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09期:山那边的“小精灵”

/
分享到: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01

    每天被车水马龙淹没的你,有多长时间没有见过满天的繁星?清晨的稻香,傍晚的红蜻蜓,暗夜里的萤火虫,这些城市里难以寻觅的记忆,你还有吗?当越来越多的小孩被现代文明“绑架”,越来越“成人化”时,山的那边,有这样一群“小精灵”,他们甚至没有走出过生养自己的大山。8岁的媛媛就是这些“小精灵”中的一个,媛媛家住在信阳罗山县彭新镇的一个小山村里,这里是大别山的一个支脉。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02

    半山腰上,三间新房刚刚成型,除了内屋里有一张竹床外再无其他摆设。墙壁刚刷过,窗子旁边堆着一些盖房子用的木头。这是媛媛的新家给人的第一印象。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03

    媛媛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离家出走,爸爸一直在外打工,留下她的姐姐楠楠、奶奶三人在小土屋里相依为命。春天的时候下了一场雨,老房坍塌,三个人瞬间无家可归。爸爸无奈才回来拿着亲朋好友凑的钱盖起新房。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04

    现在,四个人白天挤在跟邻居“借”来的小屋里。大一些的楠楠会帮奶奶做饭,用外面捡回的干松毛烧火。火光映在小脸蛋上,细密的汗珠马上就渗出来。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05

    楠楠今年11岁,正上小学。11岁,也许很多城里的小孩正每天拿着iPad、玩着各种玩具,但楠楠的手里却娴熟的拿着喂火的铁钳。“我烧这个很在行。”她笑着说。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06

    早饭很简单,每人一碗米粥,上面放几块茄子就着,几个人也不坐,站在大门前吃的津津有味。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07

    几年前爸爸买回来的芭比娃娃是两人为数不多的玩具,姐妹俩把她们规规矩矩的收在厨房的柜子里,偶尔拿出来一次,玩一会儿便放回去,“不能总是玩,会变旧的。”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08

    山里有很多小孩是“小候鸟”,暑假去了父母打工的地方,姐妹俩和隔壁的晶晶是剩下为数不多的孩子。媛媛她们现在住的房子就是晶晶家的,三个人经常在一起玩耍。看到她们,最先击中你的不是贫穷,而是纸飞机起起落落之间,简单而纯粹的快乐。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09

    因为在村里少见到生人,她们对我们格外热情。傍晚,晶晶提议带我们去她们常去的小河边。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10

    半路上碰到一只流浪的小猫咪,像是很久没吃东西,走路跌跌撞撞,楠楠心疼的把它抱在怀里。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11

    小河要穿过一个小树林、一大片稻田才能走到。一走到田埂,小姑娘们就开始闹着玩,湛蓝的天空在头顶,碧绿的稻田在身旁,蜻蜓一点也不怕人,趴在稻草尖上,一伸手就能抓到。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12

    夕阳下,三个人蹦蹦跳跳,路上人很少,只有蝉鸣和笑声在回荡。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13

    河水很浅,夕阳打在上面一片金灿灿,水牛趴在河滩上,尾巴在身后懒懒的晃。三个人又打水仗又捡贝壳,运气好的抓到一大只河蚌,又怯怯的怕咬手指头不敢多碰。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14

    “你能以后都留在这儿吗?”“如果你不走的话,我带你去塘里摸螺狮,我知道一个河塘,那儿的螺狮特别多……”这些山里最淳朴的孩子,她们愿意带你去她们认为最好的地方,给你她们认为最珍贵的东西。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15

    第二天一大早,姐妹俩早早的起来去了菜园。家里种的荆芥长老了,奶奶让她们都拔回来。媛媛个头小,拔起来有些吃力,碰到稍微大一点的,卯足了劲拔出来,自己差点摔地上。她掂着一棵大荆芥冲人笑的模样,有海明威《老人与海》里抓到大鱼的老人身上那股不服输的味道。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16

    “借”来的房子门前就是个池塘,姐妹俩经常在里面洗自己和奶奶的衣服。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17

    洗完衣服,两人做游戏似的合伙拧干,挂在门口木头做的“晾衣架”上。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18

    小牛犊在门前“卖萌”,因为小牛犊刚出生,奶奶怕母牛伤到她们,最近都没让姐妹俩去放牛。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19

    因为头上长了“藓”,媛媛不得不剪掉了心爱的长头发,“奶奶说这样也好看,还好洗呢!”媛媛边照镜子边说。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20

    生病的媛媛上半年都没有上学,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她经常会抱着姐姐的书看。“她的书有的我都能看懂”,腼腆的媛媛说起这个,也小小的得意,“过了暑假我就能去上学啦!””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21

    晚上,媛媛跟奶奶两个人睡在借来的房子里。小屋比新房充实很多,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旧式的木柜上放一台小小的电视机。没有电扇,每天晚上,奶奶总会摇着蒲扇哄媛媛入睡。门外,蛐蛐叫着,萤火虫静静发着光。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22

    在一个本子上,我们看到这样一句话“爸爸妈妈,如果你们爱我,请多陪陪我”,这是楠楠写的,当我们问她为什么这么写时,小姑娘一脸神秘:“这是我们和兰兰三个人的秘密!”

