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13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分享到: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01

    在中国同性恋已经实现去罪化和非病理化,但同性恋者依然饱尝世人的歧视,无法享受与异性恋同等的权利。他们往往对家人和朋友隐瞒自己的性身份,怀着与生俱来的罪恶感,受尽欲望的折磨,战战兢兢地活在异性恋占据绝对霸权的世界里。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02

    阿木和他的朋友阿领十年前相识于郑州的一处同志露天场所,俩人一见钟情,很快便同居,随后一起做生意。如今他们在郑州开设一家同志酒吧。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03

    阿木是个来自北方的壮汉,身材魁梧,面色温和,说起话来咬字清晰。酒吧的大事小情都要他来决断,员工对他也尊敬有加。阿领则沉默寡言,永远一副温顺的深情,从容不迫的做着手边的工作。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04

    晚上十点钟,酒吧里陆续有顾客来,阿木一一招呼,有些人是多年的老朋友。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05

    黑夜降临,来到同志酒吧,同志才能无所顾忌地展现本真一面。台上妖娆妩媚的歌者,一律是二十岁左右的男生。对他们来说,从白天到黑夜,不仅是时间的转变,还是从“男人”到“女人”的轮回。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06

    反串歌者尽情歌唱,摆出各种造型。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07

    观众为表示对演员的欣赏,会给小费,有时直接塞到演员手中,有时将钱塞进啤酒瓶口送上舞台。演员一曲完了,会走下台和观众喝点酒,聊上几句。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08

    酒精的刺激使晚上的气氛更加热烈,空气变得暧昧起来。人们似乎没有华丽的语言来诉说内心的情感,唯有一饮而尽。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09

    成成家境贫寒,从上大三时起并来酒吧做反串表演,赚钱贴补家用。大学毕业后,他在酒吧做专职表演,月收入有三四千。他说,老家人并不知道他做这一行,他想回归到异性恋世界,渐渐退出舞台……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10

    到深夜两点钟,演出结束,客人散去,成成还要再花上半个小时的时间排练新节目。阿木会在一旁观看,等着和员工一起离开酒吧。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11

    酒吧的生意一般,勉强可以维持生计。阿木说和阿领风风雨雨相濡以沫这么多年,俩人之间的感情更似亲情。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12

    阿木每晚开着电动车载阿领一起回家。他们和员工彼此说过再见,消失在昏暗的夜色里。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13

    阿鹏也曾为自己是一个同志而苦恼,后来他读了不少有关同性恋的书籍,例如方刚的《同性恋在中国》、李银河的《同性恋亚文化》,这些书使他能够正视自己的同志身份。郑州的同志文化圈渐渐成形,他能够找到很多“志同道合”之人,渐渐的他有了自我认同。目前,阿鹏在河南公益先锋做志愿者。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14

    郑州市中心的某公园,是同志的露天聚会场所,只要天气晴好,从下午一直到深夜,会不断有同志出没。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15

    阿鹏晚上来到郑州某同志酒吧,给这里的人免费发放安全套,以此预防艾滋病在同志人群中的传播。郑州已有数家民间防艾公益组织,它们配合省市区疾控中心做了大量的检测、干预、培训和宣传工作。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16

    酒吧的老板说,他希望同志在这里能有归属感,酒吧虽然盈利微薄,但给同志们提供一个正常的情感释放场所。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17

    舞台后面的化妆间气氛欢快,大家彼此以宝贝相称,开各种玩笑。每个反串表演者都是化妆高手,化妆前后判若两人。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18

    每次演出之前,反串表演者会细心装扮自己,照顾到每一个细节。他们极擅掩藏自己的男性体貌特征,用脂粉,用色彩鲜艳的衣着,将自身的女性特质淋漓尽致地激发出来。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19

    有演员为追求女性化身体,会做隆胸手术或打激素类药物,对身体造成严重伤害。一旦年纪大了,很可能疾病缠身,如何解决生计问题,令人堪忧。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20

    流行文化无远弗届,即便在同志酒吧里,他们演唱的也多半是异性恋世界的情歌。也许终有一天,同志能有属于自己的歌,可以自由地放声歌唱,世人则能以尊重和包容的心态倾听。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21

    台上的放声歌唱赢得了台下的一片欢呼。只有在这里,他们才能寻找到同类间的相互慰藉。一旦回到现实社会,需要自己面对孤独。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22

    同性恋并不等于艾滋病,感染艾滋病的风险和性行为方式有关,和性取向无关。然而同志群体,或是由于性安全知识的匮乏,或是由于自我保护意识的淡薄,已然成为艾滋病感染的高发人群。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23

    小韩今天20岁,从中学起便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他说上学时,喜欢和男孩子在一起玩,不喜欢女孩子。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24

    身为同志,小韩并没有精神压力,母亲知道他是同性恋,虽然无法理解,依然疼爱他。对未来,小韩没有考虑太多,但他说坚决不和异性结婚生子。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25

    诚如宗萨仁波切所言:"同性恋性行为只是另一种形式的执着,我们不应该认为,喜欢吃披萨的人比喜欢吃柠檬饭的人糟糕。"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在不侵害他人的前提下,都应该得到尊重。

