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10期:浴火重生“狗妈妈”

/
分享到: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01

    在郑州一个普通的出租屋里,住着这样一个特殊的家庭,一人、四狗、一猫。虽然物种不同,但却大都有着同样的坎坷经历,使得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满屋子都是相依为命的味道。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02

    初会便是这个家庭的"妈妈",她因一场车祸严重毁容,双手残疾。初次见她,很难把她的言行同一个容貌尽毁的女人联系起来,没有压抑,没有自卑,反而一身东北人的幽默细胞,说起她"闺女"、"儿子"的事儿,如数家珍。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03

    初会本是众人艳羡的对象,家住沈阳市政府机关大院,家境优越。她曾经是校花,会弹钢琴、手风琴,能歌善舞,性格开朗,还曾经做过少儿节目主持人。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04

    "那个是我们家老狗狗,它的眼睛看不见。"初会指着一只胖胖的狗说道,老狗狗是初会以6块钱一斤的价格从市场上买回来的,双眼失明,今年已经16岁了,说起它的时候,初会顺口叫它过来身边,老狗狗优哉游哉的往前走,直直的就撞上了水盆,看得人一阵心酸。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05

    初会挽起裤腿,露出白皙皮肤上深深浅浅的疤痕。偶尔救助流浪狗时,不可避免地会被咬伤。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06

    家里有一只藏獒,藏獒性本凶猛,攻击性强,然而她家的这只藏獒却格外友好,没有见到陌生人的敌意,反而友好的冲人摇尾巴。初会笑言:"我们家大妞是藏獒界的一朵奇葩,真不知道她要怎样在藏獒界混。"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07

    出门前,初会请门口理发店的老板为她整理头发。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08

    她是郑州宠协流浪动物救助站的负责人,救助站里目前有八十多条狗,救助站位于二七区樱桃沟村北侧郭家咀村的一个樱桃园里,每次去站里,初会都要坐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09

    今夏连日高温,酷暑难耐。初会一直惦记着一向怕热的“大妞”如何避暑,想给“大妞”置买凉席的心愿却还是因为价格原因而搁浅。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10

    平日只有挂面可吃的狗狗们,每周最期待的就是“妈妈”做窝窝头给它们改善生活。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11

    她的经济来源主要是靠去早市上卖裤子,"我赚100块钱,基本上98块钱都花到这些狗身上了。"初会做的尽心尽力,却常感力不从心,"之前我从来没为钱的事情发过愁,现在却不得不为了狗狗们精打细算。"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12

    她用手掌费力地夹住剪刀,将鸡肝尽可能剪得更均匀,以确保每块窝窝头里都能营养均衡。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13

    做一顿窝窝头基本上要花掉初会一天的时间,有时候一晚上不睡觉熬夜做窝窝头,却也只够救助站里的狗狗们吃一顿。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14

    不足3平米的厕所,空间极尽可能地得以运用。除了简单的洗漱用品,剩下就是狗狗们的洗澡工具。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15

    6月10日的意外车祸,让这只小狗尝尽皮毛分离的撕裂之苦。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16

    宠物医院的医生们感知初会的爱心,力所能及范围内,救助一些她送来的流浪狗,也减免了很多费用。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17

    初会家楼下有间储藏室,她故意留了个洞,让流浪猫、狗有个临时避难所。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18

    采访间隙,初会说稍等片刻,实在饿得不行。说罢,她穿过汹涌人流,在路对面买了一个烧饼回来吃。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19

    由于种种原因,救助站需要搬新家,这天来了很多爱心人士来帮助初会。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20

    新狗舍的搭建,处处都有初会忙碌的身影。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21

    救助站里目前有八十多条狗,初会现在的生活就是围着这些狗狗们打转。

  • "我也就是对这些小家伙们比较有耐心。"初会笑称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23

    初会把狗狗们搬上三轮车,分批运往新的狗舍。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24

    开往新家的路途中,这只小狗以为主人要离它们而去,不知何时从旧狗舍一路追来,跟在“突突突”行进的摩托三轮后面。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25

    搬运过程中,有脱缰贪玩的小狗到处撒欢乱跑,初会满头大汗地追着。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26

    更有调皮的,还得初会亲自抱着才能顺利运往新家。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27

    新环境让很多狗狗都不太适应,但是面对熟悉的主人,慢慢的狗狗们都安静了下来。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28

    夕阳的余晖落下,最后一只狗狗被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抱走,这片曾经留存初会和她的“孩子们”追逐嬉闹的身影之处,瞬间空荡了许多。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29

    它们或娇憨可爱,或伶俐聪慧,它们有暴躁的小情绪,也有动情落泪的瞬间。生命,如此不公,又如此平等。无贵贱,无美丑,有的只是情义相通。

  • 豫见第十期:狗妈妈

    腾讯·大豫网出品

浴火重生"狗妈妈"

