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阳抗战英雄营三次击退日军 全营壮烈殉国

社会大河网-大河报 [微博] 郭长秀 通讯员 吴有福 文图2014-09-04 11:05
0

沁阳抗战英雄营战斗中三次击退日军 全营壮烈殉国

老人说,100多名抗战官兵的遗体,就埋在这儿。

  □记者郭长秀 通讯员 吴有福 文图

  阅读提示| 1938年5月25日,沁阳市王曲乡十八里村,国民革命军第9军47师992团一个营在此阻击侵华日军,该营三次击退数倍于己的日寇的猖狂进攻,打死打伤日军1000余人,给日寇侵入沁阳后以首次重创。后终因寡不敌众,全营官兵战死沙场,指挥这场阻击战的阎普纲团长战斗到最后一刻,也壮烈殉国。

  当日傍晚,恼羞成怒的日寇占领十八里村后,对村里还没有逃走的130余口手无寸铁的村民,用刺刀挑、用机关枪扫射或直接将活人往井里填,制造了“十八里惨案”。

  9月1日,抗战胜利纪念日前夕,记者来到十八里村,村里亲历该事件的老人们讲述了当时的情景。

  抗战史专家:豫西北的中国守军成侵华日军的眼中钉

  “十八里阻击战,在豫西北的抗战史有着独特地位。”9月1日上午,沁阳市抗战史专家李建国一边用小木棍在地上画图一边说。忻口会战和台儿庄战役结束后,侵华日军开始大举南下和西进,试图形成夹击之势,在黄河两边吃掉中国抗日武装。驻扎在沁阳、孟州、济源一带的国民革命军第9军,是侵华日军必须吃掉的抗日武装。十八里村,因距沁阳古城18华里而得名,又处于沁阳至济源的老官道咽喉,战略地理位置非常重要。驻守十八里村一带的国民革命军第9军47师992团,打破了日寇迅速向西推进,进一步占领济源、垣曲的战略企图,被侵华日军视为眼中钉。

  李建国说,据沁阳市有关史料记载,1938年2月20日,日寇侵占沁阳城。不久,国民革命军第9军47师来到沁阳,在十八里村安营扎寨的992团二营积极进行战斗准备。官兵们利用村周围3米多宽、2米多深的寨河,通过加宽寨河、修哨门、挖战沟、筑工事,共布置了3道防线,在村里临街房的墙上挖满了射击孔,准备在必要的时候展开巷战。

  亲历者:战死的官兵,有的还咬着鬼子的耳朵

  “布袋街的后场是官兵们的训练场地,每天练射击,拼刺刀,杀声震天。”今年已经85岁的程安泰老人和84岁的张洪发老人告诉记者,虽然当年他们还不到十岁,但他们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

  程安泰老人说,1938年5月25日,天刚蒙蒙亮,在大汉奸袁良辰带领下,2000多鬼子和400多伪军分三路向十八里村扑来,仗打了一清早,鬼子兵丢下枪支弹药和100多具尸体停战了。哪知晌午时分,日本人又从孟县(今孟州市)调来鬼子兵,在大炮的掩护下,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再次向十八里村打来,连续强攻两次,到下午5时才攻进十八里村。

  张洪发老人说,他透过门缝看到,阎团长站在村十字路口旁,左右开枪,边打边喊:“弟兄们!狠狠地打,多捞一个是一个!”阎团长左胳膊负了伤,仍边战斗边指挥。眼看子弹打光了,阎团长便命令一个连长带头,组成大刀队,左砍右杀,冲出了一条血路,向西哨门撤退。鬼子向阎团长扑来:“抓活的!抓活的!”阎团长又身中数枪,眼看自己难以脱身,在一连几枪撂倒几个鬼子后,最后向自己胸前打了一枪,以身殉国。

  程安泰老人说,傍晚,当他们出西门逃往外村时,看到满大街都是二营的官兵遗体和鬼子兵的尸体,二营的官兵有的还咬着敌人的耳朵,有的还卡着敌人的脖子,有的还和鬼子紧搂在一起。

  幸存者:一口井被填了13口人

  据沁阳市有关史料记载,十八里一战,国民革命军第9军以一个营的兵力,连续三次击退数倍于己的日寇的猖狂进攻,打死打伤日本鬼子1000余人,给日寇侵沁后以首次重创。惨遭失败的日本兵恼羞成怒,对十八里村进行了疯狂报复,进行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程安泰老人说,在大汉奸袁良辰的带领下,鬼子兵一个个端着明晃晃的刺刀,逐门逐户破门而入,无论男女老幼,见人就杀。

  张洪发老人说,鬼子兵把抓到的30多名青壮年,用铁丝穿住锁骨,集中到村东头全部枪杀。还有50多名群众被带到村西的一块空场上,全部用刺刀捅死。

  程安泰老人说,张致显(已故)一家9口人和多名群众被带到村西的一口土井旁,鬼子兵用刺刀捅一个向井里填一个,一口井填了13口人。当时,被填到井里还没有断气的人哭喊不止,而鬼子们却仰天大笑。张致显最后一个被填入井内,鬼子朝井内乱刺了几刀,扬长而去。夜里,他苏醒过来,挣扎着爬出井口。而他一家8口都死在井内。他爬了一夜才爬到附近村庄的亲戚家,幸存了下来。

  据沁阳市有关史料记载,这场大屠杀中,侵华日军共残杀群众130多人,凡拿动的统统被运走,拿不动的不是毁坏掉,就是烧个精光,烧毁房屋达120多间。

  村里老人:至今怀念阎团长

  “这里曾是一个大土坑,旁边有座关帝庙。那场战斗结束后,村民自发把战死的100多名抗日英雄埋在这里,阎团长的遗体后来被运走。”两位老人指着村西头一处民宅旁的空地说。

  十八里村63岁的退休教师张思方说:“以前,每逢清明节,学校师生都到村西头关帝庙前给抗日烈士扫墓,祭奠英灵。随着老人们相继去世,知道这段历史的人越来越少,纪念活动也停止了。这个地方至今连个纪念碑也没有,年轻的村民大都不知道这里埋葬着抗日英雄的遗骨。”

  程安泰老人告诉记者,当年阎团长和他太太就住在张继德(已故)家。记者看到,如今的张继德家,院子大门的门额悬挂着“和顺安康”,正房已是两层小楼了。

  “当时只有28岁的阎团长,最喜欢小孩子了,经常买糖和小孩子们逗着玩。”张洪发老人说,他没有一点官架子,最爱和老百姓拉家常,当时他们也很愿意接近他,找他玩,他们从他那里学到很多抗日救国的道理。

  “因为我们村姓阎的多,阎团长非要认本家不可,还说要到阎祠堂去祭奠祖先。”程安泰老人说。李建国告诉记者,据初步考证,阎普纲又名阎普润,南阳唐河县人,1925年入黄埔军校第4期结业,同年加入共产党,国民政府感其英烈追赠陆军少将。

(大河网-大河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am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