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见014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
分享到: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01

    一次偶然的上网聊天,一笔诱人的报酬,一纸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的合同,让25岁的余娟从吉林来到郑州,成了“代孕妈妈”。她本以为这只是一份普通的“工作”,然而,从她感受到婴儿在腹中的第一次胎动起,悔恨就开始滋长。现在,孩子被中介抱走,余娟心痛不已,想要回孩子。还是从吉林到郑州,这一次,她开始的,是一场艰辛的寻子之旅。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02

    经过千里跋涉,余娟来到郑州。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03

    余娟出示分娩记录,证明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04

    “上面写得很清楚,生男孩给17万,生女孩16万。”余娟下了做代孕妈妈的决心。然而,这一切都被怀孕后的第一次胎动改变了。“以前从来没怀过孩子,所以感触不深。从我第一次感受到他在我肚子里动开始,我就后悔了。我不想让他离开我,想陪他长大。”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05

    在郑州奔波数日,找不到孩子"父亲"的余娟来到郑州司法局。“他是个律师,做出这样的事情,司法局总是要管的吧。”被告知孩子父亲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不归司法局管,余娟显得焦急又无助。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06

    司法局工作人员让余娟去河南司法厅问问看。路上,提起半年多没见到的孩子,余娟对自己做“代孕”的事情悔恨不已,抹起了眼泪。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07

    来到司法局已是中午,保安告诉她下午3点上班,余娟坚持过去看看有没有工作人员。老家的一个朋友怕余娟想不开,陪她一起来郑州,两人这几天并没有固定的住所,“走到哪儿住到哪儿。”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08

    到吃午饭时间,余娟在路边的小店买了碗热干面。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09

    司法厅对面的小区不时有人抱孩子出来玩。每当有小孩靠近,余娟都会上前逗一两下,还喃喃自语“不知道我的孩子长什么样了”。自从孩子被抱走,余娟再也没见过,她把两人为数不多的合影带在身上,想孩子的时候就拿出来看。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10

    援助中心的律师告诉她,如果她一直无法找到孩子父亲,即便起诉,也无济于事。出了门,余娟翻着自己的手机,不知道该打给谁。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11

    “为什么法律要有这样的空白?错的人,就惩罚他,对的人,就保护他,为什么要留下这一段不明不白的空间,让人钻空子?”余娟痛恨中介,说是他们给了她犯错的机会;她也恨孩子的父亲,怨他一直以来的逃避。“我犯的错,我愿意承担,为什么他就不能站出来?”这条寻子之路,她说她会一直走下去。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12

    余娟称她代孕时就住在这个小区养胎。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13

    奔波了几天余娟显得疲惫,她说,每天要吃四五片镇痛药。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14

    余娟吃下药,准备在小区寻找线索,顺藤摸瓜找到中介公司。到达曾经居住的房间后,她发现,房子的住户已换人。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15

    女子称根本不认识余娟,“你有证据说我做代孕么?你有证据么!你找我干什么呀!”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16

    余娟说,中介公司是一个家族企业,这个女人是老板的姐姐,她电动车后座上带着的小孩就是中介老板的儿子。俩人越吵越厉害,余娟选择报警。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17

    女子对余娟说:“你上法院告,法律是公正的。”“你们钻的就是法律的空子”,余娟说。四周聚集了很多围观群众,议论纷纷。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18

    警察前来调查询问。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19

    记者问吴某:“你知道这是违法的吗?”吴说:“我不知道,我还以为是在做好事。如果违法,我以后就不做了。”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20

    在媒体面前余娟同中介老板吴某相互指责对方。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21

    在公园里看着别人的孩子远走,余娟不知何日能见到自己的亲生孩子。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22

    孩子的“父亲”始终没有现身,“代孕妈妈”将继续她的寻子之路……

  • 豫见第十四期:代孕妈妈寻子之路23

    腾讯·大豫网出品

代孕妈妈寻子之路

摄影/周波 文/Norman(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豫网及作者授权)