  • 事后我们了解到,兰兰也是留守儿童,父母长期不在家。这个村庄,剩下最多的就是老人和孩子。晶晶的哥哥嫂嫂在深圳打工,留下一个1岁的女孩杨奕,从出生到现在,他们只回家过一次。晶晶妈经常抱着杨奕,指着墙上她父母的结婚照,让她学喊爸爸妈妈。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24

    而在隔壁,90多岁的魏老太孤身一人居住,儿女都不在身边。村里年轻人多半外出打工,村子里剩下的大部分是妇女、儿童和老人。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25

    “你们这儿的天空一直都这么蓝吗?”“对呀!不过有一次下完雨,天上黑色的云像一条龙,过了一会儿它又咬着一条彩虹,特别漂亮。”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26

    生活在这里的孩子,像散落在大山里的精灵,沉浸在他们简单的快乐里。只愿他们的世界,即便偶尔飘过乌云,也有彩虹永驻心间。

  • 豫见第九期:山那边的“小精灵”27

    腾讯·大豫网出品

山那边的“小精灵”

摄影/周波 文/郑琦琦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每天被车水马龙淹没的你,有多长时间没有见过满天的繁星?清晨的稻香,傍晚的红蜻蜓,暗夜里的萤火虫,这些城市里难以寻觅的记忆,你还有吗?当越来越多的小孩被现代文明“绑架”,越来越“成人化”时,山的那边,有这样一群”小精灵”,他们甚至没有走出过生养自己的大山。他们的暑假,属于可以捡到贝壳的小河、能编戒指的小花、拔野草的小菜园,和没有爸爸妈妈的家。在他们那里,童年永不消逝。
  【你只能看到我有多快乐】
  半山腰上,三间新房刚刚成型,除了内屋里有一张竹床外再无其他摆设。墙壁刚刷过,窗子旁边堆着一些盖房子用的木头。院子里的地没来得及平整,还有新翻动过的痕迹。这是8岁女孩媛媛的新家给人的第一印象。见到他们时,媛媛和她11岁的姐姐楠楠正在玩纸飞机,堂屋中间地上铺着旧床单,奶奶就坐在上面,摇着蒲扇乐呵呵。那一瞬间,击中你的,并不是他们“家徒四壁”的贫穷,反而是纸飞机在她们手中一次次飞起又落下间,简单而纯粹的快乐。
  媛媛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离家出走,爸爸一直在外打工,留下她们祖孙三人在小土屋里相依为命。春天的时候下了一场雨,老房子坍塌,三个人瞬间无家可归。邻居看他们可怜,“借”出一间房给她们住。但几个月前,媛媛的头上突然长了“癣”,很快传染给奶奶,担心再传染给姐姐,爸爸这才从外地回来,拿着亲朋好友们凑的钱勉强盖起新房子。现在,四个人白天挤在“借”来的小屋里吃饭,晚上,楠楠跟爸爸回到新房子的竹床上睡觉。
  【我的芭比娃娃有漂亮的“头纱”】
  “借”来的房子看起来比新房子“充实”很多,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旧式的木柜上放一台小小的电视机。但是没有电扇,小屋虽然不朝阳,依然难挡热浪。
   “你晚上睡这里热吗?”
  “热,但是睡着了就不知道热啦!”
  看着我们满头大汗,媛媛有些不好意思。“要不我让奶奶给你们切西瓜吧!”我们这才发现,床下面有个大大的竹筐,几个小个头的西瓜躺在里面,这对她们来说,也许是炎热的夏天里最好的“饮料”。
  在媛媛去拿西瓜的间隙,我们在桌子上看见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串长长的菜单:麻辣鸡丁,鱼香肉丝,红烧茄子……
  “这些是什么?”
  “我们玩过家家的菜单,做饭用的。”楠楠在一旁叽叽喳喳。
  “你吃过鱼香肉丝吗?”
  “没有,这都是杨晶晶写的,她会用草做这些。”
  楠楠说的杨晶晶就是“借”给他们房子住的邻居,家就在隔壁,我们采访的时候经常过来和小姐妹一起玩。
  “你们还有其他的玩具吗?”
  “有!我们有芭比娃娃!”姐妹俩说着话争先恐后的跑去拿。
  芭比娃娃是几年前爸爸有次打工回来买的,被她们整整齐齐的收在厨房柜子的抽屉里。虽然有些旧但是很干净。