  • 豫见第十三期: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封底

    腾讯·大豫网出品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摄影/罗浩 文/Norman(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探访同志酒吧
  郑州的这家同志酒吧地处市中心,靠近火车站,但所在的街道并不热闹,给人静谧之感。酒吧的木板门有些陈旧,上面挂一个霓虹招牌,闪闪发光。晚上九点钟,酒吧座位上空空荡荡,郑州同志的夜生活尚未开始。我在门口找个位置坐下,偶尔几个男扮女装的"易服同志"从身边走过,浓妆艳抹,身材性感,胸前不乏一条显眼的"事业线"。酒吧的员工各就各位,有人准备酒水,有人排练节目,有人在柜台前整理账目。阿木和他的朋友阿领在一起生活十多年了,俩人一起经营这家同志酒吧。阿木身材魁梧,神色温和,说起话来每个字都发音清晰,偶尔对员工指点一下。阿领则颇显低调,微微驼着背,默默做着事。
  阿木八十年代读大学,在图书馆一本杂志里读到一小段关于同性恋的描写,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同性恋"这个概念。至今,他回忆起来,还略显兴奋地说道:"我很震惊,原来世界上有那么多人都是同性恋。"阿木从小到大都觉得和男生在一起很愉快,但一直都没有明确自己的性身份,直到他的大学班主任对他表白。那时学校组织篮球比赛,阿木和班主任都入选了校男篮,两人经常在一起训练。
  "那时候不叫辅导员,叫班主任,他年纪比我还小。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宿舍午睡,他来到宿舍,对我说,他喜欢我。我说老师喜欢学生很正常。他看我没明白,又说他爱我。我说老师爱学生也很正常。"阿木回忆起他的"初恋"说。
  "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我问。
  "我当时毫无思想准备,也害怕呀……随后他说他是同性恋,我若是接受他,就和他在一起,若不接受,就当什么都没发生。"阿木当时不置可否,但等到打完比赛的当天晚上,俩人便"住到了一起"。
  两年后阿木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北方的一座城市工作,班主任则去北京工作。俩人经常用BP机联系,一年总要见上几次面。后来班主任迫于父母的压力,和异性结婚了。俩人分手,再无来往。
  "你怎么来到郑州的?"我问阿木。
  "我跟单位请了个假,然后一去不返。我想看看会不会饿死。"阿木似乎对当年的"壮举"很自豪。"我找到一家集团公司,做驻外经理,被派到郑州工作。到郑州后,我打听到郑州同志的露天聚会点在哪儿,就去那儿逛,有几次还差点被占了便宜。我和阿领就是在那儿认识的。他以前被骗过,警惕心很强。我不管,我继续和他联系,请他吃饭,对他好。后来他接受我了,我们就一起搬到关虎屯住,一起做生意。时间久了,我们的关系更像亲情,彼此惦记、关心,简简单单的过日子,就这样。"
  顾客渐渐多了,三五成群围坐在桌子旁,聊天,喝啤酒,看表演。
  台上妖娆妩媚的歌者,一律是二十左右的男生。对他们来说,从白天到晚上,不仅是时间的转变,还是从男人到女人的轮回。
  酒精的刺激使晚上的气氛更加热烈,空气变得暧昧起来。人们似乎没有华丽的语言来诉说内心的情感,唯有一饮而尽。
  音乐总监介绍每个表演者时,都不忘在名字前加一个"美女"。美女成成带着假发,穿着低领旗袍,腿穿黑丝袜,边唱边跳。阿木对我说道:"他上大学那会就来这儿演出,现在毕业了。他家条件不好,靠他赚钱养家。"
  "他们年纪都大多?"我问。
  "都二十左右。"
  成成看到摄影师在给他拍照,很配合地摆出各种妩媚造型,拍完后奔到摄影师身边看照片。"在给我拍写真么?哈哈,我很火的。"他笑着说。
  成成家境贫寒,从上大三时起并来酒吧做反串表演,赚钱贴补家用。大学毕业后,他在酒吧做专职表演,月收入有三四千。
  散场前,成成脸色凝重地对我说:"老家人不知道我做这份工作,我不想叫家人知道。"凌晨两点钟,客人都走了,成成和他的同事卸了妆,变回男儿身,成了一个个干净俊俏的小伙子。
  我们一起走出酒吧,他们拦下两辆出租车,叫我和摄影师坐前面一辆先走。
  自我认同——同志也要有尊严的生活
  2001年,阿奇创办了河南第一家同志酒吧。
  在动辄得咎的年代,同志之间只能偷偷摸摸幽会。久而久之,郑州一些公园成了同志固定的聚会场所。大多同志都会选择在厕所解决自己的性需求。阿奇谈起创办同志酒吧初衷,就是要变"厕所文化"为"酒吧文化",在酒吧里,同志们可以大大方方交友和恋爱。
  起初,来同志酒吧的人甚少,来的人也多半忐忑不安,若有人喊一句"警察来了",所有人都惊慌逃跑。
