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媒看河南|金水河:商都变迁的见证

国内资讯光明日报2020-05-18 08:16

央媒看河南|金水河:商都变迁的见证

央媒看河南|金水河:商都变迁的见证

央媒看河南|金水河:商都变迁的见证

【聚焦城市治理·在水一方·郑州】

“金水河,别扶我,兄弟真嘞没喝多。今天哥们来看你,你别吱声听我说。金水河,你这货,二十多年没见着,变化竟然也很多。过去污泥埋脚脖,如今绿水荡清波……”

郑州大学毕业的校友,大都熟悉《金水河,别扶我》这首“醉酒打油诗”。据说,这是郑州大学中文系84级毕业20年学子聚会时一名校友所作,“打油诗”唤醒了学子当年在金水河岸学习、恋爱的青春往事,迅疾红遍了郑大学子的朋友圈。

一条金水河,半部郑州史。

金水河,这条以前清澈,曾经浑浊少水甚至一度断流,如今又碧水东流贯穿郑州主城区、横穿郑大老校区的河流,不但是商都郑州变迁的见证者,也是“老郑大”学子集体回忆的标记。围绕金水河,有讲不完的故事。

金水河有着美丽的传说,它的名字和中国古代郑国丞相子产的政治清明紧紧相连。

公元前522年,郑国的宰相子产去世,在他执政的二十六年间,廉洁奉公,家无余资,死时连丧事都办不起,其子只好一筐筐背土,把他埋在陉山上。郑国的百姓闻讯后,纷纷献出各自的珠宝首饰助葬,其子不肯接受,人们只好把这些首饰扔到子产封邑的一条河中,河中的珠宝忽然放出绚丽的光彩,碧绿的河水泛起了金色的波澜,此河便取名为金水河。

金水河历史源远流长,流经的黄岗寺、耿河村、林山寨附近发掘出两处龙山文化和一处仰韶文化时期的村落遗址。在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贾鲁河、金水河两岸,便有人类繁衍生息。1955年在郑州发掘的一处商代遗址,就坐落在金水河和熊儿河之间,在当时世界上算是最大城市之一。

两岸垂柳笼春烟,一脉清波映画帘。中原五月,是金水河最美的季节。漫步金水河,老人坐在树下休闲,读书看报;年轻情侣一对对岸边偎依,呢喃私语;儿童跟着老师练习声乐,悦耳童声在碧波上久久回荡……

如今的金水河畔,一座座高校如珍珠一样,镶嵌在金水河两岸。郑州大学、信息工程大学、河南工业大学、河南中医药大学,一代又一代的学子在金水河畔挑灯夜读、硕果累累。兴华北街、郑州大学南校区金水河畔,有个兴盛20多年而不衰的“英语角”。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甚至一些老人,每个周末都会如约而至,彼此用英语交流、增长知识、练习口语。“金水河像一位柔美的母亲,陪伴我愉快地度过了大学生活,让我们从她那里汲取到了无限的知识。在那里,我们还有一个最喜欢的地方,那就是每个周末的英语角。”很多学子都有同样的感慨和回忆。

“近年来,随着郑州市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金水河已不能满足广大市民对美好生活环境和城市防洪排涝、水污染防治工作的需要。”郑州市城区河道管理处主任王永平介绍说,郑州市这几年对金水河的相关设施进行了建设和维护,今年又在金水河重点桥头和橡胶坝等重点水域加装了防溺亡等救生设施。同时,对河区进一步进行了绿化美化。下一步,郑州市将以打造“活力之源、文化之河、生态之廊”为原则,尽快启动金水河综合整治提升工程,确保实现市区段生态河道水质达到三类水标准目标,为高质量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提供生态保障。

“届时,整治提升后的金水河,将成为郑州市不可或缺的一条景观河,一条生态河,一条幸福河,她会成为城市有机的一部分,也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为郑州市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生态园林城市和全国文明城市增光添彩。”王永平说。

(本报记者王胜昔通讯员马志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