  
  一次偶然的上网聊天,一笔诱人的报酬,一纸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的合同,让25岁的余娟从吉林来到郑州,成了“代孕妈妈”。她本以为这只是一份普通的“工作”,然而,从她感受到婴儿在腹中的第一次胎动起,悔恨就开始滋长。现在,孩子被中介抱走,余娟心痛不已,想要回孩子。还是从吉林到郑州,这一次,她开始的是一场艰辛的寻子之旅。
面对巨额报酬 她动了心
  余娟家在吉林一个城乡结合部,25岁的她是家里的独生女儿。几年前,父亲因车祸去世,母亲因难以承受打击,精神有些恍惚,丧失了劳动能力。在做“代孕妈妈”之前,余娟一直在吉林老家一个服装小店做服务员,维持自己和母亲的生活。2012年初一次偶然机会,她在网上发现了一条“快速赚钱”的信息。
  “啥职业?能一次挣十几万?”用鼠标一遍遍点击着对方在屏幕上留下的号码,家庭条件本不富裕的余娟思索许久,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这笔“巨款”的诱惑。
  余娟在网上和对方聊天沟通没多久,就撩开了这笔巨款背后所隐藏的神秘面纱。
  “他们是一家代孕中介公司,要找那些替别人生孩子的‘代孕妈妈’!”看着一行行陌生的字眼,未婚的余娟刚开始有些犹豫,但她经过一次次思想挣扎后,还是用各种理由说服了自己。“只是一份工作,无所谓吧。”
  在从吉林到郑州之前,余娟一直觉得代孕这份工作没什么特别,只是拿别人的钱,帮人家生个孩子就可以“两清”。想着这笔钱能改善自己和母亲的生活,余娟瞒过了母亲和当时的男友,独自来到郑州“打工”。
  到郑州之后,中介安排余娟住在郑州花园路北段某个小区里。在那里,余娟见到了很多和她一样做“代孕”的女孩。据余娟说,她们也多从外地来,家里经济条件不好。      
第一次胎动 就开始后悔
  “签协议,谈规矩。”在代孕中介一名工作人员的引荐下,余娟很快见到委托代孕的男方。对方是一位律师,一直想要儿子,于是找到“代孕”中介。
  “上面写得很清楚,生男孩给17万,生女孩16万。”仔仔细细地翻看着一条条“充满诱惑力”的条款,余娟更进一步肯定了自己所做出的决定。《代孕协议》要求余娟接受男客户的精子,与自己的卵子结合,怀胎十月,生育小孩,事成之后给她17万元。
  然而,这一切都被怀孕后的第一次胎动改变了。“以前从来没怀过孩子,所以感触不深。从我第一次感受到他在我肚子里动开始,我就后悔了。我不想让他离开我,想陪他长大。”
  有了这个想法,2013年1月的一天,余娟瞅准一个机会从小屋内溜了出去,马不停蹄地带着8个月的身孕赶到车站,如愿踏上了返回老家的一趟列车。不敢回家,她独自一人在长春找了个宾馆住下,直到生下孩子。
  本幻想自此能够一个人带着孩子过平静的生活,但中介频繁的电话,还是把余娟拉回了现实。
  “他们威胁我,说如果我不交出孩子,就把我做代孕的事情在我们家这边公开,让我抬不起头。”因为对方有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和家里地址,又惊又怕的余娟把自己的地址告诉了中介。很快,中介就带人来到吉林,强行抱走了孩子。随后中介公司将一笔钱打到余娟的银行账户上。
  在病床上躺了几个月之后,余娟在一位朋友的陪同下再次来到郑州,开始了她漫长的寻子之路。
寻子频频受阻 除了心痛还有迷茫
  余娟来郑州寻子已有数日,这期间,孩子“父亲”的两个手机都联系不上,她辗转找来其家庭住址,结果扑了一场空;孩子“父亲”工作的律师事务所告诉她没有这个人;她也独自找过中介,但对方言辞激烈,斥责她不讲信用,不愿帮她。这一系列的阻碍,让余娟觉得是孩子“父亲”刻意而为,“他一直在用他的钱和势力来压制我。”    
  9月10日中午,余娟来到郑州司法局,“我想他是个律师,做出这样的事情,律师协会总是要管的吧?至少帮我找到他啊!”然而,一番查证后,郑州司法局的工作人员告诉她,孩子“父亲”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属于河南省司法厅。
  余娟决定再去河南省司法厅碰碰运气。一路上,余娟一直重复着她的懊恼:“这件事情我承认我有错,但有错的不是我一个人。我犯了错,我愿意出面承担,为什么他(孩子“父亲”)就一直逃避?”
  对于孩子“父亲”一直不露面这件事,余娟非常愤慨。在知道余娟怀孕之后,对方曾多次去看望她,两人有一些交流,余娟觉得“他人还行”,但余娟来郑州寻子,他却“躲”起来了。
  辗转来到河南省司法厅时,已是中午,保安告诉她下午三点上班。在路边小店简单吃了点午饭,余娟守在司法厅门口。
  终于到了三点,余娟冲进法律援助厅。工作人员告诉她,因为涉及到的是律师的个人问题,律师协会无权过问,只能是帮她递材料,但不能保证会有答复,还有,如果她一直无法找到孩子父亲,即便起诉,也无济于事。
苦寻无果 “孩子父亲”依然隐身
  9月12日,余娟继续她的寻子之路。
  余娟带着电视台的记者,来到郑州某小区,中介公司曾安排她在这里养胎。余娟想再次找到中介公司负责人吴某,对方手机一直打不通。她说,或许这里会有线索找到中介公司。她到小区后,打听得知她居住的房间,早已换了租户,对中介公司的事情一无所知。
  余娟不甘心,抱着一丝希望又来到金水区枣庄。在枣庄街道上,她看到一位曾经带她做过B超的女人骑电动车经过,当场将她拦下。
  女子矢口否认认识余娟,说她无理取闹。俩人在街上争执起来。
  余娟报警后,民警前来质询,并把二人带至金水区柳林派出所,经过一番询问,又将二人移交高皇寨派出所。
  在高皇寨派出所民警的讯问下,女子承认曾带余娟做过B超,并说出中介公司负责人吴某的联系电话。
  警方传讯吴某后,过了半个多小时,他来到高皇寨派出所。
  吴某承认为余娟安排代孕一事,但宣称与“孩子父亲”已失去联系,无法找到他。

往期回顾

  • 艾心公寓
  • 走投无路的母爱
  • 毕业季
  • 隐居石佛村的梵高们
  • 饥饿宝宝生死历险记
  • 垃圾堆上的童年
  • 沈丘癌症村纪实
  • 山那边的小精灵
  • 浴火重生
  • 国礼钧瓷 千年窑火不灭
  • 山洞男孩的锁链人生
  • 走近郑州同性恋酒吧
  • 敬请关注下一期

微博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