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房6年后内购房变安置房?

国内资讯河南商报2020-06-30 08:07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高瞻展记者韩忠林闫梦园

谁也不会想到,“祈”来的不是“福”,而是漫长的等待;谁也不会想到,当初吸引人的“内购房”,到头来居然变成了安置房;谁也不会想到,交钱五六年后,项目仍干干停停,交房仍遥遥无期……

选择啟福城,购房者觉得这可能是自己做过的最差劲的决定。

当初买的内购房,咋变成了安置房

“现在我们才发现,啟福城项目从一开始就是个‘坑’。”2014年,郑州市民郭先生通过团购形式,购买了啟福城福苑一套房子,并先后缴纳了70%的房款。

因为着急入住,今年4月以来,郭先生多次前往项目工地查看,发现施工人员寥寥无几,工程进展十分缓慢。然而,让他震惊的是,通过郑州市房管局网站查询发现,自己购买的房子,竟然是安置房。

与郭先生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啟福城慧苑和观澜苑的部分购房者。2017年年底,王女士选定了啟福城观澜苑的一套65平方米的房子,在开发商的要求下,缴纳了全部房款。2019年,眼看着买了福苑房子的几个朋友先后进行了网签,而自己买的观澜苑的房子毫无动静,她着急了,结果听说自家房子变成了安置房,没法网签。

郭先生说,据不完全统计,有“商品房变安置房”情况的购房者,总数在200户左右。

此外,更令业主们着急的,是项目自2020年起就一直处于停工状态,复工一再延迟。

啟福城有两栋楼房,是安开混合楼房

公开资料显示,啟福城楼盘为郑州市密垌村改造项目,位于长江路与西三环交会处附近。

2014年,啟福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以内购为噱头,以明显低于周边楼盘的价格组织郑州市一些单位工作人员进行团购,承诺2018年左右交房。

2017年下半年,啟福置业开始安排购房者抽签选房,并且每户购房者需要补交每平方米1500元左右的差价。抽签选完房后,开发商开始催促购房者交尾款,以便尽快签合同。很多人把全款交了,最低的也交了房款的70%左右。2019年,啟福城部分楼栋取得了预售证,可是有的购房者网签了,有的却网签不了。

同样是啟福城的房子,为什么有的购房者买到的是可以网签的商品房,有些购房者买到的却是安置房?安置房购房者能否“网签”“办证”?

由郑州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出具的《关于“啟福城福苑”办理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情况说明》中称,该项目中1号楼、2号楼为安开混合楼房,在办理商品房预售许可时,中原区城改办出具了1号楼1~17层的01~15号、18~34层的01~03号为安置用房;2号楼2单元的2~34层的01号、10~34层的04号为安置用房,其余均为商品住宅。

安置房可否对外出售,能否“网签”“办证”?对此,郑州市房管局态度明确,按照市政府的相关规定,安置房只能用于安置村民,不得对外销售。

求证

商品房怎么就变成了安置房?项目现场为何陷入停工,何时全面复工?对于那些不想要房子的购房者,如何退款?

工地未见全面复工,工人称工资遭拖欠

啟福城购房者出示的一份商谈纪要显示,开发商承诺啟福城福苑5号楼、7号楼、8号楼3栋先进场复工,在6月底之前全面开工,那么现实状况如何?

位于桐柏南路与长江路交叉口东北方的啟福城观澜苑,是该项目一期。目前两栋楼已封顶,工地内有零星工人在切割钢筋,但未见成规模动工。

啟福城慧苑、福苑是项目的三期、四期,位于长江路和西三环交叉口西南角。大部分建筑已封顶,但工地内未见施工工人。

工地旁边的活动板房内,有几位正在休息的工人。据他们介绍,工地仅有几个工人,已多天没动工了,何时复工还需等通知。此外,他们还透露,目前啟福城项目已拖欠工人工资长达半年之久。

商品房变安置房,开发商给出俩解决方案

“开发商也承认是安置房。”郭先生说,针对“商品房变安置房”的问题,开发商给出两种解决方案,一个是退房,另一个是降价——购房者要了安置房,价格上会低一些。

对于这两种方案,郭先生等诸多购房者表示无法接受。

“退房什么时候能拿到房款还说不准。”购房者张先生质疑开发商的资金实力,曾有购房者去年就申请退房,钱至今没退完。

“昨天我去信访办了解情况,他们说正在向相关部门反映,看如何改变房屋性质。”张先生表示。

相关负责人“躲猫猫”,电话接通后迅速挂断

6月24日上午,河南商报记者来到位于桐柏南路与沁河路交叉口东南的啟福置业销售中心,销售中心工作人员称,这里主要办理已交付小区的相关事宜,对于啟福城并不了解,详细情况可去啟福城售楼部了解。然而,当日上午,在面对购房者质疑时,啟福城售楼部工作人员答复“不知道”“不了解”“领导不在”。

随后,河南商报记者来到位于桐柏南路与宏河路交叉口东南的启福商务中心,即啟福城开发商的集团总部。记者表明来意后,启福商务中心一楼大厅保安表示需要请示领导后才可放行,稍后记者被告知“没有领导允许,不可入内”。

无奈之下,河南商报记者拨打了与啟福城购房者对接的王姓负责人电话。第一次电话接通后先确认了对方身份,但当记者提出采访问题后,王姓负责人称信号不好,并迅速挂断电话。第二次再拨打电话,便无人接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