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度创新 杭州一中学给教师放恋爱假

教育头条新京报2019-01-23 07:51

  ■ 对话

  学校工会主席楼旸

  “会长期推行,接受外界监督”

  新京报:为何想给教师放“恋爱假”?

  楼旸:大家都知道老师工作战线长,特别是到了期末时间,老师们非常辛苦。看到老师们这种状态,作为学校层面很心疼,所以设立这种假期,希望增加老师们的幸福感。

  新京报:出台前是否进行过调研?

  楼旸:之前有“亲子假”,覆盖教师群体范围较窄,所以有些老师半开玩笑地说,有没有“恋爱假”,基于此,我们工会才想到要给老师们一个“恋爱假”的福利。校方希望使这个福利公平化和全员化,才对假期做了一定调整。

  新京报:学校还有哪些特殊假期?

  楼旸:学校现在有三个假期——针对未婚、已婚未生育的老师设立“恋爱假”;针对有小孩、有家庭的老师设立“亲子假”;针对年龄较长的老师设立“幸福假”。

  新京报:教师平时工作节奏是怎样的?

  楼旸:有双休日。以班主任为例,一般早上6点40,到班级组织纪律,主任和值周老师会辛苦一些,学生们到校时间较早;下午正常下班时间是5点,但有些老师会留下来批改作业。

  新京报:教师对该措施的反馈如何?有老师休假吗?

  楼旸:老师们对于设立这种假期非常开心,可以兼顾家庭和工作,他们跟我说,感觉压力有减轻。目前还没有教师来请假,因为这个“恋爱假”才出台,时间很短,未来会长期推行下去的,接受外界监督。

  新京报:学生家长是否知晓“恋爱假”?

  楼旸:没有专门告知家长,设立这个假期时间还比较短。当然,放假的前提是不会让老师们耽误教学工作,学校还是以学生教育为主。

  学校教师黄枫

  “福利假期增加了对工作的热情”

  新京报:你主要教授哪门学科?

  黄枫:我教七年级的美术课,是名美术老师。

  新京报:平时在学校的工作节奏如何?

  黄枫:节奏还可以,整体来说比较充实。如果想要不断提高自己的话,肯定是要自己多去找一些事情做。我自己是新老师,可能会在教学之外,自己想办法去多做一些,如多花些时间去修改教案,构思一堂课应该如何上好,采取怎样的授课模式能提高学生对课堂的注意力和兴趣等。

  新京报:怎么看学校设立的“恋爱假”?

  黄枫:我觉得挺好的,也没有感觉到意外,因为学校之前就有其他福利性假期。我是美术老师,对艺术、绘画作品等非常感兴趣。我感觉可以充分利用起这半天时间,约人去看看艺术展之类的,半天时间也是足够的。

  新京报:计划何时休这个假期?

  黄枫:暂时还没有计划。我们学校现在正值期末阶段,每个老师都挺忙的,所以大家目前还没有人去申请这个假。

  新京报:在什么情况下你会申请该假期?

  黄枫:在不影响我的课的时候吧。比如我这个半天没有课,也没有其他工作要处理,我可能会请假调节一下自己,调节一下工作,缓解一下压力。

  新京报:福利假期会增加你的工作热情吗?

  黄枫:那肯定会。学校推出这个假期的目的就是提高老师的幸福感,考虑到老师工作忙,会给你一段时间,缓解一下自己,确实是在为老师考虑,也是非常体现人文关怀的行为。我觉得还蛮好的。(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实习生 罗婧仪 曹梦怡 蔡贤杰)

(新京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