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6日公告分红3天后却取消 辅仁药业“爽约”背后

社会河南商报2019-08-02 08:44

7月30日,辅仁药业前台无人值守 河南商报记者王访贤/摄

河南商报记者吴智星

“分红爽约”事件持续发酵。受此影响,7月25日复牌以来,辅仁药业股价连续下跌,截至8月1日收盘时,辅仁药业市值为39.9亿,较7月25日缩水23.3亿。

目前,辅仁药业已被证监会因涉嫌违法违规立案调查,一旦坐实,将面临强制退市的风险。

分红突然取消,白马股被指“爆雷”

7月16日,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将派发现金红利6200余万元,股权登记日为7月19日。等到7月19日,投资人却得到了分红取消的消息。然而反观辅仁药业2019年一季度报告,其流动货币资金期末余额超过18亿元。

拥有18亿却一时支付不了6000余万,辅仁药业这一波操作,引起了上交所的注意。7月19日当天,上交所火速发函,限辅仁药业在7月25日之前,披露此次分红取消的原因,并核实说明公司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往来和担保情况。

7月24日夜间,辅仁药业回应:公司及子公司拥有未受限现金不足378万元,基于公司目前资金压力较大,为保证日常经营之需,资金安排未能及时到位,导致未能按期发放现金红利。就上交所问询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往来和担保情况”,辅仁药业回应称尚需要进一步核实。

于是,上交所再发措辞更为严厉的第二份问询函,要求其尽快披露公司资金现状并说明一季度末至发函时公司账面资金大幅减少的具体情况及原因。此外,上交所还问询了辅仁药业子公司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连续两年压线完成承诺业绩这一情况的真实性,要求核实大股东辅仁集团和朱文臣是否存在违规占用资金的情况。上交所明确表态:“如发现违规行为,我部将启动纪律处分程序予以严肃处理,并提请有关部门核查。”

7月26日,因涉嫌违法违规,辅仁药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一旦坐实,面临强制退市的风险。

股市上的困境:一星期市值缩水超23亿

7月25日复牌以来,辅仁药业股价连续下跌。8月1日收盘时,辅仁药业市值为39.9亿,较7月25日缩水23.3亿。

风雨已来,辅仁艰难。

2019年4月10日至7月25日开盘前,辅仁药业股价整体跌幅超过40%。伴随股价下滑,公司股东也开启大规模减持。早在3月9日,辅仁药业曾公告,持股5.9%的股东万佳鑫旺拟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不超369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9%。此外公司4月22日公告显示,辅仁药业股东平嘉鑫元、津诚豫药及其一致行动人东土大唐、东土泰耀计划通过集合竞价方式减持。

据上交所官网信息显示,6月至7月20日期间,辅仁药业陆续发布了13份控股股东股份冻结报告。其中一份冻结报告显示,辅仁集团持有辅仁药业股份282403538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45.03%,被全部冻结。其中,已质押股份67951412股,占辅仁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24.06%。

冻结报告纷至沓来的同时,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亦是麻烦不断。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7月12日,朱文臣因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被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而他因自身或者控股企业纠纷,被北京、上海、郑州等地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

观点:可能为了稳定股价才想到分红,没想到拿不出钱了

辅仁集团由于流动资金紧张带来的不良影响,在2018年银行机构收紧资金政策后,被愈发得放大,从而加剧了整个辅仁集团的流动资金困难。

知情人士严明(化名)透露,年初员工回家过年时,朱文臣还在外面“跑资金”。严明说,会议上,朱文臣介绍了辅仁资金紧张的原因:2018年7月之后,国家先后出台了“资管新规”“4+7”药品带量采购等政策,银行机构开始对资金收紧,而在2019年4月份之后,银行机构放款难度大大提高,各种客观原因造成了资金不能及时到位,导致公司累积的各种资金问题爆发。

河南一药企高管甄玺说,外贸问题、“4+7”药品带量采购对普药生产企业影响较大,股市低迷,“好比你拿出股权去借钱,股票值20元,银行给你贷款12元,现在股票跌了,到期了,银行还会给你贷出12元吗?借不来钱了。”

对此,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辅仁今年愿意分红,可能也是想为了稳定股价,“因为前期披露的股权质押冻结的信息比较频繁,股价也在下跌,估计为了维持股价,才出此下策,结果谁知道账上挪不出来钱了。”

探访:在想办法补充流动资金

伴随爆雷,辅仁集团的欠薪也走进公众视野。7月24日,《证券时报》报道,辅仁药业旗下子公司开药集团部分停产停工,辅仁集团旗下宋河股份公司也出现停工现象。

严明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从去年9月份开始,辅仁集团总部开始出现拖欠员工工资的现象,“但是一般都是拖欠两个月,农历新年前结清了,但是没有往年惯例的年终奖。”

严明还透露,从今年2月份开始,辅仁集团的工资一直拖欠,“根据劳动法,辞退是要赔偿的,集团目前赔不起,拖着拖着,员工多是自己主动提出离职了。”

7月30日下午,河南商报记者来到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所在地郑州辅仁大厦9楼。

公司大门敞开,门口的登记处的电话已经断电,来访登记簿上的信息长久没有更新,最新的时间还停留在4月份。虽是下午4点左右,前台并没有接待的工作人员。

“你好,有没有人?”听到河南商报记者的声音,一个男子从一个会议室走出来,问了一句:“你们干啥的,要钱的?”该男子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他是到辅仁集团找朋友的,“没事过来陪陪他。”他还说,听说6个月没发工资了,隔三差五地有人过来(要账)。

一名女性工作人员接待了河南商报记者。针对工资拖欠一事,她只是说:“我知道的都发了。”

河南商报记者还去了辅仁大厦7楼的辅仁怀庆堂制药有限公司。那里的工作人员各忙各的,看起来一切正常。临走前,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其实工资延迟发放的主要是集团的工作人员,而下面的一些制药公司、厂家比较正常。

7月30日晚,河南商报记者联系到了辅仁药业董秘张海杰。他表示,目前公司在想办法补充流动资金,集团工作人员的工资问题他不清楚,而对于辅仁药业员工工资、项目停工等信息,也在核实,达到披露标准会进行披露。至于其他经营问题,张海杰说,公司确实流动资金比较紧张,现在已经立案调查,结果要等到调查结束才能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