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遭骗局 个人信息交他人被办信用卡

热点关注都市时报2018-06-05 09:32

6月1日,走出呈贡吴家营派出所的阿苏(化名)有些恍惚,办案警官对案件的不乐观预判,令她的心情再次跌落谷底,“连本带利共欠了80万元,我一辈子都还不起啊!”

图片

与阿苏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另外20多人,他们在5月中旬都相继发现自己被骗,陆续报警。这20多人中,几乎全为女性,80%是在校大学生,她们均被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的姜某,以“投资、帮忙还欠款”为由,骗取受害人办信用卡、网贷、小额贷款等,涉及总金额400多万元。

投资

把信用卡交给姜某

噩梦由此开始

阿苏在2014年时,就认识了姜某,当时姜某在做借贷公司。2017年4月左右,阿苏被人骗了钱,便向姜某请教,也因此,给了姜某趁虚而入的机会。

“他借机让我办信用卡,给他投资,我签了好多字,办了好几张。”信用卡批下来以后,姜某向阿苏索要,阿苏一开始并没有答应,于是姜某提出,如果不给他信用卡,则要收取每张信用卡2000元的手续费。一算要支付一万多元的手续费,阿苏有些退却,只好将自己的信用卡交给了姜某。

此后,姜某继续以投资为由,让阿苏办信用卡。到目前,阿苏已经办了10张各大银行的信用卡,并悉数交给了姜某。在这期间,姜某用其信用卡不停地刷卡透支又还进去,如此循环。到最后,阿苏查自己的征信记录,才发现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贷了很多款”,其中一家银行备用金5万多元,另一家将近2万元。“当时问他这些是什么?他说只是一个临时的额度,最后我才发现这些都是贷款。”目前,加上那10张信用卡的欠款,阿苏总共欠各大银行30多万元。

图片

更让阿苏感到绝望的是,自己还曾被姜某瞒骗到小额贷款公司面签申请贷款。“他帮我把所有申请都弄好了,让我去刷个脸就好,后来就骗我说去刷个脸看看额度,甚至经常让我发验证码给他,说他要还款,实则又办了一些我不知情的贷款。”事发后,阿苏才发现,姜某私自给她办理的居住证明上盖的公章,竟然是姜某私刻的公章。

除了小额贷款,姜某还利用阿苏的个人信息办了许多网贷,直到款项发放到阿苏账户里,阿苏才知道自己又被贷款了。由于贷款的利息都非常高,无力偿还的阿苏只好将钱转给姜某,让他处理。阿苏事后查询得知,包括小额贷款和网贷,以她的名义贷款的本金和利息加起来就有48万元。她不定期给姜某的现金还有19万元。

图片

受害人与姜某签的合同 ■ 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蔡晓玲

对于给姜某的投资,阿苏一开始还和姜某签了合同,合同写明,投资的钱每个月可以收取3%的利息,并分期得到本金。但到后期,姜某则以各种理由推托。所有的投资,阿苏仅收到过一笔很小的收益,且被姜某以“利滚利”的理由又骗了回去。

图片

姜某以查看额度为由,让阿苏发验证码给他

“每次信用卡逾期,我都会催他还款,但我也没办法阻止他继续贷款,他有我所有的信息,钱放下来了,我自己无法偿还,也不敢留着。”阿苏开始意识到危险时,早已无法阻止姜某的行为。拿姜某毫无办法的阿苏,只祈祷姜某能够按时还款,不要让她的征信受到影响。

图片

姜某经常背着阿苏用她的信息办理贷款

图片

姜某欺骗阿苏,贷款只是临时额度

贷款

不知情的信用卡透支和网贷

引来追债电话不断

其他受害者与阿苏的遭遇相似,但她们大部分是在校学生,受骗金额没有阿苏那么高。她们大多是因自己缺钱找姜某帮忙贷款,才让姜某有机可乘。姜某以帮忙还贷款为条件,让受害者办理了信用卡和网贷,并让受害者把贷下来的钱拿给他“投资”。

小杨是从一张宣传单上认识姜某的,并在姜某的帮助下,在两个校园贷平台分别贷款8000元,在还了4000多元后,姜某开始让小杨办理信用卡和其他贷款,并帮她还清自己原先的贷款。一年半后,小杨意识到自己被姜某利用而贷款已经接近10万元,便不再配合姜某,也鲜与他来往。

