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幼时被弃身患尿毒症曾自杀 公爹被曾被杀

社会周口晚报2017-03-07 07:36
0

□晚报记者 张劲松 实习生 张珂 黄星池 文/图

女子幼时被弃身患尿毒症曾自杀 公爹被曾被杀

许长爱在做透析

近日,经省城医院紧急救治后,许长爱又奇迹般地活了过来。3月5日,面对周口晚报记者的采访,她说:“对于疾病,我已经没有什么恐惧的了。但我还有一个心愿,那就是想找到自己的亲生母亲。”

女子幼时被弃身患尿毒症曾自杀 公爹被曾被杀

许长爱和女儿

突患重病

2012年3月的一天,许长爱正在逗1岁的女儿玩时,突然感觉眼前模糊,头一晕就昏倒了。之后,她在商水县人民医院被确诊为肾病(尿毒症)终末期,同时伴有高血压、酸中毒、心脏病、低钙等并发症。经过抢救,许长爱被及时送到周口市中心医院。经过1个多月的治疗,许长爱的病情总算有所好转。出院后,由于每周做3次透析需要近3000元,之前看病借了5万多元,再加上不久前公爹被人杀害,紧接着,婆弟又由于不堪打击患了精神病,一切的一切,都让许长爱感到非常绝望。一天下午,她趁家人不备,一下子喝下两瓶农药。

“那时候,我感觉一切都完了。家里为给我看病变卖了所有能卖的东西,再加上以后治病花钱也是一个无底洞,我真的感觉对不起家人,再也不想拖累这个家了。”许长爱哭着说,当时,她脑子里想的全是自杀,只想一死了之。

为了抢救许长爱,那一次,家里又增加3万多元外债。从发病到现在已经5年,许长爱每月做透析所需的高额费用,让这个不幸的家庭实在无法承受。

夫妻情深

为了给许长爱看病,为了有钱给她多做一次透析,丈夫王涛吃尽了苦头。从许长爱发病起,王涛除了给妻子治病,照顾妻子外,他每天都像疯了似的拼命挣钱。

2013年春季的一天,王涛像往常一样为一家物流公司装卸货物。从头天21时一直干到第二天中午,加上没舍得吃头一天的晚饭和第二天的早饭,再加上干活时出汗,不经意间,他患了中风,嘴歪眼斜。见状,许长爱劝他赶紧治疗,可王涛还是舍不得往自己身上花一分钱。“当时我想,只要长爱在,孩子就有妈,我们就是一个完整的家。哪怕我累死,也要治好她的病。”王涛说,如今,他患有颈椎病和腰椎病,整个后背又麻又痛,已经不能干重活。无奈,他只有在闲时卖水果挣点儿钱,但这些钱根本不够妻子的治病花销。

养母恩重

3月5日下午,周口晚报记者来到商水县化河乡南马村许长爱的家时,她刚从医院做完透析回来。“按照医生的要求,妻子应该住院治疗。但为了省钱,也为了能让她多做几次透析,每次做完透析,在医院休息近1个小时后,我才把她拉回家。”王涛说,由于母亲要在家照顾两个上学的孩子,前段时间,他在外干活时,经常是妻子一个人去医院做透析,然后一个人回家。

在厨房里,一台崭新的抽油烟机和一台净水机引起了周口晚报记者的注意。“养母为了让我喝上更好的水,也为了让厨房里空气更清新,今年70多岁的她骑着三轮车给我送来一台抽油烟机和一台净水机。”许长爱吃力地说,在她14岁那年,养母告诉她,她是被养母从村头路边捡来的。从小到大,养母对她很亲。可惜,她现在没有能力孝敬老人了。说到这儿,许长爱泣不成声。如今,她还有一个心愿,就是想找到她的亲生母亲。周口晚报记者了解到,为了给许长爱治病,养母把积攒的钱都拿出来了。

当日18时许,周口晚报记者来到商水县姚集乡某村,见到了许长爱的养母——今年72岁的张某。“提起女儿,我把泪都哭干了。”张某哭着说,1982年8月20日11时许,邻居告诉她村头路边有个弃婴。当时,孩子瘦得皮包骨头。她害怕孩子有生命危险,考虑再三还是把孩子抱回了家。

从那时起,张某把许长爱视为己出,呵护有加。“长爱16岁时就外出打工了。那一年春节,闺女回来时自己没舍得添新衣,却花了几百元给我买了一件羽绒服。我当时就感动得哭了,这个闺女没白养。!”张某哭着说,邻居都夸长爱懂事。长爱结婚后,经常来看望她。每次来,长爱不是带来好吃的,就是给她们老两口带来新衣服。

盼望救助

看着妻子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王涛心里很难受。在妻子住院治病期间,王涛见过换肾康复的尿毒症患者。当时他就下定决心尽力挣钱,早日给妻子做换肾手术,让妻子早日摆脱疾病的折磨。但是,面对高额的手术费用,他又犯了难。在走投无路之际,王涛和妻子许长爱只得寻求爱心人士的帮助。

为许长爱治病的医生何华民介绍,目前,许长爱在靠透析维持生命,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如果能换肾,她的寿命可大大延长。换肾的花费大约需要20多万元,估计她的家庭难以承担。

对于许长爱家的遭遇,商水县民政局副局长徐爱新表示,如果经过调查情况属实,民政部门会按相关政策,为许长爱建档立卡,在许长爱家原有1个低保名额的基础上增加低保名额,尽可能给她提供更多的帮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rebecaz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