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编剧史航做客郑州 坦言自己是推荐控

国内资讯大河报2017-10-17 14:56

著名编剧史航做客郑州 坦言自己是推荐控

□记者游晓鹏文图

核心提示两撇胡子,搭上宽松的粗布褂子,史航的打扮总像是刚从古装戏片场归来。不过,你只需听他讲上十分钟,就知道他是一个深谙互联网精神与玩法的新新人类。知道怎样挖苦一部电影最狠,也知道什么时候该发什么样的微博去捧谁的某一本书。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是一个爱较真儿的分享控,看不上的毫不讳言,为推荐爱的东西也是无所不用其极。10月14日,著名编剧史航携新作《野生动物在长春》做客郑州松社书店并接受了大河报记者的采访。

不做自己不感兴趣的事

史航坦言自己是推荐控,“光推荐还不行,有时候必须用摘抄的方式,就是我得掰一块给你尝尝”。

史航1992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1993年开始从事话剧、电视剧创作至今,代表作品有电视剧《雷雨》《铁齿铜牙纪晓岚》等。近年来,他涉猎甚广,除了各种影视剧、舞台剧的编剧,他还在《神探亨特张》《我的团长我的团》里客串过角色,并以庞杂的知识体系和能言善辩的形象频频出现在《奇葩说》《吐槽大会》等网络综艺节目当中。史航很享受现在的状态,三分之一的时间做编剧,三分之一的时间阅读,还有三分之一去做嘉宾或者跑龙套做演员。“我每天做的都是我想做的,我不做自己不感兴趣的事去挣那个钱。我的一位朋友说过,干自己不喜欢的活儿挣的钱,不是给医生就是给心理医生。”史航说。

读书对史航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在大学同学的眼中,史航一直就是个书呆子,他阅读的速度很快,从北京到郑州的高铁上可以轻松读完300页。分享书单同样重要,在史航的微博里搜索“书目”“书单”或者“推荐”,可以出来几百条。面对郑州读者,他的即兴推荐是20岁之前该读一读《悲惨世界》,30岁是毛姆的《刀锋》,40岁是《复活》。

史航坦言自己是推荐控,“光推荐还不行,有时候必须用摘抄的方式,就是我得掰一块给你尝尝”。史航做的最得意的一件事是,每逢年三十,在所有人都在聊春晚的时候,他在微博上晒出一段汪曾祺,“让漫天的烟花爆竹成为我的书声琅琅的背景”,这种办法有些“鸡贼”,但是可以稳准狠地让人记住史航,记住他推荐的书。

主业是编剧也爱跑龙套

演戏并不能给史航带来很多经济收入,但他乐此不疲,“你有了这些体验再写剧本的时候,可以更加体谅演员”。

史航的成名作是《铁齿铜牙纪晓岚》,因此对历史剧情有独钟,在来郑州的路上还在筹划一部三国背景的戏。他说,前不久热播的《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对自己很有启发,倒回十几年,这种题材可能会起名叫做“汉末风云”“三国风云”。以往观众是想了解历史的奥秘,必须以历史冠名,现在的年轻人喜欢某一个职业的神话,让他可以“代入”,所以会叫“军师联盟”。史航也不认为《军师联盟》对司马懿形象的翻转这个问题有多么重要,“它其实是在讲是什么人在影响着一个国家,缔造着一个国家,就像20世纪西方的某个国家,到底是总统们决定的,还是传教士、军火商和诺贝尔奖获得者们决定的,这个要看你怎么理解。《军师联盟》让历史剧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它打开历史的方式与众不同”。

史航的主业是编剧,不过近年他做过不少客串,甚至有过一个月杀青三部戏的经历,尽管多数都是演一场就去领盒饭的龙套角色。比如,在《老九门》的番外篇《二月花开》里,他和白一骢忙活一晚上,一人就一句词儿。“我去得早,挑了一句长的,张艺兴被逼着唱戏,我说:白爷,戏不能停啊,嘭,我被打死了。白一骢说,是啊,嘭,也被打死了。就这么着。”

作为知名编剧,到了现场发现词儿这么少,会不会技痒难耐给自己加戏?史航说,这是要守本分的,词少也能出戏。自己第一次演戏是《我的团长我的团》,演一个胖和尚,“16句词儿,382个字,我用四川话、云南话全背得滚瓜烂熟,穷尽了这些词儿里面的所有可能性,所以我的戏基本没删”。演戏并不能给史航带来很多经济收入,但他乐此不疲,“你有了这些体验再写剧本的时候,可以更加体谅演员。比如笔下一个男八号,就一点词儿,你会琢磨他哪一句话可以更有意思些,让他有点享受”。

喷电影是为了分享

他对喜欢的电影会变着法地用各种机会推荐给粉丝,特别是有些偏弱势的电影,“直接影响消费,是我的最大野心”。

史航喷过不少电影,特别是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为此还跟不少网友掐架。但他的喷不是为了攻击,而是为了分享,就像美食家说某家饭店不好吃一样。所以,他对喜欢的电影比如《聂隐娘》《二十二》《罗曼蒂克消亡史》,也会变着法地用各种机会推荐给粉丝,“特别是有些偏弱势的电影”,对此他不讳言,“直接影响消费,是我的最大野心”。

不过,不少电影人却因此很怕史航,甚至有旧时意气风发聊电影的老相识也当说客来劝说,对某某电影“友善一些”。但史航就是史航,他说自己时常想起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里,哈尼从南方回来,面对从前的手下说了一句话:“怎么我去了一趟南部,你们现在都流行搞钱了?日子真的那么难过呀?”史航也想送给那些给自己打招呼对电影嘴下留情的人,日子真有那么难过吗?如果你喜欢搞钱,不一定非要拍电影。

当然,这句话史航也会送给自己,因为他也身处这样一个名利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