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07期:垃圾堆上的童年

/
分享到: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01

    酷热的夏天,当你坐在空调屋里帮你的孩子切西瓜吃的时候,你可能不知道,在你的身边还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每天生活在位于郑州市二七区侯寨的综合垃圾处理场里,呼吸着令人作呕的空气,等待着父母从垃圾堆里拾荒归来。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02

    穿着新裙子的华华站在父母整理好的垃圾上张望,不知她是否已经习惯了这难闻的恶臭。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03

    郑州市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达3000多吨,其中有2200吨左右运往郑州市综合垃圾处理厂进行填埋处理,剩余的700多吨热值相对较高的生活垃圾送往荥阳垃圾发电厂进行焚烧发电处理。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04

    每天有海量的垃圾运到这里,铲车将垃圾推到坑底,大坑被一点点填满。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05

    伴随着铲车的轰鸣声,拾荒者在垃圾堆上东挑西拣。酷暑,噪音,恶臭,满目肮脏的景象,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拾荒者日复一日劳作,从白天到黑夜,从春天到夏天。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06

    人们尽情享受现代工业文明,似乎很少想到我们日常丢弃的各种垃圾,会给环境造成怎样的伤害。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07

    垃圾堆旁有着成片的污水,咕噜咕噜地冒着气泡。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08

    每天都会有垃圾运送车络绎不绝地来到这里,排着长龙等待着将从市区拉来的垃圾倒入处理场内,每倾倒一车垃圾,拾荒者们就蜂拥而上。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09

    他们站在我们闻一闻就忍不住呕吐的垃圾山上,弯腰不住翻找,将还滴着污水的塑料袋、瓶子等装到背篓里。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10

    酷热的夏天,工作不一会儿就汗流浃背,拾荒者顾不上手脏,抬起胳膊就开始擦汗。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11

    在垃圾的“围攻”下,他们全身都黑黢黢的,不断张望寻找新的目标。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12

    捡完垃圾,一名拾荒者朝住处走去。稍作休息,晚上还要接着工作。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13

    天黑后,还有一辆接一辆的垃圾运送车开到这里,将白天市区的生活垃圾运到这里填埋。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14

    垃圾车一到,拾荒者们就出动了,凭着头上带着的手电筒的一束光,在夜晚的垃圾堆里“淘宝”。”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15

    两旁的绿色植物将中间的黑色污水映衬得更加不堪入目,这片污水的前方,就是拾荒者及他们的孩子居住的地方。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16

    居住区唯一的一条大路旁堆满了他们捡来的饮料瓶,路的另一边被各色的泛着酸臭气息的塑料袋覆盖,不时有人过来将成堆的塑料袋铺开,以便更好地晾晒。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17

    天黑之后父母都在垃圾场里拾荒,无人照看的华华也只得跟着过来。她站在堆积如山的垃圾上,笑的如一朵初开的花儿。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18

    见到他们的时候,明明及他的三个小伙伴正在一条杂乱不堪的小路上打扑克,小路上放着一堆一堆的饮料瓶、垃圾篓、废纸……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19

    孩子们正放暑假,不像别的小孩那样有爸妈带着看电影,出去旅游,玩电脑,吃大餐,他们拿着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玩具枪,就爱不释手一脸满足。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20

    道路两边是两排低矮的平房,屋子很小,不足十平米,放下一张床之后几乎再无落脚的地方。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21

    红红的父母刚刚从垃圾场拾荒归来,蹲在一边整理“成果”,饥饿的红红拿着一包零食在吃,看见陌生人拍照,露出戒备的眼神。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22

    她的弟弟一个人坐在垃圾袋上,身上满是污渍,一双清澈的眼睛分外动人。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23

