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期 2012/12/18 往期回顾

“光山事件”:冷漠封锁加剧社会之痛

在河南光山县12月14日发生的小学生校园被砍伤事件中,22名小学生被砍伤,1名老人命悬一线。这一事件发生后,光山县封锁消息,官员集体失声,甚至有当地干部还在工作时间办私事、玩游戏,称“探讨没意义”。…[查看详细]

同是校园惨案,美国惨案细节多多,河南光山却用各种手段拒绝采访、封锁消息,官员漠然态度令人失望。惨案发生后,地方政府的第一想法不是如何积极妥善应对,而是如何自保,这种“鸵鸟式”的做法保得住地方官员的乌纱帽,却于社会无益。

受伤学生家人在展示孩子当时所穿的衣服 受伤学生家人在展示孩子当时所穿的衣服
官方描述案情:从“精神病”到“末日谣言”
事发地:文殊乡陈棚村完全小学
事发地:文殊乡陈棚村完全小学

12月14日下午3时,光山县委宣传部办公室相关人员告诉记者,初步认定,砍人男子患有精神病,间歇性发作。目前伤员在光山县人民医院、县中医院救治,受伤的学生中部分伤势较重,受伤的一名群众是轻伤。…[查看详细]

12月17日上午,光山网发布消息称,经过公安机关14日以来的紧张侦办和调查取证,初步认定犯罪嫌疑人闵拥军因受“世界末日”谣言影响持刀伤害无辜群众和学生的行为,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光山县人民检察院已于12月16日批准逮捕,对其作案动机、过程和相关证据进一步侦查调查,对其患有癫痫病史及作案时对其行为的辨认、控制能力的鉴定将严格依法进行。…[查看详细]

缺乏说服力的案情公开,只会让公众认为政府掩盖真相

光山警方称砍伤学生嫌犯受世界末日谣言影响作案。惨案发生后,当地先是称嫌疑人有精神病,现在又说末日谣言,有无足够证据支撑?案情公开不能让公众觉得,是在编故事。缺乏说服力的案情公开,只会让公众认为,当地政府继续掩盖真相,敷衍卸责。

面对如此恶性事件:政府、媒体在哪里?
“国家级贫困县”光山县政府豪华办公楼
“国家级贫困县”光山县政府豪华办公楼

领导很忙,主任在玩游戏,宣传部同志称要先吃饭

案发当天,光山县只在官方的光山网披露这一事件,其后就开始封锁消息。至15日晚的两天内,光山县官方集体失声。15日,案发小学的值班人员对新华社记者称“领导去县城了,没有(监控设备)密码”,无法调出案发时的录像;村委会干部称领导“在外有点私事”;县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称“领导都下乡检查去了”,而他自己竟然在玩电脑游戏。记者向县委宣传部负责人电话核实凶手“患有精神病”的信息时,该负责人称“讨论这有啥意义,先吃饭”!

事实上,早在2005年,当地就公布了《光山县人民政府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这份长达13000多字的预案分成九大部分,从应对突发事件的领导组织、预警、应急响应到后期处理,面面俱到。但何以当记者采访时,当地相关机构却不愿正视惨案,个别负责人更显得麻木不仁。正是因为当地的信息封锁,造成了一个令人难堪的舆论现象。…[查看详细]

央媒在局部跟进,当地媒体在等通稿

案发后,案情进展状况在河南各媒体难觅踪影,直至三天后的17日,官方背景的光山网才发布了这样的新闻稿:“该案引起河南省委、省政府和公安部的高度重视,省、部领导均在第一时间做出重要批示。公安部派出专门工作组赶赴信阳指导案件办理工作,省公安厅主要负责人带领相关人员到信阳现场指挥案件处置。河南省教育厅、信阳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均在接报后赶赴现场,探望受伤学生,慰问家属,听取案件情况汇报,指导救治办案等善后工作。 光山县委、县政府成立了由主要领导牵头的“12.14”案件处理领导小组,组成专门工作班子……”

