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豫网 > 资讯频道 > 国内新闻 > 正文

山林悲剧带来启示 迷路山林我们必须懂得自救

2010年06月10日14:28钱江晚报陈雷 柏建斌 我要评论(0)
字号:T|T

  浙江在线06月10日讯

这是近几年来,发生在杭州市区山林里的第一起悲剧。

  吴逢男的死,从某个角度让我们认识了杭州看起来秀美的山原来也隐藏着那么巨大的危险。

  悲剧已经发生,但可以给生者启示。

  迷路山林,我们该如何自救?我们对话老猎户、有经验的救援队员,希望他们的经验和感受能帮助更多喜欢爬山的人。

  救援队员:如果求救后他站在铁塔边不动,也许能躲过一劫

  黄色上衣,一身专业的户外装备,昨天下午5时许,在吴逢男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我们第一次与汪建军及他的同伴吕华国相遇。汪建军目前是一家户外运动的教练,而吕华国则是温州户外救援队的队长。他们就是第一批发现吴逢男的户外救援队员。

  虽然被奖励了5000元,汪建军的心情和参与搜救的每个人一样,一点也轻松不起来。

  “发现他(死者)的那一刻,真的是山一样的沉重。”汪建军的语气透着疲惫,他说,他们稍稍走近发现,吴逢男脸朝下躺着,下身卡在一棵树的下部,露出僵白的手,看样子死亡已有一段时间了。

  “我们都有多年的户外经验,从尸体形状分析,他是从七八米高的坡上滑下来的。也许当时砸晕了,加上他已十分疲劳,又受了伤,就再也没有醒过来。”从吴逢男死亡地点分析,右上方便是铁塔,站在那儿能看到房子、水。“估计他报了警后就继续往下走了,而没走多远,就滑了下去。”汪建军惋惜地说,如果当时他报了警站在铁塔边不动,就不可能摔下去,也许能躲过一劫了。

  登山爱好者:不要离开大路小路去走灌木丛

  昨天,对杭州周边山区很熟悉情况的登山爱好者、市民陶德富先生给报社编辑部打来了电话,委托记者转告搜索队员,也是对广大群众的一个提醒:“爬山时最好穿上黄色、红色等颜色鲜艳的衣服,在杭州市区周围的山上,稍微找一下就能看到高压铁塔,其实稍许细心和冷静点的话,找到那个铁塔的编号,在报警电话里一说,警方很快就能判断最精确的位置。另外,随身带的饼干、巧克力、牛肉干之类的袋子也可以当成求救的工具和标志,把它们放在路当中;用餐巾纸折叠成某个形状的也可以,都要放在路当中,总之要让搜索你的人能容易发现这些不同寻常的记号。”

  陶德富还推荐一些求助技巧,比如依靠茂盛的苔藓判断树干的南边和北边,苔藓多的那边是北边;再比如民间流传的一些常识和老话,“走梁不走沟、走纵不走横;”最重要的是,“不要离开大路小路去走灌木丛,灌木丛里走不出路还会吃尽苦头,只要有路总会有人走过来的!”

  除了给救援人员留下尽可能多的信息,求救后还应尽量待在原地,等待救援。余杭狩猎队队长沈国良解释说:猎户们有“鬼打墙”的说法,这并不是说有鬼在作怪,而是人在紧张绝望中容易出现幻觉幻听,然后就四处乱走,却一直以为自己在迷宫里找不到出路一样,这样最后很容易出事情。他猜测,吴逢男就很可能是这样的情况。

  搜救吴逢男,是社会的义务和责任

  一切都像是2005年临安清凉峰上驴友“狂风怒海”的历史重演,在军警民大联合的搜索下,我们再一次败给了时间的无情,败给了不可妄言“挑战”和“征服”的大自然。

  在三天的大规模搜救过程中,我们也曾猜测吴逢男会不会早就下山了,或者像有些读者猜测的他根本就没上山,跟大伙儿开了个玩笑。

  为了吴逢男,上千人不分昼夜地搜救,有人质疑:吴逢男有什么权利惊动上千人?他为什么没有尽早报警?这一切值得吗?政府为一个小百姓的失踪投入那么大人力物力,值得吗?

  关心这件事的读者很多。章女士昨天给报社打来电话,她在电话里提出了一个热线来电中比较少见的观点,读来发人深省:“我觉得政府就应该这样做(大规模救援),老百姓有上山迷路犯错误的权利,政府就有救他出来的义务。谁一辈子不犯错呢?关键时刻有人来救他,这才是有安全感的生活。你们千万不要指责在野外迷路出事的人,包括以前在西湖周围山上迷路的人,以后这样的人还会有的,政府也不可能不去救援他们。我建议你们要抓住机会好好跟读者讲一讲,真正重要的是学会在野外寻找方向和正确求助,学会保存自己的生命。”

  还有读者发来一条条短信,祈祷吴逢男能平安。作为记者,我感激这些宽容、认真、善良的读者,也感激无私奉献的民警和辅警、村民山民猎户和志愿者们,也深深地感谢及时发动救援的政府相关部门。

  是的,给吴逢男一个被搜救的机会,就是给我们每一个人以生存的希望。

  吴逢男房东:

  他很老实,很内向

  本报讯 昨天下午,记者几经周转,终于找到了吴逢男在余杭五常街道荆丰社区的租住处。他的房东姓金。社区里很多人都听说老金家的一个租客失踪了,不过问起长什么样子,大家都说“没什么印象”。

  “大家没印象其实也正常。”房东老金说,吴逢男很老实,很内向,很少跟人交流,就像个隐形人一样的。“他是去年住进来,说在附近打工,好像是在建筑工地,但具体也没说做什么工作,我们也没多去打听。”

  老金说,吴逢男平时上班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烧点菜,看看电视。周末的时候,基本上不出去,也窝在房里,洗洗衣服做做饭。这一年租下来,他也没看到过有什么朋友来找过吴逢男。不过每月160元的房租,吴逢男还是按时交的,前几天刚刚交了这个月的房租。

  听说吴逢男找到了,可惜已经遇难。老金以及家中的一位老奶奶叹了口气:他怎么一个人去爬山呢?

  “他什么时候出去我们不知道,因为平时租客是有独立进出门的,而且我们家有好几个租客,不可能时刻关注的。”

  吴逢男住的302房间,也就10多个平方大,还被隔出来一个厨房。房间看上去有些凌乱,除了一件棕色的皮衣还算崭新外,其他衣裤都比较陈旧。不过,桌上放着的一张商场收据表明,他刚刚买了件385元的衣服。

  床上面的棉被看得出好久没洗了。家里的摆设、家具也很少,高压锅、电视机算是家中比较贵重的物品了,地上放着几个啤酒瓶。

  正说着,304室的租客回来了。“302的租户不太爱说话自,一年多来没和我们说过一句话。所以我不太了解这个人,对他的印象就是40多岁的样子,挺个大肚子,矮矮的,头发比较少。”

  303的租客也摇着头说对302租户不了解:“我至少有1个月没见到过他了。”

推荐微博:

  • 李岩

  • 百姓网事

  • 文明河南

  • 大豫教育

  • 河南商报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