    这些在垃圾堆里长大的孩子,并未意识到自己生存的坚强,在恶臭难忍的环境里,他们如野草一般肆意生长。

  • 豫见第七期:垃圾堆上的童年25

    腾讯·大豫网出品

垃圾堆上的童年

摄影/罗浩 崔光华 文/邵凯慧(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没有人比他们更讨厌垃圾
  垃圾在他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空气里永远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臭味,满地垃圾,苍蝇乱飞,大路上堆着高达几米的捡来的铁制品,路边被各色的泛着酸臭气息的塑料袋覆盖,不时有人过来将成堆的塑料袋铺开,便于更好地晾晒……这就是他们生活的环境。
  见到他们的时候,明明及他的三个小伙伴正在一条杂乱不堪的小路上打扑克,这些刚上小学的孩子们正放暑假,不像别的小孩那样有爸妈带着看电影,出去旅游,玩电脑、吃大餐,他们拿着垃圾堆里捡来的玩具枪,就笑得一脸灿烂。
  小路上堆放着一堆一堆的饮料瓶、垃圾篓、废纸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道路两边是两排低矮的平房,屋子很小,不足十平米,放下一张床之后几乎再无落脚的地方,床上空的绳子上搭满了衣服,令这个狭小的房间更显逼仄。每间屋子都没有房门,用破布帘子遮挡着外人的视线。街道上空扯了很多条绳子,挂着很多在晾晒的衣服,虽刚洗过但是依然明显的污渍格外刺眼。四个孩子围坐在小路边的一个小桌上玩纸牌,笑闹声不断。苍蝇飞来飞去,不时停在他们身上,隐隐有一股臭味源源不绝自鼻腔传入,让人觉得嗅觉灵敏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突然无比想念感冒时的鼻塞。
   没有人像他们一样希望垃圾能多一点,再多一点
  两排房子大都垂着帘子,“大人们都到场子里上班去了”,明明这样解释。他们“上班”的“场子”不像普通的办公室,里面没有桌椅,没有电脑,没有衣着光鲜的同事……有的只是堆积如山、恶臭难忍的垃圾以及同他们一样的拾荒者。
  这里是位于郑州市二七区侯寨的综合垃圾处理场,也是目前郑州市内唯一的垃圾处理场。住在这里的人们基本上都是垃圾场里的拾荒者,俗语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蜗居在垃圾场不远处,不分白天黑夜,酷暑寒冬,靠捡拾垃圾养活一家人。
  垃圾处理:填埋及焚烧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无数高楼大厦崛地而起,美丽妖娆的现代景观几乎让我们忘记,城市向前发展时抖落的如皮屑般无边无际的垃圾。
  据《郑州市生活垃圾处理现状与对策》一文,郑州市人均日产生生活垃圾0.8公斤,年增长率为2%到5%,仅郑州市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就达3000多吨,其中有2200吨左右运往郑州市综合垃圾处理厂进行填埋处理,剩余的700多吨热值相对较高的生活垃圾送往荥阳垃圾发电厂进行焚烧发电处理。这也是当今广泛使用的垃圾处理方法:填埋和焚烧。
  郑州目前的垃圾填埋场包括已填满封场的南岗刘、十八里河、贾寨、小刘、八卦庙等5个垃圾场,正在使用的垃圾填埋场位于二七区侯寨乡张李垌村的郑州市综合垃圾处理场,占地约85.33公顷。填埋场设计使用年限为22年,项目总投资20362万元。
  垃圾堆里的拾荒者:没有人比他们更接近垃圾
  每天,我们恨不得捏着鼻子弃之门外的垃圾,被环卫工们清理到垃圾车上,运送到垃圾中转站,再由环境卫生专业单位统一清运到垃圾处理场。从小就懂得积少成多的道理,但是当站在填埋垃圾的大坑前,还是被眼前面对堆积如山的垃圾震撼到,刺鼻的气味很是“销魂”。拾荒者每天最忙的是上午和晚上,因为这个时候会有垃圾运送车络绎不绝地来到这里,排着长龙等待着将从市区拉来的垃圾倒入处理场内,每倾倒一车垃圾,拾荒者们就蜂拥而上。他们站在我们闻一闻就忍不住呕吐的垃圾山上,弯腰不住翻找,将还滴着污水的塑料袋、瓶子等装到背篓里,手脚、肩膀、小腿都在垃圾的“围攻”下变得黑黢黢的。因长时间弯腰,他们大多身体佝偻。酷热的夏天,他们依旧穿着长袖长裤,不一会儿就汗流浃背,顾不上手脏,抬起胳膊就开始擦汗。
  天已经暗下来了,孩子们无人照看,就会被父母带到垃圾场内。穿着新裙子的华华站在父母捡好的垃圾旁,面对镜头羞涩地笑。还有红红姐弟俩,父母在一旁整理垃圾,红红站在旁边吃东西,看见陌生人拍照,露出戒备的眼神。这些在垃圾堆里长大的孩子,并未意识到自己生存的坚强,在恶臭难忍的环境里,他们如野草一般肆意生长。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敬请关注下一期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