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期 2012/12/12 往期回顾

1942,河南人独有的苦难史?

河南是中国文明的发祥地,是中国人的福地、热土,也是一块背负着无数灾难、贫瘠、荒凉、苦难,乃至罪恶的地方……对于河南1942年大饥荒,也不能说外界当时一概不知。当地的媒体、国内的其他媒体,多少也有介绍。只是因为中国底层民众从来就是自生自灭,类似的灾难在那时的中国虽说很严重,但对麻木的国人来说,除了听之任之,又能怎样?…[查看详细]

电影《1942》剧组为何放弃在河南拍摄该片?冯小刚说,在拍电影前,他曾和刘震云到河南探访。到河南后,两人发现,在河南,除了能找到那些还健在的人聊聊逃荒的事,"河南已经变得既没有过去,也没有现在"。

电影《一九四二》海报 电影《一九四二》海报
彰显河南元素,还是表现整个中华民族?
电影《一九四二》剧照
电影《一九四二》剧照

郭安庆(1942年为民请命的豫籍参政员郭仲隗之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感觉这个题材是河南的题材,但整个影片里边除了灾民,只有一个河南人张钫,除此以外好像对救灾出过力、做过贡献的人没有提。难道说河南出现大灾没有河南人站出来吗?当时第一时间报道灾情的南阳《前锋报》记者,从河南到重庆反映灾情的参政员郭仲隗等,这样的人物我觉得电影里边也应该反映出来。”

他还表示,“看完影片以后感觉有些缺憾,历史题材应尽可能地尊重历史,像人物表现方面,我觉得李培基这个人物跟历史事实有很大差别,李培基是大灾荒时候的河南省主席,他对灾情负有很大责任,瞒报灾情,造成灾情扩大,死亡人数增加。”

张宇:这部片子是给整个中华民族看的

“我特别喜欢电影里边在近乎绝望的生存环境下,人所表现出的生存状态,它能像石头一样的冷峻,像野草一样的顽强,因为生存是第一要素。这部影片不光是给河南人看的,是给中华民族看的,是给人类看的。而且冯导用近乎幽默的态度来诠释,也让我非常欣赏。”河南籍作家张宇说。

二月河在接受采访时说“河南是中国人的父亲,我们要尊重父亲”。河南是中原文明发源地,中原文明史也可以称的上灾难史,有天灾有人祸,这也使河南人“经得起摧残、蹂躏”。

河南人的苦难史,自己的隐私抑或公共记忆?
小说《温故1942》作者刘震云
小说《温故1942》作者刘震云

刘震云:希望“一九四二”不再重演

我写《温故一九四二》的时候,研究了河南从东周以来的旱灾,不包括涝灾、冰雹,发现隔三差五,都会来这么一茬,饥馑、大疾、饿死人,包括人吃人,易子而食,特别常见。头一次看到会触目惊心,你一次次看到,看下来全这样,你就熟视无睹了。

我不觉得历史是一个循环,但是,历史确实是在重复。客观的东西是不断在变化,变化日新月异,但是人性的变化很小。你要是了解河南旱灾,你可以看到,人性的变化进展是非常缓慢的,这也是我要写《温故一九四二》的一个原因。“一九四二”这样的事情在世界上肯定很多。对待灾荒的态度会很不一样,中国人的态度就是容易遗忘灾荒,因为太多了。…[查看详细]

让苦难的历史,在当下的公共记忆中复活

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有时就像一个人一样,会把历史的苦难看作自己的隐私,总是希望人们知道得越少越好。然而,苦难却是历史留给人类最重要的经验,如果我们丧失了对苦难的教育和集体记忆,不仅会导致民众对苦难的麻木和良知的败坏。一旦条件允许,很多人会失去判断自己行为价值的能力,摇身一变,他们可能成为一场新苦难的制造者。

饥饿让人感觉迟钝,苦难也会模糊人们的记忆。但对幸存者和其他活着的人来说,重新叙述那些苦难的故事,让曾经的苦难重现在当代人的公共记忆中,就是对逝者的义务和责任,也是对历史创伤的一种修复。因为只有从苦难的记忆中,我们才能发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是如何与扭曲人性的苦难进行抗争。…[查看详细]

1942—1962—1975—2012—

极权体制才是发生大饥荒的根本原因

任何一个民族的生活都有被遗忘的角落,恰恰是在这些被遗忘的角落,藏着这个民族的历史,而不是探照灯照出来的光明大道里有历史,历史存于角落。文学和电影真正的意义,就是照不到的地方你的灯光照过去了。

其实,对于饥荒与死亡,诺贝尔经济学奖诺获得者阿玛蒂亚·森在他的研究中已经给出了充分的解释。她认为自然灾害是不会让人死亡的,无论是旱还是涝,或者是其他灾难,天灾只是诱因,权利的不平等、信息沟通不畅、言论自由缺失、极权体制等,才是真正导致大饥荒发生的原因。只有当人的权利被完全剥夺,才可能导致大饥荒。因为极权统治者,不用担心自己的权力受到饥荒的影响,所以不会有任何防范的动力,但民主政府不同,因为要面对公众的舆论和选票,所以会更有效地防范大饥荒的发生。…[查看详细]

比较历史,反思当下

看完《1942》,人们自然会对大跃进之后的三年人祸进行比较。这种比较,会破坏现实权力执政的合法性导致权力合法性的丧失。这种比较可以进行例举式证明,比如:1942河南省的灾荒是天灾,而1959一1961饿死的三千万却是人祸;1942年的逃荒仍然有路可逃,而三年人祸却无路可逃;1942年的灾荒政府最后还是施加了援手,而三年人祸的政府从上到下没有作为;1942年的灾害是有战争背景,而三年人祸却没有战争,在一个和平环境并没有天灾的情况下死的;如果按一年比,河南死的是三百万,中国党史记载的仅在1960年就死了一千万。

也许,作为河南人,会从《1942》想到1962那三年的人祸,也会想到1975那场“水祸”,甚至会想到《1984》(乔治·奥威尔小说),想到正在发生的2012。一些人也因此希望冯小刚拍摄《1962》,这既是对他《1942》的肯定,也是对他拍摄《1962》的美好乌托邦。《1942》也是一个促使人们进行反思的过程,这个反思只有起点,没有终点,不会终结。通过反思,绝对权力制造的假象会还原到历史的真实,历史的迷雾、阴霾终会被自由的阳光驱散。…[查看详细]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虽然克罗齐的这名言饱受争议,但怎样以史为鉴进行反思,在当下显得尤为重要。有人曾讲,所有的历史都是曾经的发生,所有此刻的发生终究也会成为历史。即使影片《一九四二》在“历史补课”上多有瑕疵,也不能抹杀其在拯救记忆方面的功绩。一部电影不会唤醒一个民族,却可以触动许多个体。(本网特评)

分享到:

联系电话:0371-55629757转214
版权声明:大豫网原创,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
出品: 腾讯大豫网
本期责编: 郑子蒙

热点评论
往期回顾
谁动了我们的高考志愿? 山东凭什么"官方"? 贱卖公车 何罪之有? 官员为何敢入室打人? 交警围殴司机 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