仍在下。扶着铁栅栏,小丽向外张望。天空一无所有,谁来给她安慰?这道阻隔暂时将她和孩子分开,也将是未来送她走向外面世界的桥梁。团聚,但愿就是那几步的距离。
  【爸爸:她把我的心伤透了】
  随着“饥饿宝宝”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宝宝的父亲常旭贵也逐渐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因为跟孩子姥姥通话时一句“我不要他们(两个孩子)了”,这个40多岁的男人饱受谴责。为了解他的真实态度和生活状况,我们特地赶到他和大儿子常帅的住处-----河北省保定市白沟镇。
  白沟镇是一个副县级建制的小镇,因加工箱包小有名气。常旭贵20多年前来到这里,现在做修房顶的工作。我们见到他时,正值中午,他刚刚下工,光着膀子,脸被晒得通红,汗不住的往下流。
  没等我们开口,他先说:“我先带你们去老房子看看吧,烧的不成样子了。”
  不久前,小丽曾放火烧过房子,也正是这件事让常旭贵无法容忍。两人起了争执,随后,王军丽带着两个孩子离开。
  “她烧房子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儿住了,是邻居告诉我这边好像着火了。我赶过来时,院子里火已经在烧,她把窗户板和木制的门框都卸下来烧,自己抱着两个孩子在屋里看。”
  被烧的瓦房一共三间,是常旭贵以一年2000的价格租来的。屋内现在空空如也,很难想象里面之前是什么摆设。头顶的房梁漆黑一片,脚下的土地有被翻动过的痕迹,“她有时候发病了会在屋里挖坑,挖的很深,我填上之后她还会再挖。”常旭贵抽着烟,无奈的笑。
  门前的小院破落不堪,没烧完的窗户架、门框和一些厨房用品散落一地。反而是角落里疯长的野草,为院子增添了一些生气。
  “咱们去那边吧,这边太热了,怕你们受不了。”
  常旭贵所说的“那边”,指的是老乡的一间库房。在小丽烧房子前的两三天,他带着大儿子单独住到了那里。两边相距不远,坐着他的三轮摩托过去也就是十分钟。
  小小的库房十几平米,一张上下铺的小床靠墙放着,下面是没有铺凉席的床铺,上面堆放着老乡们给常帅买的零食和一些杂物。窗户底下一个小的煤气灶和几个装了水的塑料桶,就是做饭的工具。
  见我们回来,邻居抱着常帅也进来了。小丽走后,常旭贵出去干活,孩子都是邻居们帮他带。
  因为长期被母亲圈在家里,常帅几乎从未与外人交流过,5岁的他甚至不会喊爸爸妈妈。我们上前跟他打招呼,他先是笑笑,后来开始伸手打人。
  “他妈妈在家的时候经常打他。有时候看他往外跑,拽回来就开始拧他大腿,我拦她也不让碰。孩子的大腿经常被拧的带着淤青,看着就让人心疼。”常旭贵一边讲一边跟我们比划。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小常帅喜欢打人,我们聊天的间隙,他经常打爸爸的脸,啪啪啪的响,一边打一边笑。
  “除了打孩子,她发病的时候也打我。我的指头就是之前被她拿刀砍的,身上也有伤。她一发病,随便拿起什么就会往我身上打。”说着,常旭贵开始给我们指他身上的伤,头上、腰上,疤痕清晰可见。他的邻居也向我们证实了这一点:“她一发病就打人,样子特别吓人,我们都不敢往近处靠。”
  采访的间隙,常帅的爷爷打来电话,说当地民政部门愿意出面,想让常旭贵回去给孩子上户口。常旭贵一开始并不同意,后来经过一番沟通,答应下个星期带孩子回去。但听到父亲说“把孩子妈妈也带回来”,常旭贵立马就有些恼火:“孩子我要,他妈妈我坚决不带,她把我的心都伤透了。”
