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11期: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分享到: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01

    大宋官窑,传承了宋代官窑的制瓷工艺和精髓。从博鳌亚洲论坛的《祥瑞瓶》到习总书记出访非洲时的瓷版画,前后共18件钧瓷被用作国礼赠送给国外元首。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02

    神垕镇位于河南省禹州市西南,已有4000年建镇史,"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钧瓷便产自于此。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03

    古色古香的青砖老房,石板路上偶尔走过几个路人,古镇的清晨静谧悠闲。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04

    时光变迁,千年前的开窑拣选仪式却一脉传承下来。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05

    千年的窑火不灭,大宋官窑每逢柴窑烧制,师傅们都身着宋服,举行隆重的开窑仪式。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06

    钧瓷工艺复杂,自古有"七十二道工序"之说。这是工人师傅在秤、装原材料。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07

    瓷土露天堆放,经长期、循环不断的风吹、日晒、雨淋、冰冻,使其风化润酥,方能使用。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08

    陶土注浆成形,再经过匠人灵巧的双手反复打磨,弥勒佛露出憨态可掬的笑容。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09

    倒模师凝神静气,一刀刀落下,为模具定型。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10

    曾任禹州市钧瓷二厂技术副厂长的刘建军和弟弟刘志军共同创烧的天玄釉,荣膺"2011首届中国高岭国际陶瓷艺术大赛展"银奖,系中国陶艺家在此次国际大赛上获得的最高奖项。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11

    注浆成形的过程稍显漫长,师傅们或抽支烟,或聊天,或放松休息……没有丝毫的焦躁,这感觉就像等待归家的孩子般甜蜜而悠远。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12

    工艺复杂的器物,辅件单独烧制。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13

    在昏黄的白炽灯下,刀刻的篆字为作品注明了身份。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14

    沧桑之手,一样可以温柔地诉说力度。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15

    窑房温度很高,烧造等待的过程很枯燥,师傅偶尔会出去抽根烟,透透气儿。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16

    数以千计的素坯在库房静静地等待窑炉的锤炼,一名儿童在看着父亲忙碌的背影。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17

    着衣穿装,施釉变身,"入窑一色,出窑万彩"全赖于此。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18

    釉料的温度、粘稠度皆有考究, 细节做足,方有后彩。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19

    每次涅槃,都需长久地等待。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20

    入窑:匣钵的样子类似蒸馒头的笼屉,即将华丽现身的钧瓷藏身其中。

  • 钧瓷烧制的温度高达1300°,每次开窑工人们都汗流浃背。若诞生精美绝伦的作品,会是他们最开心的事儿。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22

    "一朝同出窑,万般却不同"。是色彩丰富、釉层晶莹,还是凝润如玉、浓厚深沉?师傅们聚集在一起,认真细致地检查每一件钧瓷。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23

    在外行看来,师傅手里的钧瓷瓶无论釉色、开片儿都十分精美,就因一个气泡,不得不列为次品被销毁。他凝视很久,不舍得放下。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24

    每当此时,工人们脸上都无比凝重,钧瓷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后,伴随着响亮的撞击声,被称为"次品"者回归"钧魂"。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25

    火辣辣的盛夏,忽然有一种冰雪刺心般的痛。清亮亮的敲击声里,怎会没有揪心遗憾?愿来生完美。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26

    同样泥土工艺,同样烈火淬炼、万般辛苦,却是不同命运。出窑钧瓷有的成为精品,被珍藏,有的却只能在"钧魂"仪式中完成最后的绽放。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27

    这件九龙尊是刘建军先生喜爱的作品之一,谈起钧瓷,腼腆的刘老师话多了起来。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28

    其弟弟刘志军在厂房里修坯。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29

    晋佩章先生是第一位钧瓷领域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其子晋晓瞳先生已是"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创造了中国陶瓷界"父子大师"的佳话。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30

    第一位钧瓷领域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富安先生之子刘永昭在介绍钧瓷作品。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31

    画家刘志钧,如今是"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钧瓷窑变的魅力令他舍画投钧。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32