  在中国,同志历来是一个禁忌。1997年,新修改的《刑法》将"流氓罪"去除,同志们才松了一口气。在此之前,同志极可能因为自己的同性恋身份或行为被判以"流氓罪"。
  尽管法律上同性恋已经实现了去罪化,但在社会上,人们对同性恋的歧视依然盛行,绝大多数同志不敢公开承认自己的性身份。很多同志被迫与异性结婚,痛苦不堪。在歧视与压抑的折磨下,时常有同志选择自杀。
  提起同性恋,许多人自然地把这个群体与滥交、艾滋病等词汇划上等号,这个边缘化群体更加污名化。而这背后折射出的,除了世俗观念的偏见之外,也是同性恋群体内性安全、性保护意识的缺失。
  同性恋在总人口中的比例,国际学术界一般认为在3-5%左右,也有学者称可能高于这个比例。以此保守计算,中国有至少四千万同性恋者。男同性恋是艾滋病感染高发人群之一,这一趋势使得同性恋群体在本就强大的社会压力下,背负了更多道德骂名。在创办同志酒吧同时,阿奇还创办了半官方半民间性质的"河南公益先锋"组织,倡导同志文化,在同志人群中开展艾滋病防治工作。
  今年8月,河南公益先锋邀请同志妈妈吴幼坚来郑演讲。在吴妈妈的支持下,儿子郑远涛选择了"出柜"——面向社会公开自己的同志身份。吴幼坚说,爱是最美丽的彩虹,爱能冲破思想上的偏见,化解心理上的歧视。儿子郑远涛和朋友定居北京,相亲相爱,吴幼坚说她为拥有"两个儿子"感到幸福。在同志圈里,大家都尊称吴女士为"吴妈妈"。吴妈妈组织并创立"同性恋亲友会",开通热线为同志排忧解难,撰写文章呼吁社会宽容。2012年1月1日起,吴妈妈不再担任同性恋亲友会会长,设立了吴幼坚公益工作室,除了在院校、社区、企业、疾控部门做同性恋主题讲座,也面向同志群体做艾滋病检测服务工作。在寻求理性认识,倡导更多社会包容之外,珍爱生命,自重自爱,远离高危行为,或许,更是我们每一个社会人应该践行的。
  撑同志 反歧视
  2012年5月,郑州一对同志恋人小阳和小海举行了"婚礼"。在三禾工作坊的办公室里,两人许下爱的诺言。尽管他们的婚礼并无法律意义,他们想以此告诉世人:同志之间也有真爱。
  同志权利运动要求同志享有和异性恋者同等的公民权和人权,重要议题之一便是是争取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相对于香港和广州的同志权利运动,郑州几乎是一片空白。郑州的同志组织的作为限于艾滋病防治和干预,以及同志文化倡导。
  女同性恋者Y说:"同志权利的最终实现,要靠同志自己来争取,争取成功的前提是,同志之间要达成共识,形成默契,一起行动。世人对同志有很多误解和歧视,如果同志不联合起来,相互取暖,很可能会自暴自弃,自甘堕落。我们只有变得强大起来,才能免受其伤害。"
  直人(异性恋)失恋时身边的朋友会关心他,当他追异性时身边人会出谋划策或起哄,当他即将走入婚姻时又有亲友的祝福和各种约定俗成的"指引",这些土壤都有助于个人的成长,或生活、感情的稳定。同志从一开始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时,他只有自己一个人,他们会戒备心十分强,感情中有互相伤害,却没有保护的土壤。从"厕所文化"到"酒吧文化"再到"社区文化"都是这种土壤的不断改善,这个过程中,同志群体的需求也不断从最基本的性需求,一直到了希望得到社会大众的尊重的需求。
  同志常识问答(来源:同语)
  同性恋(Homosexual):情感上和生理上都被相同性别所吸引的人。包括女同性恋(Lesbian,中文谐音称为"拉拉")和男同性恋(Gay,英文也泛指男女同性恋者)。
  同志(Tongzhi):华文语境里对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人群的总称,由香港导演林奕华在1989年首次倡导使用,取"志同道合"之意,以对抗社会对"同性恋"的污名化。
  出柜(ComeOut):对他人公开自己的性倾向或性别身份。由于歧视和污名的存在,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常常隐瞒真实的自己,犹如藏身暗柜之中。
  同性恋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变成的?
  性倾向的成因,不仅并不单一,而且因人而异。多数人的性倾向形成于早年。大量研究发现,先天的生物因素对于个人性倾向有重要影响。科学界公认,性倾向最有可能是生物因素、环境和认知共同作用的结果。
  跟同性恋接触多了会不会变成同性恋?
  很多人接触同志文化时,都会有这样的疑虑。其实,感情和性倾向,都是自然而然的、勉强不来的。同性恋者从小就在异性恋文化的包围中成长:被异性恋父母抚养、和异性恋朋友交往、绝大多数书籍和电影中的爱情也是异性恋的,但他们仍然没有"变成异性恋"。了解性倾向与性别身份的相关知识并不会改变一个人的性倾向,而只会帮助一个人更加全面地了解自我和他人。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