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河南男孩为救病母,挑起家中重担

社会河南日报客户端2019-09-06 07:54

23岁,在很多父母眼中,或许还只是孩子刚刚长大成人的年纪;23岁,当面对母亲的唠叨时,或许孩子心中更多的是不耐烦。然而,在许昌襄城县小伙胡欧阳的心中,母亲的一声呼唤,却意味着他生活的全部希望。

左:胡欧阳(文中小胡) 右:胡欧阳弟弟

“以前她总是操心唠叨我相亲的事情,但如今我已经8个月没有听到过她叫我名字了。”

今年春节,长期在外打工的小胡回到老家时,发现母亲像是换了一个人,状态低落、神志不清,面对母亲反常的状态,小胡赶紧带母亲去往许昌市医院进行检查治疗。没想到,就在这个刚刚迈入23岁的新年里,小胡的生活乃至人生轨迹,完全变了样。

“母亲昏迷,父亲走失,那时我觉得天都塌了”

去年12月,已经入冬,农村里家家户户都开始燃起了炭火取暖。小胡的母亲贾素莲像往常一样,在家里剥花生,剥下来的花生壳就顺手堆在了炭盆里,当晚带着一身疲惫就睡觉了。然而,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一盆未熄灭的炭火,成为了这一家人痛苦的根源。

“在今年过年时突然出现不爱说话,反应迟钝,精神异常的现象,于是我们赶紧把她送到许昌市医院进行治疗,半个月后病情却未见好转,反而加重,随即转入郑大一附院进行了一个半月的治疗,但是情况依然不乐观,我妈妈时常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不能自主吃饭,大小便也无法控制。”小胡回忆说。

病症越来越重,小胡不甘心,辗转带母亲来到了北京,想要找到北京的专家再试一试。然而,就在小胡赶往北京求医问诊的两天里,同样因为一氧化碳有轻微中毒后遗症的父亲也走失在了郑州的街头,流浪了16天后,家人才找到了当时神志不清的父亲。

“爸爸走失,全家人心急如焚,妈妈也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时刻不能离开人,那16天里,是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刻。”小胡说。

“我在等有一天她能叫出我的名字”

“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妈妈她已经不认识我了。”小胡说。

今年3月,在了解到北京的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拥有顶尖的神经内科后,小胡带着母亲从郑州去往北京寻求治疗。

“今年家里本来是要帮我操办婚事的。开始以为她是压力太大,精神出现了问题,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因为一氧化碳中毒引起的迟发性脑病,需要长期的高压氧舱治疗来恢复意识。”

在宣武医院治疗一个月后,考虑到小胡家里的经济状况,医生建议小胡带着治疗方案,携母亲回当地医院进行治疗。4月9日,小胡带着母亲再次回到许昌人民医院。至此,自母亲发病,已经过去了半年多的时间。

“由于长时间的卧床不起,妈妈也患上了躯体僵硬和足下垂。虽说仍旧是卧床不起,但经过医生的治疗,已经开始恢复了部分意识,情况也算是有所好转。记得前一段时间,有一次妈妈竟然开口说话了,虽然只是那短短的一句,也让我们全家看到了恢复的曙光。”

可经过近8个月以来的治疗和奔波,医生告知小胡,接下来还须至少半年的用药治疗以及后期康复。目前治疗的关键是脑白质细胞的养护和恢复,必须用进口药,平均每天的费用约一千五百多元。据小胡提供的收费单显示,从开始治疗至今,其母亲的检查费和治疗费用已将近三十万元,这使一个以种地为生的农民家庭早已债台高筑。

小胡的堂哥胡二权告诉河南商报记者,这个本该在23岁的年纪和其他人一样去享受工作和生活的男孩,面对长卧病床的母亲、还在学校读书的弟弟、家里年迈多病的爷爷,只能放弃和同龄人一样的生活,咬牙担起一个家庭的重担。

面对这样的情况,这个年轻的男孩,接下来又该如何去承受后续高昂的治疗费用,以及巨大的精神压力呢?

“如今,我已经8个月没有听到妈妈叫我名字了。”说到此处,小胡已经难忍哽咽,“我们也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可如今,却不知道那道曙光还会不会再照到妈妈的病床上。”

附:胡欧阳联系方式:17630835862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