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期 2013/01/04 往期回顾

房管父+房商母=“房妹”?

河南郑州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锋的女儿(“房妹”)近日被曝光有两个户口、名下11套房产。1月2日,爆料人又称,翟振锋儿子翟政宏有两个户口,名下有14套房产,而翟振锋妻子拥有4套房。这样,翟振锋一家人被曝光拥房29套。二七区委宣传部康部长称,相关问题正在调查,会适时通报。[详细]

其实,要解开这些疑问并不难。只要有关部门公开这个项目的规划、审批、建设和分配情况,公开对翟某的举报和调查情况,就可以迎刃而解。这些都是事关公共利益的公共信息,并不存在侵犯隐私和“需要授权”的问题。

不是房子不够,而是有些人房子太多 不是房子不够,而是有些人房子太多
“房妹事件”为何越看越像悬疑剧
“房妹”之父位于郑东新区的一套两层豪宅
“房妹”之父位于郑东新区的一套两层豪宅

郑州“房妹”之父曾被举报倒卖308套安置房

2012年10月31日下午,一则信息在微博上被转发:“10月30日,郑州市南溪苑经适房小区项目经理实名举报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峰成立的公司,借开发小区之机倒卖308套经适房,收了6000余万元,但他的工程款迟迟拿不到,现在项目被迫停工。部分买房者证实,有的还交了5万元的中介费。”

郑州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对此事进行正面回应,称网帖中南溪苑项目并不是经济适用住房项目,对于群众反映的“倒卖”问题,郑州市房地产监察队已经立案调查。针对近日网上爆料称“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某的女儿有11套经适房”一事,郑州市二七区委宣传部30日晚间表示,目前,二七区委区政府已经组织相关部门对此事进行调查,对发现的问题将依法依纪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详细]

“房妹”事件的水究竟有多深?

“房妹”事件是悬疑剧,也是连续剧,背后浑水究竟有多深,吊足了公众胃口。接下来还会有怎样的爆料,令人期待。但有一个细节值得回味,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锋因“利用职务便利为亲属谋取利益及其他违纪行为”,已于2011年9月被纪检部门予以“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他为哪些亲属谋取了利益,谋取了哪些利益,其他违纪行为是哪些,官方至今没有披露。虽不能肯定“房妹”事件本身就是一个窝案,但事件波及的范围,恐怕绝不止“房妹”一家。…[详细]

有关部门的辟谣成了传谣?
深圳一经适房地下车库里,不乏奔驰、宝马等豪车
一经适房地下车库里,不乏奔驰、宝马等豪车

“房妹”事件,真相从无轻描淡写

记者调查发现,翟家慧确有两个身份证,照片与姓名均为同一人,但出生日期不同。一人两张身份证,且号码不同、原籍不同,此般“神通”符合户籍管理条例吗?在户籍与限购关系密切的语境下,如此做派,有无“弦外之意”?

另外,房妹的11套房子究竟是怎么来的、果真与权力无染?更有消息说,其父是房管局长、其母是房地产开发商,如此“夫妻店”,这11套房子之外,还有没有更劲爆的故事呢?此外,地方部门的回应虚与委蛇,或者起码难证清白。郑州市房管局回应称,“被举报业主与该局领导没有任何亲戚关系,更不是直系亲属”。而翟某已承认房产确归其女名下,但问题是,翟某难道不是当事部门的“前领导”?在中国人的语境中,这样的回应有没有遮掩真相、粉饰太平的嫌疑?…[详细]

“房妹”案不能止于简单回应

房管局站出来回应,不是不可以,但应当是一个负责任的、能够消除举报者和公众疑虑的回应,才有价值;若想仅仅通过微博发那么一个声明即了事,显然是通不过的。况且,房管部门官员被爆出问题,房管局是有利害关系的责任单位,由其来处理不仅有瓜田李下之嫌,还因这种不公布证据的处理“说明”反会越说越不明。无论从反腐的严肃性,还是从给公众一个满意答复的角度,当地纪检部门应及时介入,调查处理。 …[详细]

房妹事件揭露经济适用房灰幕

经适房项目中建商品房,一直是行业内公认的潜规则

经适房项目中建商品房,一直是行业内公认的潜规则。业内人士透露,经济适用房小区内的商品房在业内通常叫“补差房”。经济适用房用地属于是无偿划拨的,实行微利经营,因此,政府部门为弥补这一开发商的利益缺口,曾经出台措施,允许经济适用房开发商开发一定比例的商品房作为补偿(即“补差房”)。按照郑州市原先的规定,在这些小区商品房面积不能超过开发面积的30%。而这种所谓的优惠政策弊端重重。

以郑州市为例,2004年经济适用房建设规模达到132.25万平方米,但实际建设面积仅为106万平方米,其余26万多平方米的经济适用房建设面积,都被补差房和超标房吃掉了。“补差房”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前途未卜,早在2003年,国家有关部门来郑州检查时,认为这种在划拨土地上建立商品房的做法不妥,会使政府吃亏。因此,当年9月底之后新批经济适用房项目时“补差房”已暂停审批。…[详细]

经适房造成了制度性的权力腐败

对于公开销售的经济适用房,虽然各地政府在公平分配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但完全的公开透明始终难以做到。高度稀缺资源与巨大套利空间造就了大量的寻租行为,以致超过200平米的“经济适用”豪宅、开着豪车住经济适用房、经济适用房大量被出租、摇号造假、房号买卖等等报道充斥于媒体。

问题更为严重的是不对外公开销售,只供应单位内部成员的经济适用房。非常清楚的是,只是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事业单位才有资格、有可能以“自有用地”或其他方式获得土地建设只供应内部人员的经济适用房。据相关媒体报道,中央政府部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福利分房,只不过是以“集资建房”、“经济适用房”等新的面目出现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借保障房的名义攫取全民资源服务少数人利益,不仅严重扭曲了保障房制度和整个住房市场,更是严重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详细]

只要认真,就不可能没有真相

万事只怕“认真”二字。超生是如何不声不响进行的,双户口是怎样办成的,“房妹”一家的房子是怎样来的,经济适用房是怎样变身商品房的,15岁的翟子是怎样注册公司的,是哪些人为这一连串的奇迹提供了“方便”,得到了怎样的利益回报,等等,只要认真,就不可能没有真相。但问题是,如果调查仍停留在郑州市二七区委的层次,谁能相信最后的真相呢?

“房妹”事件的连续剧还在上演,当地官方还要坐等舆论逼宫多久?时间是最好的稀释剂,也是最好的试金石,难道只能靠公众高涨的热情和媒体不顾审丑的执著,才能消除“房妹”事件“烂尾”的隐患?(本网特评)

分享到:

联系电话:0371-55629757转204
版权声明:大豫网原创,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
出品: 腾讯大豫网
本期责编: 郑子蒙

热点评论
往期回顾
谁动了我们的高考志愿? 山东凭什么"官方"? 贱卖公车 何罪之有? 官员为何敢入室打人? 交警围殴司机 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