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开启大郑汴都市区 开封县退隐成祥符区

时事郑州晚报杨观军 路文兵2014-10-29 08:23
0

“汴梁形胜甲天下,夷门自古帝王都。”开封,有着极为辉煌灿烂的历史,在北宋时期曾是“八荒争凑,万国咸通”的世界第一大城市。《清明上河图》、朱仙镇、汴绣等享誉世界的文化遗产,仍然璀璨夺目,“开封府包青天”等历史故事流传至久,为民间津津乐道。

然而流年暗换,随着大宋的衰落,自然政治环境的变化,上世纪50年代省会名号的丢失,以及在市场化转型中数次错失机遇,开封在人们的印象中体量和步伐都不够大。

“同意撤销开封县,设立开封市祥符区,以原开封县的行政区域为祥符区的行政区域。”9月26日,国务院批复开封市行政区域调整的寥寥数语,让开封这座古城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开封县正式变身为祥符区,古都开封正式“变脸”。城市格局的变化,使其一跃成为一座拥有169万人口、名副其实的“大城市”,与此同时,在郑汴一体化战略的背景下,“大开封”与“大郑州”构成的“大郑汴都市区”也呼之欲出。

郑州晚报记者 杨观军路文兵 开封报道

开封变身“大城市”

10月24日下午,祥符区委、区政府办公楼前,“开封县人民政府”的牌子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开封市祥符区人民政府”的牌子。

祥符区委一位霍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换牌后,区委工作正在平静有序的调整中,工作处于过渡期,人员暂时没有什么变动。

“同意撤销开封县,设立开封市祥符区,以原开封县的行政区域为祥符区的行政区域。”9月26日,国务院批复开封市行政区域调整的寥寥数语,让开封这座古城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

日前,河南省政府网站挂出《关于调整开封市部分行政区划的通知》,根据《国务院关于同意河南省调整开封市部分行政区划的批复》精神,对开封市部分行政区划进行调整。

在撤销开封县,设立开封市祥符区的同时,开封的龙亭区与金明区合并为“新”龙亭区。金明“合体”龙亭之后,新的龙亭区成为开封市仅次于祥符区的大区。

10月19日上午,祥符区揭牌成立,开封县正式变身开封市祥符区。按照调整方案,开封县调整为祥符区后,市辖区下辖24个乡(镇),25个街道办事处,总面积由547平方公里增加至1849平方公里,足足增加两倍有余。调整后,开封市总人口由91万剧增至169万。

河南省城市规划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河南大学教授王发曾告诉郑州晚报记者,按照2010年出版的《中小城市绿皮书》划定“市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为大城市”这一标准,此次区域调整后的开封是名副其实的“大开封”。对现代开封来说,这是第一次从国家战略层面明确提出将其建设成为大城市。

自1913年开封县复名至今,历时整整一个世纪。100年后开封县撤县设区,开封“复兴之路”由此进入新纪元。

“‘大开封’呼之欲出!”开封市市长吉炳伟说。

历史上:“万国咸通”的世界第一繁华大城市

王发曾说,历史上的“大开封”有过极为辉煌的时期,科技与经济文化都极为发达,曾一度成为人口超百万、世界最大的国际大都市。直到今天,《清明上河图》、朱仙镇、汴绣等享誉世界的文化遗产,仍然璀璨夺目,“开封府包青天”等历史故事流传至今,为民间津津乐道。

“汴梁形胜甲天下,夷门自古帝王都。”开封,古称东京、汴京、汴梁,见诸文字记载的历史已达2300多年。北宋年间,开封迎来历史上的巅峰鼎盛时期。公元960年,赵匡胤在开封城北黄袍加身,发动“陈桥兵变”,建立北宋政权,定都开封,号“东京”。当时,开封周围地势坦荡,一马平川,河湖密布,水陆交通四通八达,所谓:“当天下之要,总舟车之繁,控河朔之咽喉,通荆湖之运漕。”

“举目则青楼画阁,秀户珠帘。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绮飘香。”一本《东京梦华录》,数尺《清明上河图》,描述了开封曾经“汴京富丽天下无”的繁华盛景。那时开封由外城、内城、皇城三座城池组成,人口达到150余万。它不仅是中国经济、政治、军事、文化中心,而且是当时世界上最大、最繁华,“八荒争凑,万国咸通”的国际大都市。

同在北宋时期,“祥符”的称谓第一次登上历史舞台。“大中祥符”,是宋真宗赵恒的第三个年号,北宋使用这个年号共9年。大中祥符二年(公元1009年),宋真宗以年号命名,改浚仪县为祥符县。据《元丰九域志》记载:“东京,开封府(治开封、祥符二县)。辖县一十七。开封、祥符二县为赤县。”赤县即天子直辖之地,京都所治的县。

明朝洪武年间,明太祖朱元璋撤销开封县,将其并入祥符县,从此开封城内结束了一城二县分治的局面。1913年,开封县复名。

现如今:

古城依旧在,“体瘦”分量轻

现代历史学家陈寅恪先生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随着大宋帝国的衰落,开封也从鼎盛时期迎来了厄运的开始。所谓“成也黄河,败也黄河”,黄河的泛滥导致河流淤积,河床不断抬高形成“地上悬河”,开封城屡次被淹,政治地位大降,开封古城日渐式微。

“到开封看看宋,到西安看看唐”,一句话道尽开封的历史文化地位。然而,开封的现状跟它的历史盛名并不相称。

“新中国成立后,开封的省会名号被郑州摘取。在市场化进程中,又错失了几次转型的机遇,走了很多弯路,导致今天开封的工业很弱,影响了开封的发展。”河南大学经济学院名誉院长、中原发展研究院院长耿明斋说。

在上世纪90年代,开封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一条街两座楼,半根香烟走到头;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街泥。”即言开封当时的狭小与破旧。

《纽约时报》记者尼古拉斯在开封游玩时,感叹他心仪已久的泱泱千年古都的衰落,在美国这份百年大报上第一次用中文标题刊发了《从开封到纽约——辉煌如过眼烟云》一文。文章中说:“公元1000年,坐落在泥沙淤塞的黄河岸边的古城开封,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城市……今天的开封肮脏贫穷,连个省会也不是,地位无足轻重,所以连机场都没有……11世纪的开封是宋朝的首都,人口超过100万,而当时伦敦的人口只有15000左右。”文章不留情面地揭示了开封长期以来发展滞后的疮疤,让开封人对尼古拉斯又爱又恨。时任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亲笔批示:“我读后感慨万千,我们的古都开封已成为历史发展的反面典型……要使开封发展起来,没有一些特殊的措施是不行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king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