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轮回6小时 信阳“8·16”故意杀人案告破

社会中国警察网2019-08-25 12:38

8月23日,一篇名为《较量——生死轮回6小时》的文章在信阳人的朋友圈刷屏。它的作者是河南省信阳市商城县公安局局长董志刚。

这篇文章,详细介绍了8月18日下午至夜间,河南商城县警方抓捕“8·16”故意杀人案嫌犯的惊心动魄6个多小时。该文章刷屏,使网友罕见地从第一视角了解警察面对犯罪嫌疑人时的情景和心理活动。

案 发

8月16日12时46分,信阳市商城县公安局接到报警称:在鲇鱼山办事处和谐小区发生一起命案:一名女子在家中被人刺死。经侦查,商城县籍居民蒋某有重大作案嫌疑。蒋某44岁,身高1.76米左右,稀发,体态较瘦,肤色白皙,佩戴眼镜。

8月18日13时许,嫌疑人蒋某在一栋没有人居住的居民楼被发现,警方随即将其包围。

8月18日20时许,经过参战民警的坚守和说服,男子放弃抵抗,也放弃轻生念头,主动要求归案。至此,“8·16”故意杀人案告破。

以下为信阳市商城县公安局局长董志刚记述抓捕“8·16”故意杀人案嫌犯蒋某的全文。

较 量

《较量——生死轮回6小时!》

这是一栋没有交工的楼房,11楼的阳台,没有门窗,空荡荡的。他就坐在我对面,大概两米远的距离。他双腿搭在阳台外,神情木讷。尽管已是末伏了,但室外温度仍有三十六七摄氏度,午后两点多的太阳,刺得让人眩晕。他赤裸着上身,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脸色通红,眼镜后面的目光充满了敌意和烦躁。

他姓蒋,是一个杀人嫌疑人。8月15日下午6点多,因为情感纠纷和生活琐事,他用刀将女友捅死后潜逃。案发后,警方开展一系列追缉行动,发现他的时候是8月18日下午1点多。看到包抄上来的警察,他知道已是难逃法网,于是跑到11楼的阳台上,对抓捕他的警察说:“别过来!再靠近我就跳楼了!”

按理说,发现了犯罪嫌疑人,案件已成功了一大半,即使他跳楼了,也是“畏罪自杀”。但这并不是理想的结果,“案破人获”是我脑海中的念想。于是我在楼下朝他挥了挥手,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想上去和他见见,他竟然也同意了。

尽管身后的战友都不建议我上去,我也感受到了他们对我安全的担忧,楼上情况不明,万一犯罪嫌疑人有什么疯狂举动,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但情况紧急,来不及犹豫,也没时间多想了。

“哪个兄弟当过兵?”我问了一句。

“我!还有我!”夏小雨、谢永浩两位年轻民警跑了过来,我感激地看了他们俩一眼,稚气的脸上写满了勇敢和坚毅。我有了自信。

我们三个一口气跑上11楼,我找个距离他最近的位置站在那里,对视了几秒钟,看得出他惊恐的样子,还有手里紧握的那把刀。

我试着打破僵局,问了几句:“饿不饿?渴了吗?要不要抽支烟?”

他犹豫了一下,说:“扔瓶矿泉水过来,再给我弄点吃的!”

有门儿!我松了口气。下面的同志赶紧送来了盒饭,他让用棍子挑着送到他面前,但紧张和敌意始终在脸上。

“莫急,吃饱喝好,再来支烟,有什么想说的,跟我说说。”我说。

“我两天没吃东西了,今天吃得真饱。”他长叹一口气,点了一支烟,神情似乎有所放松。

“从哪儿说起呢?”他吐了一口烟,开始了他的讲述。他曾经有过奋斗的过去和成功,曾经有过难忘的情感经历,还有并不如意的婚姻以及两个让他牵挂的女儿。讲到动情处,他摘下眼镜,似乎有泪花。

我眼前究竟是一个什么人?我在想。他是一个可怕的杀人犯,但从他的讲述中,我又捕捉到一丝他对亲人的牵挂。我耐着性子听他讲为什么会走极端。我时不时插话,了解我关心的细节,比如作案动机,比如作案凶器的去向,判断他话语中真实的成分。时间慢慢地过去了几个小时,灼热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也照在他的光膀子上,也不知道出了多少汗。

他讲完了,长叹一口气,像是想了却什么,而我的心却提到嗓子眼上。我担心他说完自己想说的话,然后采取我不想看到的方式从11楼跳下去。尽管赶到的消防队员已在楼下撑起了救生气垫,但两天的逃亡生活已让他疲惫不堪,他一晃一晃的,仿佛随时都可能掉下去,我必须尽快找到突破口。

“你后悔吗?”我问他。“有点后悔。”

“那我告诉你,你有机会选择更好的结果。”我说。

他抬起头看着我,眼神中闪出一丝企盼。我开始给他讲法律规定,讲他如果自首会有什么好处,讲他应该为他的女儿留下怎样的期望。这两天,我把他家里的情况了解得很透,我讲得很投入。他勾着头,我感觉有些话让他有了触动。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我绞尽脑汁,喋喋不休地给他反复讲道理,吸引着他的注意力,稳定他的情绪。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把手上的水果刀扔到阳台地面上。这是不抵抗的反应,我判断着,我感到他的心在向生的道路上轮回。天渐渐黑了,房间的光线也越来越差,再拖下去,他如果体力不支,随时都有掉下楼的危险。

“向生向死,就在一瞬间,你决定吧!”我站起身,不失时机地激将他。

沉默良久,他终于抬起头说:“给我一副手铐,我自己戴上,我跟你走。”说着伸出了双手。

下楼了。楼下的兄弟在欢呼,围观的群众在鼓掌。一个兄弟悄悄地告诉我:“老兄,11楼跳下来会击穿气垫,不一定能保住命!”我晃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的鞋子里都是黏糊糊的汗水。

我看了一下表,时针指向8点20分。不知不觉6个小时过去了。当了30多年警察,这种较量还是第一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