摄影/罗浩 崔光华 文/邵凯慧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初会"狗妈妈"】
  在郑州一个普通的出租屋里,住着这样一个特殊的家庭,一人、四狗、一猫。虽然物种不同,但却大都有着同样的坎坷经历,使得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满屋子都是相依为命的味道。 刚走到这个特殊家庭的门口,就听到一阵狗吠,一开门就看到一只毛色鲜亮、体型庞大的藏獒。藏獒性本凶猛,攻击性强,然而这只藏獒却格外友好,没有见到陌生人的敌意,反而友好的冲人摇尾巴。初会笑言:"我们家大妞是藏獒界的一朵奇葩,真不知道她要怎样在藏獒界混。"
  初会便是这个家庭的"妈妈",她因一场车祸严重毁容,双手残疾。初次见她,很难把她的言行同一个容貌尽毁的女人联系起来,没有压抑,没有自卑,反而一身东北人的幽默细胞,说起她"闺女"、"儿子"的事儿,如数家珍。
  "那个是我们家老狗狗,它的眼睛看不见。"初会指着一只胖胖的狗说道,老狗狗是初会以6块钱一斤的价格从市场上买回来的,双眼失明,今年已经16岁了,说起它的时候,初会顺口叫它过来身边,老狗狗优哉游哉的往前走,直直的就撞上了水盆,看得人一阵心酸。还有一只白色的泰迪是初会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豆丁最爱争宠吃醋了",只要见到"妈妈"身边有别的同伴,小家伙就要凑上去较量一番。
  初会的家庭成员不仅仅有这几个,她是郑州宠协流浪动物救助站的负责人,救助站里目前有八十多条狗,初会现在的生活就是围着这些狗狗们打转。为了救助站的开支,她一大早起来去早市上卖裤子,"我赚100块钱,基本上98块钱都花到这些狗身上了。"初会做的尽心尽力,却常感力不从心,"之前我从来没为钱的事情发过愁,现在却不得不为了狗狗们精打细算。"
  【痛苦浴火】
  世间最残忍的事情不是从未拥有,而是突然失去。
  初会本是众人艳羡的对象,家住沈阳市政府机关大院,家境优越。她曾经是校花,会弹钢琴、手风琴,能歌善舞,性格开朗,还曾经做过少儿节目主持人。她好胜心强,21岁大学毕业后只身来郑州,把户口迁了过来,在亚细亚商场租柜台做生意,女强人范儿十足。1996年2月3日,初会说她永远都忘不了这一天,就在这一天,她把自己的手放进了一个男人的手中,一脚迈进已婚妇女的生活。丈夫也做生意,两人虽各自忙碌,小日子却过得有滋有味。直到一年之后的那场车祸,初会的世界从此山河巨变,换了颜色。
  那天初会开私家车出去旅游,在连云港附近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她没能从燃烧的车厢中逃出,性命保住了,可全身64%的面积烧伤,脸部毁了容,没有鼻子,手指全无。在医院度过4个月,12次手术,花去了父母20多万元。16年过去了,我们无法体会初会是如何忍受当时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但是看到摆在眼前的这一串数字,心脏彷佛被一只手狠狠地撅住,钝钝地疼。初会没有痊愈就出院了,丈夫很少回家,"他说要赚钱给我治病,说我现在带出去会吓到别人。"这句冰冷的话在初会本就血肉模糊的伤口上撒了厚厚一层盐,她跟丈夫离了婚,从此躲进郑州的家里。
  她不愿跟父母回沈阳老家,归来游子尚"近乡情怯",何况当时已面目全非的初会。她无数次慨叹命运不公,"我自认从没做过什么坏事,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更是数次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割腕自杀被父母发现,吃安眠药却在三天后她悠悠醒来,"当我醒来的那一刻,我觉得我应该活下去,上天不让我死,留着我肯定有用。"
  她赶走了一直照顾自己的爸妈,开始独自面对毁容后的生活。周围人的目光及话语对于她来说就像一把把利剑,刺中本就伤痕累累的她。"我就是实在饿得没办法才下楼,从上午纠结到晚上,最怕听见脚步声。"
  数年之后,面对种种或探寻、或惊讶、或恐惧的目光,她终于学会坦然。
  【涅槃重生】
  佛曰:一念放下,万般自在。
  封闭自己的那几年里,一条名叫"佳佳"的狗一直与初会相依为命。它陪着她度过了那段最难熬的岁月,却在一次意外中走失,初会疯了一样找它,贴启事,转狗市,却一直无果。但是这个过程中,初会遇见了许多流浪狗,力所能及的都抱回来养,直到后来开始负责流浪动物救助站,她的"孩子"越来越多。
  这个"狗妈妈"她做的虽然辛苦,却乐在其中。初会每周都会给狗狗们做一顿窝窝头改善生活,窝窝头里面有玉米面、全麦粉、奶粉、鸡肉、鸡肝等材料,初会一边搅拌面粉,一边嘀咕,"这些营养肯定够了!"做一顿窝窝头基本上要花掉初会一天的时间,有时候一晚上不睡觉熬夜做窝窝头,却也只够救助站里的狗狗们吃一顿。初会笑称:"我也就是对这些小家伙们比较有耐心。"
  初会今年42岁,距离那场车祸已经整整16年。谈及未来,初会反而像个小姑娘,"有很多人追我呢,但我觉得都不太适合我。"90年代的婚姻大多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初会虽然结过婚,却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谈过恋爱,她面带羞涩,一边捏着窝窝头,一边说到:"我想找到初恋的感觉。"
  或许你会觉得可笑,一个毁容的中年妇女,还能这么坦然?可是当她一脸认真地讲出这句话的时候,谁能否认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渴望爱情的女子呢?
  生活不过是汲汲于生,亦或汲汲于死。
  线下看望流浪狗报名热线:0371—55629759—201。
  “狗妈妈”初会的联系方式:13253641030。
  “狗妈妈”初会救助站群号:180482689。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