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驻扎13家午托班引关注 为何始终是黑户?

河南教育大河网宋晓珊2018-05-23 09:54

  河南商报记者宋晓珊

  5月22日下午1点,裕鸿花园小区静悄悄,楼道也告别了奔跑嬉闹的熊孩子,电梯拥挤依旧,业主田女士趁机带着老父亲下来透气。

  当天上午,这里一场七部门联合执法刚刚结束。有居民说“希望这样的安静能继续保持,如果必须加个期限希望是永远”。

  【事件】

  5栋楼的小区

  “驻扎”13家午托班

  5月17日,《河南商报》报道了《5栋楼的小区“驻扎”13家午托班》。

  事情要从2016年说起,当时附近博爱街社区拆迁后,原来“驻扎”在那里的10多家午托班陆续入驻裕鸿花园小区。

  被打扰的午休,车库拐弯处冷不丁冒出的身影,总也坐不上的电梯……小区业主的遭遇引发了很多人的共鸣。

  网友“灯在左岸”很尖锐地指出问题,“学校中午不能就餐,很多孩子父母又得上班,孩子中午怎么吃饭,只能去午托班。可午托班已停止批复多年,属于非法机构,那请问孩子咋办?午托班开在小区确实对业主造成影响,但是开在哪里呢?”

  【进展】

  管城区七部门展开联合执法

  一午托班涉嫌违规被“停办”

  5月22日上午,郑州市管城区东大街办事处牵头,公安、消防、工商、食药监、安监、教育等六部门配合,对裕鸿花园小区的午托班展开联合执法。

  联合执法人员发现了很多问题,比如部分午托班健康证配备不全,食物没有留样,消防设施配备不合格,违规经营等。

  在D座12楼裕鸿托教,联合执法人员发现了吉他艺术考级站、十佳培训基地等多个牌匾。该机构负责人介绍说,“此前曾开办培训班,现在已经转移到别处经营,午托班并未跨界进行教育培训。”

  参与联合执法的管城区教体局工作人员,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和《民办非企业单位管理暂行条例》的有关规定,开出了“停办通知”。

  河南商报记者注意到,除了这张“停办通知”,其他部门并未开出罚单。

  【声音】

  业主:

  希望午托班能在6月底搬离

  经过商讨,居民希望午托班在6月底孩子放暑假后搬离。

  该小区物业负责人表示,2017年就曾贴出告示,要求午托班年底前搬离,后来午托班代表承诺3月份搬离,但是并未实现诺言。他们希望借助这次联合执法,还平静于民。

  午托班:

  希望午托班经营合法化

  E座21楼佳园午托班负责人表示,会在6月底前关闭午托班。

  但是更多的午托班从业人员表达了“想继续经营”的诉求,C座12楼的铭心午托班负责人表示:“叫咋改,俺们就咋改,做午托经营多年了,也想让店合法经营,关键政府部门得给指个门路啊。”

  【疑问】

  郑州午托班办了22年

  为何一直是“黑户”

  从1996年郑州出现第一家正规意义上的午托班算起,郑州午托班已经22岁了,依然是个“黑户”。

  《郑州市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郑州有普通初中320所,在校学生37万人;有普通小学922所,在校学生87.3万人。

  如果按照两成孩子有午托需求来算,目前被午托的孩子有望超过20万名。如果按照每个午托班能容纳50人,郑州午托班数量有望超过4000家。

  【经验】

  深圳、洛阳等地

  对午托班管理走在前列

  其实,午托班管理并非无从破局。比如,深圳就已经走出了一条较为成熟的路。

  2009年初,深圳市政府出台《深圳市校外午托机构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教育行政部门是校外午托机构的主管部门,民政部门依法负责校外午托机构的登记管理。这也为午托班打开了一扇生存天窗。

  2018年,深圳又试探性地迈出了第二步,今年深圳“两会”期间,深圳市政府把在校午餐午休服务列入2018年民生实事。随后,2018年深圳市教育工作会议传出消息,今年深圳要出台中小学生午餐午休管理办法,试点学校至少要有100所。

  此外,3月23日,广东省教育厅发布《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该省中小学要有校内课后服务时间。

  在河南省内,洛阳也走在了午托班改革的前列。早在2012年,洛阳市涧西区就有多个社区开设了“四点半学校”,填补孩子们放学后的“真空”时间段。此后,洛阳更多社区陆续办起了免费的“四点半学校”。

  据了解,“四点半学校”是完全免费的,孩子放学后若无处可去,则可以到这里学习、娱乐、结交老师和朋友。

  郑州午托班监管,谁来接下这一棒?

  午托部管理有哪些难处

  消防部门

  居民区开办午托班是个“死结”

  消防部门的负责人王朝臣说,作为住宅小区,裕鸿花园的消防并不存在大问题,但是午托班具有商业性质,并不能完全等同居民住宅。

  如果按照商业标准来要求,这里既没有疏散通道,又没有喷淋,而且增加这些设施的可能性也不大,“怎么下通知?怎么改?(在这里)开午托班就是个死结。”

  此外,尽管《郑州市防火安全委员会关于加强幼儿园、午托部消防安全管理工作的通告》(简称《通告》)提到幼儿园、午托班不宜设置在4层及以上楼层、地下室、半地下室。可是,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通告》并没有就违反规定如何处罚进行解释。因此,消防部门既没办法对午托班“停办”,更无权取缔。

  食药监部门

  有午托班为办许可证“上门”求处罚

  在E座8楼英才托教中心,管城区食药监工作人员要求对方出具购买原材料的发票,并提示说所有原材料需要留样两天。

  “如何监管午托班,我们也很为难。”管城区食药监部门参与此次执法的一名负责人介绍说,曾经有午托班负责人表示,能不能给个处罚,然后办个食品经营许可证。但是只要午托班未办理教育资质或者取得工商执照,食药监部门就无从对午托班食品安全展开监管,更没有处罚权。

  教育部门

  不在监管范围内

  管城区教体局的执法人员介绍说,午托班,并不在教育部门监管范围内。

  工商部门

  没有为午托班办证先例

  管城区工商部门的执法人员则提到,工商部门没有为午托班办证的先例,外地也没有这样的经验。

  公安部门

  发现问题就提醒只能做到“警钟长鸣”

  东大街派出所民警介绍说,经常会来小区转转,发现问题就提醒,只能做到警钟长鸣。

  办事处

  帮助午托班寻找安身之处

  东大街办事处的一名丁姓负责人介绍说,居民要求午托班6月底前全部搬离肯定有难度,如果简单采取“一刀切”,可能会引发极端事件。比如数百名学生没有着落,家长怎么办?这名负责人建议先对一些管理不到位的午托班进行清除,然后对其他愿意配合工作的午托班进行管理。

  此外,为了缓解午托班与业主间的矛盾,办事处还考虑在附近区域寻找低层楼房安置午托班,让学生中午有处落身,让小区恢复平静。

(大河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