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售票员的一天:不敢喝水1天只离开座位3次

社会河南商报 [微博] 仝存瑞2015-04-09 08:53
0

火车站售票员的一天:不敢喝水1天只离开座位3次

清明节假期,客流量巨大,往往是到点儿了售票员还从岗上下不来

河南商报记者 仝存瑞 文/图

4月3日上午11点左右,一名实习生来到休息室,对着一个前辈吐苦水:动作一快,手和脑子就跟不上趟,更跟不上老师们的节奏,干得心急。

这时,和休息室隔着一条走廊的郑州火车站西售票厅内,售票员“老师们”正忙得不可开交。20多个售票窗口,买票的队伍已经排了十多米长。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混杂着售票员和乘客沟通的声音,回响在售票车间内,气氛紧张而严肃。

他们的故事

最害怕假期

忙起来一天只离开座位3次

一名售票员急匆匆地向办公室走去,嘴里嘟囔着,“最害怕放假了,一忙都不知道啥时候能下班……”

“春运完了是清明节假期,完了又到五一假期,五一结束了暑运又该来了,再往后是中秋、国庆,又到春运。”她说,基本上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工作跟打仗似的。

“就这都比以前好得太多了!”郑州火车站售票车间副主任吴军伟说,互联网售票普及后,售票员的工作明显“一年比一年好,原来遇到假期,到下午两三点,买票的人都会排到广场上。”

压力小是相对来说的,真到了高峰期,到点儿了人还是从岗上下不来。郑州火车站介绍,4月3日到6日,全站发送旅客56.9万人次,其中4月4日当天发送旅客18.9万人次,创历史新高——2015年春运单日最高纪录也不到15万人次。

售票车间东二班值班主任职静伟说,高峰期上岗,同事们都很少喝水——少喝水能少上厕所,也就减少了离开座位的次数。

吴军伟说,售票员离开座位的时间大都形成了规律:中午大概有半小时的吃饭时间,上午10点左右、下午三四点去趟卫生间,其余整个工作时间都在座位上。

这也算是售票员女多男少的原因之一,吴军伟说,售票车间大概150名售票员中,只有13名男售票员,除了因为男售票员没有女售票员心细、出票速度快,还有一个原因,“男的一般坐不住。”

他们的日常

和钱打交道 弄不好了还得自己贴钱进去

事实上,光坐得住只是具备了售票员的一种素质,但远远不够——还得时刻保持高度紧张。

吴军伟说,售票员的一个特殊性就是,除了和人打交道,还要和钱打交道,这决定了售票员要时刻高度紧张。

下了班核对票款时,收到的钱和总票款对不上,后果由当事售票员承担。“有的售票员每个月都自己往里贴钱,后来就调到其他岗位了。”吴军伟说。

除此之外,还得小心假币。车站工作人员小马曾在售票员岗位实习过,她说,当时和她一起实习的一个同事,就因没注意,收到了假币,“忘了开验钞机的验钞功能,光点钱不验钞,后来核对时发现有假币。”

不过,就如同大浪淘沙一般,他们的业务越练越精。售票车间西一班领班职静茹,是全年无差错的保持者;东四班领班李静,不但个人获得“郑州铁路局主任售票员业务能手”等荣誉,还带领班组职工在车间评比中,连续两年荣获售票“状元”。

在职静茹看来,这个工作不仅仅是重复性很强,业务性更强:“各种新程序必须及时学会,跟不上节奏,自己就乱了,一定要外乱心不乱。”

而这都是一天天干出来的。“服务行业就是这样,付出多少心血,中间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职静茹说。

他们的心声

一家“老铁路” 近在咫尺相聚难

职静茹、职静伟二姐妹,在车站被人叫做“大职”“小职”,是售票车间的“姐妹花”。

“几年前,妹妹也在西口,我俩交接班,我妈基本上不能同时见到我俩。”职静茹说,母亲也是老售票“状元”,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目前看来,这种状态已经影响到了下一代。职静茹说,有时在家,女儿就会问:“妈,今天没去加班?不太正常啊。”

工作忙起来,不可避免地会波及和家人相处的时间。和人说起来,更不可避免地会勾起心头对家人的愧疚。

职静茹说,几年前她和妹妹都上夜班,岗上实在忙不开。这边,父亲正做心脏手术。“后来才知道,我爸头天害怕下不来手术台,遗嘱都写好了。”

父亲康复后,跟她和妹妹说起这事儿,姐妹俩痛哭失声。“我都想说自己心眼太大了,这事儿后来想想太可怕了。”职静茹说。

“要不说,不孝顺就是这样。”职静茹说,自己是家里姐妹三人中的老大,本该是顶梁柱,“顶梁柱没顶到家里,用在单位了。”

事实上,车间里这种“心眼太大”的不光是她一个人。东四班领班李静,工作20多年没请过一天病假。2010年丈夫患胃癌住院,她每天在单位和医院间奔波;2013年,连续加班3天,后来因犯高血压晕倒在岗位上……

延伸阅读

买票、取票 留意这几点

坐火车出门,买票是第一步。职静茹说,别看这是个看似简单的事儿,还真有不少人买错了票。

河南商报记者通过和售票员以及车站导购咨询人员沟通,整理了旅客们买票、取票时容易出现的意外,或许对您有用。

1.取完票 转身就走

4月3日上午10点多,郑州火车站西售票厅导购咨询员郝玉琴刚把一张车票交给同事,失主就找来了。“他的车票忘在了自动取票机上。”郝玉琴说。

她说,这几年捡到的身份证、车票都不知道有多少了,“我们捡到后都会放在服务台,旅客发现票或者身份证不见了,去服务台就能找到。”

她提醒,火车站人流量大,旅客往往比较匆忙,但拿到票后一定要检查一遍,看证件等物品是不是都拿好了。

2.方言问题 出错了票

火车站工作人员小马说,她就曾出过这方面的事儿,“一个老先生口音很重,我和他确认了两次,给他出了张到偃师的票,结果对方要去渑池。”

职静伟说,像苏州、宿州,杭州、梧州,偃师、渑池等地名,如果旅客口音特别重,售票员又听不真切,就很容易出现出错票的情况。

“一般我们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和旅客反复沟通,旅客也可以把目的地写在纸上,这样更清晰。”她说。

3.中途转车 买错了票

职静伟说,4月2日,有个姑娘找到她求助:买的票出问题了。

“姑娘当天要从郑州去太原,没有直达卧铺票了,就买了4月2日晚上9点多到月山的票。”职静伟说,姑娘从月山往太原的车票买错了,“她买了4月2日零点的车票。”

“4月2日零点,按咱们的习惯来讲,是4月1日深夜,她应该买4月3日零点的票。”职静伟说,这种情况基本上每天都会有,多的时候一天都有十来例。

“过了零点来买票的旅客,要是说买‘明天’的,我们都会跟他核实日期。”职静伟说,就这,还常有旅客买错票。

(河南商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am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