  也许在经历了频频被打、房子被烧这一系列事件之后,他对这个“妻子”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但对于身边的这个儿子,他依然保有一个父亲的慈爱。对于常帅的弟弟二帅和妹妹常笑,他说:“如果姥姥能养,就他们养。不能养,就我来带。”
  临走的时候,因为太热,常旭贵去给儿子洗脸,父子两个在水边闹着玩儿,有那么一个瞬间,你会觉得他们就是这天地间最平常的父与子,所有的纷扰都与他们无关。
  【爷爷:晓雨这孩子让我放心】
  了解到饥饿宝宝还有一个姐姐养在爷爷家,我们一夜奔波,来到了位于南阳市唐河县苍台镇常寨村的爷爷家,这个小村子临近湖北省,距离最近的县城还有五十多公里远。
  女孩叫常晓雨,今年6岁,家里突然来了两个陌生人,她很怕生,坐在奶奶身边一声不吭,盯着我们看,带着戒备,跟她聊天她也不说话,反倒是她的两个堂弟,大胆的凑过来玩儿。常爷爷今年57岁,跟妻子一起抚养晓雨和两个孙子。老两口还种着十几亩地,我们到的那天,常爷爷刚刚从地里薅草回来,院子里还堆放着今年收获的麦子。
  最近几年父子二人的关系并不算好,常爷爷说这两年旭贵一次电话也没给他打过,他对这次王军丽带饥饿宝宝流浪郑州的事也是一无所知,“我只见过她一次,那时晓雨三岁,被送回来一年多,他俩回来看她,感觉她行动还正常,不知道的话看不出来她有精神病。”常爷爷还不知道常笑的存在,给他看了手机里存的孙女的照片,小常笑骨瘦如柴的样子让这位近花甲之年的老人瞬间就红了眼眶,拿起手机就要给儿子打电话,想问问他两个饥饿宝宝的事儿,但是打了几次都没打通。
  跟常爷爷聊了一会儿之后,晓雨慢慢不再怕人,和她说话会回答一两句,讲到好玩的事情,小女孩乐不可支,笑容灿烂。爷爷说:“晓雨平常很活泼,这是你们来了有点儿怕生。”在爷爷家住的三个孩子中,晓雨是年纪最大的,吃饭的时候,她很自然地给最小的弟弟夹菜吃,姐姐范儿十足。
  晓雨今年秋天就要上一年级了,但是一直还没有户口,提及此事,爷爷满面愁容,“因为晓雨没有出生证明,户口很难办。我一直在想办法。”采访的那天,我们咨询了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他们说,晓雨这种情况,必须要作为监护人的爸爸回来,提交申请材料,才能给晓雨上户口。我们辗转联系上了常旭贵,让常爷爷和他电话沟通,最初常旭贵一直推脱不愿回来,经过常爷爷和编辑的劝说,他最终同意下周回来办理几个孩子户口的事情。
  跟晓雨说要跟爷爷奶奶拍照片,她特意换上了自己最漂亮的裙子,眉眼弯弯,笑的像一朵初开的花儿。爷爷或许不能给她优渥的物质条件,但是当她拿着馒头凑到爷爷跟前,让爷爷帮她倒上调料的时候,当她在厨房里想帮奶奶添柴加火被呵斥出来的时候,当她笑容灿烂依偎在爷爷奶奶中间去拍一张照片的时候,谁能说她不幸福呢?
  和爷爷、爸爸一起生活的晓雨、常帅生活虽然清贫,却也安乐。那么,饥饿宝宝二帅、常笑的归宿是什么?是一家6口仅靠舅舅支撑的姥姥家?还是租住着破旧库房的爸爸家?抑或是南阳唐河的爷爷家?妈妈有没有可能恢复健康跟他们重新生活?我们将继续关注。
  【附注】
  “饥饿宝宝”的故事得到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的关注。我们从孩子舅妈处得知,截至7月4日,“饥饿宝宝”的爱心账户已接到社会各界捐款3万余元,并接到大量热心人寄送的奶粉、玩具等物资。
  爱心不凋零,孩子,送你一程程回家,愿你快快长大。

点击查看【相关专题】:全城搜救饥饿娃娃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