    炎热的午后,苗锡锦用传统工艺烧炉钧,老人吃力的拉着风箱,如今这种工艺已十分少见。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33

    "匠从八方来,器成天下走"。

  • 豫见第十一期:千年窑火不灭封底

    腾讯·大豫网出品

国礼钧瓷:千年窑火不灭

摄影/崔光华 文/于茂世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在西方,说到中国,就会想起瓷器。
  因为,CHINA就是瓷器。
  在东方,说到中国,就会想起中原。
  因为,中国起于中原。
  无论西方的CHINA还是东方的中国,都会指向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河南省禹州市的古钧台。
  钧台,亦曰夏台,《左传·昭公四年》云"夏启有钧台之享",说的是大禹之子夏启在钧台宴请四方诸侯,于此举行盛大的开国典礼,这就是《三字经》中吟唱的中国"父传子,家天下 "的开始了。
  钧台在钧天之下,源出钧天。
  钧天,就是天的中央,就是天帝居住的地方。《吕氏春秋·有始》云:"天有九野,地有九州"。九野之中,"中央曰钧天";九州之中,"豫州曰中州"。
  河南地在豫州,简称豫,又称中州、中原。
  夏商周时期,中国指的就是河南这片土地;现在的中国,版图成了一只引吭高歌的雄鸡。
  沧海桑田,朝代变迁,无论时空如何变幻——
  在东方,说到中国,就会想起中原。
  因为,中国起于中原。
  沧海桑田,朝代变迁,到了1000年前的大宋帝国,中国烧造出五种登峰造极的瓷器,曰钧、曰汝、曰官、曰哥、曰定,也就是我们常挂在嘴边的"五大名窑"。
  "五大名窑"中,钧瓷烧造于古钧台下,也就是现在的禹州,古代的钧州。
  也因此,历史将创烧于古钧台下这一瓷器品种,称之为钧窑、钧瓷。
  钧窑、钧瓷创烧于古钧台下,自然也创烧于钧天之下。
  敬天畏人,古人是通天的,古代文化是通天的、钧窑钧瓷也是通天的:"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

  
  天青、月白。
  在钧窑釉色中,天青、月白是两个最为名贵的品类。
  天青写白天之美,月白书晚上之妙,一阴一阳,钧窑在效法自然,也在尽得自然之妙。
  葡萄紫、海棠红、蚯蚓走泥纹。
  钧窑釉色,除了法天,也在效地,效法大地上的生命的颜色,效法大地上生命的轨迹。
  仰钟式花盆、鼓钉洗、天球瓶、石榴瓶。
  除却釉色法天效地,钧窑造型也在法天效地,甚至效法人类的创造,譬如仰钟式花盆、鼓钉洗等造型。
  世界上,没有什么瓷种于釉色命名上如此这般地法天效地,甚至效法人类创造的器物并将之完美地再造为钧窑器物,将天、地、人"三才"的大美揉合在一件小小的钧窑器物上。
  在西方,说到中国,就会想起瓷器。
  因为,CHINA就是瓷器。
  中国瓷器向世界开口说话,不能没有钧窑。
  不只是因为钧窑是"五大名窑"之一,更因为钧窑法天、地、人"三才"之造化,直指中国文化的根本,最具中国哲学的精神。
  读懂钧窑,才能读懂了古典中国。

