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期 2012/12/24 往期回顾

立交桥下的“防护网”在防谁?

2012年12月23日,郑州市中州大道与农业路交叉口处的立交桥下,许多农民工曾在此露宿,如今,这里装上了防护网。在立交桥的东侧,阳光比较充足,记者看到不少农民工在这里一边晒太阳,一边等活儿干。农民工或站着,或坐在花坛边上,有的直接坐在冰冷的地上。…[详细]

一名“大桥宾馆”房客,以无限凄凉的方式猝然离去,悲剧使公众的目光聚集在这些弱势群体身上。对冷漠的声讨、对问责的呼唤,这些反思内容固然必要,但除此之外,更应该引起一种制度性反思,弱势群体的安置以及保障机制等问题不应该被忽略。

郑州一立交桥下,农民工曾露宿的地方装上了防护网 11月30日曾冻死农民工的立交桥下,装上了防护网
一样的寒冬,不一样的温度
漯河民政局长跪地劝流浪老人受助
漯河民政局长跪地劝流浪老人受助

郑州立交桥下接连冻死外来务工人员

11月30日中午,一农民工在郑州市中州大道郑汴路立交桥下躺了20多天死亡。

12月12日晚,郑州市解放路立交桥下,一名年龄约四五十岁的男子死亡。据在现场釆访的记者介绍,男子有四五十岁,在这里已经坐了三天了。期间,有一位女环卫工曾多次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他都只是摆摆手。 …[详细]

寒冬也有感人的温暖

12月20日晚6时许,漯河市普降大雪,气温骤降至零下8摄氏度。漯河市民政、公安、卫生系统人员随即针对街头流浪人员开展紧急救助,60多名巡查员迅速在大街小巷展开巡查。深夜10时多,想到刚才拒绝救助的两人中有位年龄偏大,救助人员又赶回去继续劝说,带队的漯河市民政局长戴友良甚至单膝跪地俯下身子劝说老人,老人被感动,随后被抬上救助车拉到漯河市第六人民医院妥善安置。

23日晚,腾讯微博一条内容为“生活中这样的细节最感人”的博文引发网友热议。这条微博的内容是张贴在郑州某家银行网点门口的“温馨提示”,上面写着:“环卫工人你们辛苦了,你们给寒冷的冬季增添了一缕暖色,天冷风大,希望你们在劳动间隙到里面避避风,挡挡寒。”

为了安置寒冬露宿桥下的农民工,郑州市不少街道办也按照市政府的要求,已在农民工露宿点附近开辟了不少集生活救助、就业招聘于一体的“二合一”室内救助站点。在这里,农民工兄弟不仅可以御寒、找工作,还能受到职业培训、医疗检测等方面的免费服务。…[详细]

《救助管理办法》亟须修改
山东临沂市“一元钱农民工公寓”
山东临沂市“一元钱农民工公寓”

目前救助管理实际上没有服务对象

记者查询了2003年8月1日颁布施行的《救助管理办法》和《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实施细则》)。在《实施细则》中,对救助对象作出了如下规定:“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是指因自身无力解决食宿,无亲友投靠,又不享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或者农村五保供养,正在城市流浪乞讨度日的人员。此外,还明确指出,虽有流浪乞讨行为,但不具备前款规定情形的,不属于救助对象。

中国社会科学院唐钧研究员认为,按照现在的法律法规,“救助管理”实际上处于“没有服务对象”的尴尬局面。“《救助管理办法》针对的是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这些露宿街头的农民工显然不是。”唐钧还表示,贵州毕节的几个孩子钻垃圾箱里取暖出事以后,民政部门也部署了应对措施,因为受到《救助管理办法》的“束缚”,列出的对象中有流浪儿童、残疾人、精神病患者、重病人等,但是没有农民工。…[详细]

社会救助是否需要善意强制?

根据《救助管理办法》规定,自愿受助是救助管理工作必须遵循的原则。“救助管理站只能等他们自己求助,不能强迫。所以他们不去救助站,谁也没办法,结果才发生了死人的悲剧。”唐钧说。

《救助管理办法》中的“自愿原则”是这样规定的:“向救助站求助的流浪乞讨人员,应当如实提供本人的姓名等基本情况并将随身携带物品在救助站登记,向救助站提出求助需求。”经询问符合救助对象的范围,救助管理站应给予救助。“当一个人没有救助要求或明确拒绝救助时,救助站是不能违背他的意志的。这就是问题之所在。”…[详细]

如何保障进城外来务工者的生存权?

发达国家经验:通过城市政府集体提供,再结合市场化的方式来保障外来工住房

农民工是中国最庞大的劳动者群体,也是最沉默的劳动者群体,他们构成了转型期中国强大推动的力量。农民工这一“制度设计”来源于计划经济时代我国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外资进入中国投资办厂,劳动力的需求大增,在这个情况下国家放松了户口管制,允许农民工进城打工。虽然放松了对劳动力流动的管制,却没有彻底地废除户籍制度。

香港差不多60%的人口是居住在廉租房里面,新加坡提供类似于公租房和廉租房的人口比例也与此相当。农民工在一个地方工作,贡献税收,城市政府应该考虑他们的居住问题。农民工要有这种意识,在所工作的地方生活,这本身就是一个不能被剥夺的权利,这一点首先要让他们意识到。在这之上还需要连接的工作,其中很重要的连接就是政府和当事人,怎么把当事人的问题转化为政府要解决的问题很重要。…[详细]

以保障农民地权来保障农民可以“自由地返乡务农”,并为“待业者”提供基本保障

清华大学秦晖教授认为,真正要讲保证失业农民工的“退路”,那就要分两个方面:一方面,以保障农民地权、制止“圈地运动”(而不是相反地“只许官圈,不许民卖”)来保障农民可以“自由地返乡务农”;另一方面,为失业但未返乡的在城“待业”农民工提供基本保障。长期以来,一些有权有势的人在城里扫荡棚户区、取缔“贫民窟”、清理城中村、驱赶“外地人”时,从来没有考虑这些进城者的“退路”问题,挤压民营劳动密集型经济时,也没有考虑这些就业者的“退路”问题。

我们的农民工一离开企业就无处安身,他们事实上无法“待价而沽”、“择木而栖”,而只能在接受任何条件留在企业里和离城返乡二者间作出选择。而今天在失了业又不愿或不能返乡的“待业”农民工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我们能不能在居住方面给他们在城里也留条“退路”呢?…[详细]

与其消极“布网”,不如授人以渔

立交桥下的防护网虽然能防得了农民工躲风避雪的脚步,但群众雪亮的眼睛和敏捷的思维已经让你“防不胜防”,再防下去,恐怕政府的群众基础和形象都要倒塌了。即使相关部门的出发点是督促农民工进驻救助站,也希望他们能够早日拆除这一刺眼扎心的冰冷护栏,不要让农民工和群众“心灰意冷”。

据说,郑州不少街道办都建立起了集生活救助、就业招聘于一体的“二合一”室内救助站点,当务之急是要让外来务工者了解到身边的救助信息,并消除他们的后顾之忧,积极引导农民工兄弟进驻救助站去体会寒冬里的温暖。(本网特评)

分享到:

联系电话:0371-55629757转204
版权声明:大豫网原创,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
出品: 腾讯大豫网
本期责编: 郑子蒙

热点评论
往期回顾
谁动了我们的高考志愿? 山东凭什么"官方"? 贱卖公车 何罪之有? 官员为何敢入室打人? 交警围殴司机 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