  “这是奶奶扔的旧衣服,我撕了一块儿给他们当头纱,你看漂亮吧?”楠楠一边说一边认真的摆弄着,还把它放在桌子上转几个圈,眼睛里充满笑意。媛媛在一边拿着自己的娃娃,把她的衣服脱掉又穿上,不时用手拨弄下娃娃的刘海。
  刚玩了一小会儿,姐妹俩相互递了个眼神,不约而同的说”我们放起来吧,不能总是玩,会变旧的。”两人又把它们放进柜子收收好。  对待她们唯一的“玩具”,姐妹俩格外小心翼翼。
  【我想带你一起去摸螺狮】
  山里有很多小孩是“小候鸟”,暑假去了父母打工的地方,姐妹俩和隔壁的晶晶是为数不多剩下的孩子。因为不常见到生人,她们对我们格外热情。傍晚,晶晶提议带我们去她们最喜欢的“小河边”。
  小河要穿过一个小树林、一大片稻田才能走到。一路上,看到我喜欢花,三个小姑娘忙个不停,看见有花就要摘给我,还没有走到小河,我的手已经被十几种不同的花和山果塞的满满的。
  “我家里种的还有玫瑰,等回去了我跟我妈妈说一声摘一朵给你,玫瑰特别大,而且非常漂亮。”晶晶得意的说。
  一走到田埂,小姑娘们就开始蹦蹦跳跳,湛蓝的天空在头顶,碧绿的稻田在身旁,蜻蜓一点也不怕人,趴在稻草尖上,一伸手就能抓到。冷不丁还会有螳螂“把守“在路中央,肚子圆鼓鼓。时不时会有在田间劳作的老人给孩子们打招呼,小姑娘们扯着大嗓门:“我们要去河边玩啦!”
  小河水很浅,夕阳打在上面一片金灿灿,水牛趴在河滩上,尾巴在身后懒懒的晃。三个人又打水仗又捡贝壳,运气好的抓到一大只河蚌,又怯怯的怕咬手指头不敢多碰。
   “你能以后都留在这儿吗?”
  “你可以住我家,我让我妈妈杀鸡给你吃。”
   “如果你不走的话,我带你去塘里摸螺狮,我知道一个河塘,那儿的螺狮特别多……”
回到家,晶晶真的给我摘了一大朵“玫瑰”,我没有告诉她,这是在城市花坛里随处可见的月季。这些山里最淳朴的孩子,她们愿意带你去她们认为最好的地方,给你她们认为最珍贵的东西。
   【爸爸妈妈 能不能多陪陪我】
  第二天一大早,姐妹俩早早的起来去了菜园。家里种的荆芥长老了,奶奶让她们都拔回来。菜园小小的,种着黄瓜和茄子。媛媛个头小,拔起来有些吃力,碰到稍微大一点的,卯足了劲拔出来,自己差点摔地上。她掂着一棵大荆芥冲人笑的模样,有海明威《老人与海》里抓到大鱼的老人身上那股不服输的味道。
  干完活儿回家刚好要做饭,楠楠把屋外攒的干松毛拿进厨房帮奶奶烧火。火光映在小脸蛋上,细密的汗珠马上就渗出来,她转过头冲我们笑:“我烧这个可在行了,松毛烧火很管用。”早饭很简单,每个人一碗湿米饭,上面放几块茄子就着,两人吃的津津有味。
  吃完饭,姐姐要写作业了。因为之前生病,媛媛上半年都没有去上学。“我在家没事儿的时候就看姐姐的旧书,她的书我都能看懂了。”说起这个,媛媛扬起小脸很自豪。
  在一个本子上,我们看到这样一句话“爸爸妈妈,如果你们爱我,请多陪陪我”,这是姐姐楠楠写的,当我们问她为什么这么写时,小姑娘一脸神秘:“这是我们和兰兰三个人的秘密!”
  事后我们了解到,兰兰也是留守儿童,父母长期不在家。这个山脚下的村庄,剩下最多的就是老人和孩子。
  媛媛姐妹俩长期与奶奶相依为命,母亲自几年前离开再也没有回来过,我们小心问起,她们只是笑笑:“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
  晶晶的哥哥嫂嫂在深圳打工,留下一个1岁的女孩杨奕,从出生到现在,他们只回家过一次。晶晶妈经常抱着杨奕,指着墙上她父母的结婚照,让她学喊爸爸妈妈。   
  而在隔壁,90多岁的魏老太孤身一人居住,儿女都不在身边,村里年轻人多半外出打工,村子里剩下的大部分是妇女、儿童和老人。
  ……
  临走的时候,孩子们把我叫到一边,媛媛塞给我两块小小的彩色石子,“这是我表姐从北京带给我的”,晶晶则拿出一对儿藏了很久的耳钉,硬要让我戴上试试。
  “你们这儿的天空一直都这么蓝吗?”
  “对呀!不过有一次下完雨,天上黑色的云像一条龙,过了一会儿它又咬着一条彩虹,特别漂亮。”
  生活在这里的孩子,像散落在大山里的精灵,沉浸在他们简单的快乐里。只愿他们的世界,即便偶尔飘过乌云,也有彩虹永驻心间。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