直到自己的父母被追债公司打电话骚扰,小杨才又与姜某联系,催他还款。“追债公司甚至打电话到我很多年不联系的朋友那里,把我吓了一跳,我都不知道自己被追债了,这些欠款我都不知道。”

图片

小杨在5月21日报了警,并查了自己的征信记录。征信记录显示,小杨有一张自己完全不知情的信用卡,欠款18000元,还有自己完全不知情的一笔网贷,欠款3万元。征信记录上的欠款总额为76000元。“警察抓了姜某以后,在房间里搜到了很多电话卡,里面有一张是用我的信息办的,所以我的贷款、银行卡短信有些都不会发到我的手机上,我也收不到催缴电话。”

除了征信记录,小杨已没有勇气继续查询自己名下是否还有其他贷款,甚至没有勇气把真相告知父母。

和小杨一样,江江(化名)也有3张自己不知情的信用卡被扣在了姜某手上。“办信用卡的时候,他让我们多填几张,预防被拒。所以我们莫名其妙地签了好多字,后来我只拿到一张信用卡,其他的他都说没有办下来。”

因为姜某声称要帮江江“养卡”,所以她最后将自己拿到手的一张信用卡也交给了姜某,直到后来信用卡逾期,在催款无效的情况下,到姜某住处查看,才发现了自己的另外3张信用卡。“4张信用卡额度加起来有六七万元,都被他刷爆了。”

图片

姜某跟受害者所要网贷的密码

江江后来才发现,自己之所以不知情,是因为填申请信息时,被姜某换了电话号码,因此银行打审核电话时,接电话的是姜某专门聘请的接线员,最后信用卡也都保留在姜某手中。

办信用卡期间,姜某甚至不让受害者们接银行的审核电话。李妍(化名)因为自己接了银行的审核电话,被姜某威胁会被银行拉黑。因为对金融业务不熟悉,李妍信以为真,只好妥协。“填了申请以后我就后悔了,我后面都想自己接电话,让审核不通过,不给他用,但是他一威胁,我就害怕了。”

到了后期,因为姜某一直逾期不还款,李妍甚至还用自己的钱还了信用卡,最后几次要求姜某归还信用卡都被姜某以各种理由拒绝。到如今,李妍意识到,姜某掌握了她们所有的个人信息。

信用卡频繁逾期,各网贷平台开始打电话追债,受害者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联系上姜某。“微信跟他说我已经想死了,他才会回一个表情。”阿苏联系上姜某的室友,才得知姜某已经潜逃,而在姜某的住处,有她所有的信用卡。

归案

嫌疑人日常消费非常奢侈

发现姜某已潜逃后,受害者们陆续报了警。到目前,已有20多名受害者到派出所报案。

5月21日,警方趁姜某潜回昆明时将其抓获,并在他的住处搜出了很多复制的受害者身份证以及被他扣在手里的信用卡、利用受害者信息办理的电话卡、好几部可以插4张电话卡的老人机,甚至还有私刻的公章。

空空(男,化名)在姜某被抓的第10天,在他们合租的房子里见到了姜某,警察带着姜某来指认现场。空空和姜某一起租住在雨花毓秀小区已经有一年多了。除了空空,和姜某一起居住的另外两位室友也是受害人。

在空空眼中,吉林人姜某是个很能干的人,每天都有很多人找他办卡,业务非常繁忙,为人也非常和善,不与他人起冲突。去年一年,业务繁忙的姜某几乎每天都在家办公,键盘声敲得整个房间都听得见。

图片

空空记得,姜某还特地聘请了一位专门接电话的女孩,每个月给对方3000元的工资。“接电话就可以拿3000元,我还问他我可不可以接电话,他说他只要女的。”

而江江在接到京东的还款短信之后,用自己的信息登录了账号,才发现姜某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他的信息注册了账号,并利用其先收费、后付款的功能,购买了很多东西,“包括新百伦的鞋子、洗碗机、各种新款手机还有3000元的吹风机,连湿纸巾都用我的账号买。”江江无奈,这个账号里还有未还款项6000多元。

事实上,在所有受害者打印了账户流水之后,都发现姜某日常消费非常奢华,一顿饭吃出两三千元是常有的事,服装店的一笔消费通常都在几千元到上万元,在一家袜子店的消费都可以刷出几千元,而他也经常出入娱乐场所和足疗场所,甚至还有美容院的消费记录。

