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是中国一种古老的手工艺品,源于汉代。宋代,上元节观灯场面热闹繁盛,尤以汴梁为甚。《东京梦华录》有载:“至正月七日,人使朝辞出门,灯山上彩,金碧相射,锦绣交辉。”开封的制灯技艺和作坊也从那时起代代相传。

“汴京灯笼张”的创始人张太全,既擅长书画装裱,又喜爱彩灯制作,尤其对宋代精品彩灯有研究。此后的历代传人,在承传祖上技艺的基础上,皆有创新。灯笼张传到张俊涛这里,已经是第七代了。开封喧闹的解放路旁边有条小胡同,是张家人世代居住的地方。胡同里,随便找个老人问起张家,他们都会说,“那家啊,打我小的时候就是做灯的”。

几年前,张俊涛带家人搬出古宅,将它改造成彩灯博物馆,免费开放,把张家世代相传的制灯技艺,展示给更多人。

改造古宅 建彩灯博物馆

建设彩灯博物馆,是张俊涛父亲张金汉生前最大的愿望。

张金汉8岁时跟随父亲学艺,18岁就成了技术全面的工人,用女儿张俊丽的话说,父亲是“全能手”,雕刻、机械、电器、美术,样样都会且精,甚至是60多岁才开始学的Photoshop,都能吸引大学生找他学习。

从工厂退休后,张金汉开始着手复原古灯,他希望传承祖传技艺,再现千年梦华。

70多岁的王绣菊现在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仍忍不住感叹,“我先生就是太辛苦了,用脑太厉害,把身体累垮了”。

那时,张金汉除了吃饭睡觉,所有时间都用到了做灯上。1995年,张金汉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中国民间文艺家”称号, 2008年,“汴京灯笼张”制灯技艺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张金汉去世后,传承灯笼张的火把传到了儿子张俊涛这里。张俊涛辞去原先年薪数十万的工作,几乎投入全部积蓄,将祖宅建成彩灯博物馆。馆中展示上百盏张家复原的古灯、收藏的各种老灯具及张家祖传的制灯工具。

有空的时候,张俊涛会在博物馆给前来参观的人讲解,有时也会现场教参观者制作简单的灯笼。

手工制灯 再现千年古灯风韵

汴京灯笼张的传统作品主要用纸、布、绸、缎、絹、竹、木等原料,经过扎制、合褶、着色、整理等流程完成。在200多年的传承与发展中,张家的灯笼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一方面,张家灯笼的生活气息浓厚,蔬菜灯、水果灯等。如无骨灯谐音“五谷丰登”,代表着劳动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愿景。“原来的灯笼,用在上面粘芝麻当装饰的”,张俊涛介绍说。

另一方面,汴京灯笼张传承了宋代灯笼的古韵。如走马灯,将蜡烛燃烧的热能转化为机械能,让灯笼上纸片做的八仙一个个漂洋过海。这种灯最早在宋代被发明出来,体现了当时的科技水平。

传统的灯笼多是有骨架的,汴京灯笼张却擅长制作无骨花灯。这种灯没有骨架,每一部分都是主体,各个部分产生几何力,支撑起整个灯笼。由于是纯手工制作,做成一个无骨花灯,差不多需要一周的时间。”

采访时,张俊涛的妹妹张俊丽正在制作一盏“汴京八景无骨灯”,这种灯既有地方特色,又不失宫灯的精美。灯体由12个五边形合并而成,制作前,需要先用刀将硬纸刻成相同大小、固定形状的小纸片,这需要多年的经验和手感,因为如果纸片形状大小不一,会给后期的合并支撑造成麻烦。

张俊丽说,制灯笼、尤其是手工做的无骨灯,尤其讲究制灯人心态平和,因为每个部分都必须完美,才能达到效果。“如果心里不平静,或者有其他事情干扰,灯是合不上的”。

灯笼不止是张家的

按照民间规矩,祖传技艺传男不传女。但为了留住手艺,张金汉不仅教儿子和女儿做灯,还招过一批学生。他常说,“从这项技艺被批准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那一刻起,它不仅仅是我家的了,而是国家的,大家的,我们有责任把它传承下去”。

现在,张俊涛仍在继续父亲复原古灯的工作。“这些古灯,如果我们不去挖掘它、保护它,我们祖先所制的这种精美的东西,可能就失传了。”同时,张俊涛也很注重创新。“传统的工艺需要保存下来,又要结合现代工艺创造出新的东西,这样才能让更多人喜欢。”

从前,灯笼是张家的谋生手段,有活时给别人扎顶棚、裱糊字画,无活时做灯笼。当时张家以宣纸灯笼出名。全家一年做的灯笼,在过年的短短十几天会一售而空,灯笼只卖几分钱一个,所得却支撑全家的花销。现在普通的宣纸灯笼已经没有市场,也因为原料常褪色、不易保存而较为少做。张俊涛和妹妹也在尝试找到更为合适的替代材料。如今,张家手工做的灯笼多为订制,价格在千元左右,有人将其视为收藏品。

据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程建军介绍,中国的灯笼也称灯彩文化或灯彩艺术,在众多的中国文化符号中,灯彩是吉祥是喜庆的象征,它所传达的是一种热烈祥和的文化氛围。灯彩的制作技艺,经过历代灯彩艺人的继承和发展,也达到了十分高超的工艺水平。开封灯笼就是其中的代表。

在汴京灯笼张博物馆,每个房间都展放着许多种张家复原的古灯,虽然有些宣纸灯笼已经因年代久远而失去色泽,但当各盏彩灯亮起,仍让人目不暇接,仿佛穿越到往日元宵灯会的盛景之中。

“提灯笼,逛灯会,灯笼灭了回家睡”,这儿时的歌谣,张俊丽至今还记得。如今再到元宵,满街提灯跑的孩子已经少见,手中提着的,也早已不是当年手制的灯笼。但张家人制灯的手,却从未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