  
  "崖山之后无中国"。
  古典中国于大宋帝国灭亡后也就走到了历史的尽头。
  大宋帝国创造了中国文化的巅峰,"造极于赵宋之世",中国瓷器也"造极于赵宋之世",成为世界陶瓷界的珠穆拉玛峰。
  陈寅恪先生的"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而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说的就是每个华夏儿女的中国梦:再造中国文化,也要再造中国的陶瓷,中国的钧窑。
  大宋帝国的钧官窑遗址在禹州城内,神垕镇现在是禹州市下辖的一个乡镇,在禹州城西30公里的山坳里,也是当下的"中国钧瓷之都"。
  神垕走到今天,钧瓷能够走向复兴之路以致享誉河南、中国乃至世界,离不开神垕几代人在新中国的不懈耕耘。
  大宋官窑(荣昌钧瓷坊)创烧博鳌国礼,探索出钧瓷在当下社会新的营销模式……
  刘富安先生(1948年~2004年)是第一位钧瓷领域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而后孔相卿先生、杨志先生、杨国政先生相继"登堂入室",成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晋佩章先生(1926年~2008年)是第一位钧瓷领域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而后苗长强先生、晋晓瞳先生"接憧而至",成为"中国陶瓷艺术大师"……
  先生在前,后生可畏。刘志钧先生、杨晓峰先生等,也相继加入了"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行列……
  立于神垕镇镇中心的伯灵翁庙,是陶瓷行业永远都在敬奉的窑神。"大师"敬奉窑神,我们也需要敬畏引领神垕钧瓷走向未来的"大师"。
  当然,在敬畏"大师"的同时,我们更应敬畏市场、敬畏时间、敬畏收藏钧瓷的人——这,也是"敬天畏人"。
  时光倒流20年,没有谁看重钧瓷二厂,因为神垕还有国营瓷厂、钧瓷一厂。
  但是,当下收藏界说到钧瓷收藏,都在说道、收藏钧瓷二厂烧造的钧品。
  不但钧瓷二厂的老钧品成为当下的抢手货,神垕数家复烧钧瓷二厂产品的窑口也都炙手可热。
  但是,钧瓷二厂钧品最为重要的创烧者、时任钧瓷二厂技术副厂长的刘建军先生却"放下"了自己最熟悉的东西。
  他在不断摈弃自己。
  他与弟弟刘志军先生共同创烧的天玄釉《道玄系列(三件)》荣膺"2011首届中国高岭国际陶瓷艺术大赛展"银奖,系中国陶艺家在此次国际大赛上获得的最高奖项——金奖一件,被以色列陶艺家希姆夏·依文·陈(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高级研究员)斩获;银奖三件,获奖者分别被韩国陶艺家李伶美(韩国弘益大学美术学院硕士、中国中央美术学院硕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中国神垕镇刘建军、刘志军兄弟,陶艺家中国姜雪子(韩国弘益大学美术学院学士、硕士)。
  以作品说话,刘建军、刘志军兄弟不输于任何顶尖的国际陶艺家。但是,就连一向激赏刘家兄弟的在下,也不好意思说他们兄弟两是陶艺家。只因,他们是土生土长的神垕人,一生都在与钧瓷打交道,几乎没有任何艺术上的学历与经历。
  他们的作品,还少人问津。
  他们是匠人,但以面向匠人为己任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选,也一再疏远他们,特别是刘建军先生。
  但是,任尔东西南北风,神垕镇还是在传承着钧瓷乃至中国陶瓷的千年记忆,乃至将其国际化,走向世界的视野。
  家族传承一向是中国工艺乃至中国钧瓷艺人的最为重要的传承方式。
  从邢大妮女士(民国时期神垕第一位烧造钧瓷的女性)到刘振海先生(钧瓷二厂钧窑创建者),再到刘建军先生、刘志军先生……而今,刘家兄弟仍在坚韧地将钧瓷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从刘保平先生(钧瓷一厂厂长)到刘富安先生(第一位钧瓷领域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再到刘永召先生……而今,刘永召先生在父亲留下的窑场里,默默传承的钧瓷。
  从晋佩章先生(第一位钧瓷领域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到晋晓瞳先生,而今晋晓瞳先生已经成长为"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创造了中国陶瓷界父死子继、"父子大师"的第一个传奇。
  无论传承还是创新,神垕人都在默默地坚守着。
  大宋官窑在创新经营模式,让钧瓷登上亚洲博鳌论坛之后,再回大宋帝国。他们复烧的北宋钧官窑钧品,被中国陶瓷界的顶级专家交口称赞。
  而今,神垕的中国钧瓷艺人们为了心中的中国梦、钧瓷梦,站在当下的时空中,向后看、向前看,正走在钧瓷的复兴之路上。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