姜某的奢侈还不止在其所购买的日用品上。“有一天,他说他买车了,但是没有驾照,让我去试车,我没去,结果过了没多久,他又买了一辆大众高尔夫,我还感叹他怎么这么有钱。”空空后来发现,姜某的车是用别人的信息贷款购买的。“他好像因为信用有问题,已经被银行拉黑了。”

后来,因为姜某也将空空的女朋友拉下水,空空开始更多注意姜某的行为。“我女朋友不太信任他,让我监督她,因为信用卡随时都会逾期。我觉得他是拆东墙补西墙。”

空空发现姜某不对劲,是因为今年,他几乎没怎么见到过姜某。“他天天去洗脚按摩,去酒店,好像还包养女大学生。”空空说,某次他有事要借车时,发现姜某去跑滴滴。“他说他去拉女的,后来还问我要不要打麻将,我怀疑他赌博。”空空说,姜某逃跑时带走了值钱物品,还提前把电动车卖了。

进展

举证难调查难

以什么罪名定罪不好说

姜某被抓之后,受害者们都找到彼此,互通消息。但案情的进展似乎并不乐观。

在众多受害者中,有一部分是拿了姜某5%的介绍费而介绍他人进入姜某的圈套的,并且拿到了较多的姜某承诺的利息,因此,损失并不大。同时他们又担心自己的事情被学校知悉,影响学业,所以对报案并不积极。但后期,学校邀请了律师介入,也请来了家长,帮助他们解决这些事。

而如阿苏、江江等人,则像无头苍蝇一样不知如何是好。阿苏咨询了自己的律师朋友,朋友的回答也不乐观,这让阿苏心情沉重。

图片

为了获得更多消息,借着递交物证的机会,阿苏再次来到吴家营派出所。李警官透露,姜某连本带利,涉及的欠款有400多万元,而他的资金都是在二十几个受害者的账户之间转来转去,且称受害者们为合作对象,且有一部分业务还是帮一般客户代还信用卡,并收手续费。“他事先就查了很多法律法规,也看过很多诈骗的网络消息,所以态度非常圆滑,你们追债他都很淡定。”李警官告诉阿苏,警方目前计划以涉嫌集资诈骗的罪名逮捕姜某,但涉及很多举证难以及调查的问题,目前他们还在取证的阶段,但最后以什么罪名定罪则不太好说。

走出派出所,阿苏开始为自己是否要承担这些欠款而担忧,目前辞职待业在家的她对未来非常悲观;江江即将毕业,她担心自己考公务员或者找工作受到影响;小杨因为征信问题无法购买机票回家,坐火车则要50多个小时,她打算瞒着父母,说自己暑假要留在学校不回家了。

★律师说法

凌云律师事务所律师杨韬:

姜某涉及信用卡诈骗、合同诈骗

和金融诈骗等

姜某的行为涉及很多种情况,目前姜某涉及罪名应该有信用卡诈骗和合同诈骗。

姜某冒用他人身份、恶意透支、用非法手段把他人的信用卡骗来使用等情况可以视为信用卡诈骗。而办理信用卡后没有告知受害人,受害人可以按照不知情理解,这部分情况受害人可以不偿还欠款。但主观上,受害人知情与不知情很难举证,需要多方举证,比如他雇人接电话这件事可以作为举证的一部分。

至于贷款,学生已知的贷款部分,与姜某产生了一个合同关系,姜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和前提,通过签合同的方式来获取受害者的信任,且没有想过还受害人钱,这种行为,可以被认定为主观意识上的诈骗行为,可以构成合同诈骗罪。

而那些受害人不知情的网贷,姜某的行为就构成了金融诈骗。根据诈骗的对象和主体不同,罪名也会有所不同。

图片

不管是信用卡诈骗、合同诈骗还是金融诈骗,量刑都差不多,一旦定罪了,这个量刑就会按照涉案金额来算,400万元涉案金额,应该可以按照最严重一项来量刑,就是10年以上甚至最高是无期徒刑。

此案社会影响比较大,受害人比较多,所以检察院和法院也会考虑社会影响来量刑,如果姜某最终被定罪,受害人自己偿还欠款的可能性不大。

来源:都市时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