细心的网友可能会发现,诸如此类的突发事件,除了“领导很忙”的新闻通稿,公众很难在新闻中找到想知道的事件进展,而事发一线的当地媒体也悉数被禁言,只有当地管控不了的央媒和不受当地管控的外埠媒体才会对事件有进一步相对客观的报道。

一定程度上,媒体报道转淡源自消息获取的困难。不过,此处所见的“内外有别”的关注真的那么让人陌生么?客观地说,国内媒体或多或少有一种格外重视异地新闻、国际新闻的倾向,久而久之,形成一种甚至不自知的操作习惯,进而延伸到社会层面,成为民众的阅读习惯、关注习惯。某种意义上,光山事件背后所透露的,其实是转移视线的习惯如何形成。…[查看详细]

冷漠封锁只会加剧社会之痛

情感上冷漠,信息上封锁,运作上封闭,是一些地方应对天灾人祸的“标准模式”

这种不良思想与作风,带给民众的伤害,不亚于那把明晃晃的菜刀。这种模式的“标准”,不是公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也不是以人为本的理念,更不是公开透明的时代要求。说到底,就是一些官员把自己的乌纱帽看得重于一切,出了问题习惯性地捂着躲着,工作失误首先想到的就是推卸责任,缺乏起码的问题自觉和责任担当。这种不良思想与作风,带给民众的伤害,不亚于那把明晃晃的菜刀。

日前,中央出台了改进作风的八项规定,明确提出要切实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要求干部多到困难和矛盾集中、群众意见多的地方去。校园安全是社会焦点,也是时刻不能懈怠的工作重点。面对鲜血淋漓的案发校园,面对不无期待的舆论关注,在光山县委县政府气派办公楼出入的官员们,都应扪心自问:怎么改才能真正纾解校园惨案带来的伤痛,如何做才能不辜负孩子们那纯净的目光?…[查看详细]

地方官员“鸵鸟式”的自保无益于社会,甚至是另一种“罪行”

十八大报告在论述干部选拔机制时,强调“提高选人用人公信度,不让老实人吃亏,不让投机钻营者得利”。现在的问题是,官员老老实实公布信息,反而会因造成“恶劣影响”,阻碍了自己的仕途进步;而个别擅长“捂盖子”、会搞定、漠视公众知情权的官员却能青云直上。这种局面不应当再继续。惨案已难挽回,但请把真相还给公众。

回避真相,即是掩盖真相;掩盖真相,即是另一种罪行。当地政府不可能既不给出真相,又要求全国人民的谅解。…[查看详细]

只有信息开放,才能重建社会

俞可平教授曾讲过这样一个段子:干部培训课上一位领导对他表达了强烈的疑惑:“我们的不少干部从早上鸡叫一直干到晚上鬼叫,老百姓为什么还不满意?”政府的公信力是执政合法性的基础。现在有一些地方和部门陷入了“塔西佗陷阱”(当政府不受欢迎的时候,好的政策和坏的政策同样得罪人民)。 政府公信力不高,正是当下中国政治生态顽疾,而提升政府公信力唯有靠政务公开、信息开放,在开放、多元的社会中寻求共识。

在人们的现当代记忆中,历史包袱沉重的河南往往给人以思想保守、落后的刻板印象,这也是因为在历次“思想灾害”中河南总是重灾区,而进步的理念却总在这片土地后知后觉。据消息人士分析,“习李新政”有可能会在政务公开、信息开放上做文章,河南会有所突破么?(本网特评)

分享到:

联系电话:0371-55629757转214
版权声明:大豫网原创,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
出品: 腾讯大豫网
本期责编: 郑子蒙

热点评论
往期回顾
谁动了我们的高考志愿? 山东凭什么"官方"? 贱卖公车 何罪之有? 官员为何敢入室打人? 交警围殴司机 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