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期 2013/01/05 往期回顾

孤儿丧生不能嫁祸“非法收养”

1月4日的大火烧死了七名弃童,烧出了39名弃童之殇,在这些悲摧和死亡面前,值得检讨的并不只是处于风口浪尖的袁厉害,更应该检讨的,恐怕是“光说不练”的民政部门,还有那些视“孤儿和弃婴长期窝居民宅”而不见的有关部门。[详细]

弃婴“命若垃圾”,是文明社会之耻。兰考的这次火灾敲响警钟:政府部门、民间组织和社会力量,均应多一些作为,改变草根慈善的原始状态,共同给孩子构筑一个温暖的巢穴。这些可怜的生命被亲人所弃已是大不幸,不能再被文明社会所遗弃。

收养所里的大火烧出了弃童之殇 收养所里的大火烧出了弃童之殇
兰考一收养所失火7名孩子丧生 袁厉害被调查
被收养儿童的住所:袁厉害的一个住处
被收养儿童的住所:袁厉害的一个住处

被警方带走的争议人物——“爱心妈妈”袁厉害

在悲剧发生之前,袁厉害就是一个备受关注的“争议人物”。有媒体报道她时,称其“软心肠”,叫她爱心妈妈,当地民政局副局长公开称她为“一个乐观的人”,“富有同情心、爱心和怜悯之心”。也有人质疑她以收养孩子为名弄钱,将一些弃婴卖给别人牟利。

2011年,没能“解救”全部孩子的阳光义工组织向河南省民政厅举报了袁厉害的行为,怀疑她存在“诈捐”,爱心款项没有悉数用在孩子身上,并称袁厉害把一些心脏和兔唇修补手术成功的弃婴,卖给别人牟利。与此同时,有人质疑她忙着做生意挣钱,无暇顾及孩子,媒体报道称袁厉害跟人合伙从农民手里买地,盖小产权楼然后出售。“袁厉害不缺钱,搞房地产、包揽公路、替人讨债……这些活她都干。”据供职兰考县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称,袁厉害借弃儿“伸手”向政府提条件,稍有不从,她便带着一群残疾孩子去办公室闹腾,甚至让孩子在办公室拉屎撒尿,折腾得大家都怕她。…[详细]

“非法收养”是民政局执法不严还是默许?

2011年9月,河南省民政厅经过调查,认为袁厉害“非法收养”。兰考县民政局显得颇为尴尬,因为这种“非法”是长时间存在的默许状态。“兰考到现在都还是国家级贫困县,几十年一直没有能力建社会福利机构,开封市福利院又拒绝接收,我们只能默许袁厉害继续养育这些弃婴,并尽力给予物资帮助。”一名工作人员称。

而兰考民政局局长杨佩民告诉记者,民政局为了不让袁厉害收养弃婴,特意在救助站设点收养弃婴,但袁厉害就是不同意,县民政部局、公安局、城关镇政府曾联合执法找袁厉害谈话,但始终没有移交这些孩子。那么既然执法了为什么没有把这些孩子移交救助站呢?为什么发生事故后这些孩子才被移交救助站呢?杨局长解释说,执法效果没有达到,存在法律不完善,有缺失。…[详细]

死于火灾的弃儿,折射了中国草根慈善之痛
发生火灾后,袁收养的弃婴被送到临时安置点
发生火灾后,袁收养的弃婴被送到临时安置点

让民间慈善更加专业而规范,仍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类似的民间收养弃婴的情况不仅发生在兰考。近些年来,民间爱心人士大量收养弃婴的新闻,时常现诸媒体。不少被收养的孩子同样面临疾病、营养不良、无人看管的窘境。尽管,近年来,民间慈善进步良多,但是,兰考这个惨剧仍然提醒人们,我们这个社会仍然需要更多慈善的阳光。

不管火灾原因是什么,袁厉害作为事实上的监护人,未尽到自身责任,难辞其咎。但将责任完全推给其个人,又让人不忍。如果没有她,这些孩子的命运,只怕会更加惨淡。我们已融入现代文明,但对弃婴的收养,竟还处于如此原始自发的状态,取决于“善人”“善心”,只管孩子温饱延续生命,而快乐、安全的成长环境竟然成为遥不可及的梦。…[详细]

救助制度的执行需要责任、决心和感情

求解之道,当然在政府。让每个来到世上的生命都能享受最低的生存保障,只有政府有这个责任,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机制。单个弃婴孤儿的救助,可以依靠公民的良知。一旦达到一定规模,就必须有制度的救助。在我们的制度设计里,早已有这种救助模式。但在制度执行中,不能让它打了折扣。遇到实际问题,也并非是没有解决办法的,关键是制度的执行需要责任、决心和感情。

我们更需要反思的是,在当地老百姓、医院甚至110捡到孩子,都会送到袁厉害的家中,这是为什么?在一定程度上,当地福利院的不足,公益救助的不及时,一步步地将袁厉害和那些弃婴推到了火坑边。 …[详细]

政府还是民间?中国慈善路在何方

我们的政府认为自己就是爱,担心慈善机构与他抢爱

“我个人认为我们的共产党认为中国政府就是爱,所以它想把用计划经济的方法把所有的都包掉,可公益和慈善恰恰做的是政府不能包掉的东西,你不可能无所不能。但是,我们的政府希望只有我是值得你爱,所以我付出爱,你必须爱我。当社会组织用其他方式换取了更多爱的时候,他心里很不满意。”2012年11月30日,“中国公益论坛2012”在北京举行,任志强在会上如此表示。

慈善不是富人在赎罪,是承担政府无能力做的事

在美国做公益,做慈善也有穷人,但是他们一视同仁的用减税和政府支持的办法鼓励支持他们,就是因为他们做的事情不管从哪个角度替代了政府无能力做的事情。这种认识上的差别最后导致了我们政府行政机构的决策差别,而恰恰也是民间的各种公益组织的土地包括我们的媒体和网络逐渐的开放。特别是个人媒体,就是自媒体网络的不断开放,使中国政府不得不开始重新考虑和认识这样的一个问题。当他们重新考虑了以后才逐渐发展了。…[详细]

引入竞争机制推动官办慈善组织转型

政府有很多的考虑,一个是担心民间这些放开了的话,不太好管,政府监管能力不够;另外一个是担心这些民间组织的自律性不够。自律性不够这个完全可能,中国很多纯民间的慈善机构一开始成立的时候就很不规范,无论是财务制度、内部管理,项目运作等。

未来中国官办慈善机构的走向,去行政化是最根本的。纯民间的慈善机构问题也很多,发展也处于起步阶段。当然,这与它们长期以来没有合法身份,没有募款资格和资金来源有关。但是它的存在,会刺激官办的改革,因为有竞争,大家才能更加规范。不能指望纯民间的一开始就能替代官办的。一方面官办的要改革,另一方面民间的要发展,但不可能把官办的全部关掉。…[详细]

不应让私人承担政府失职的恶果

不管当事人“爱心妈妈”袁厉害收养孩子基于何种目的,都应给予她最真诚的掌声和谢意,至少她用一己微薄之力,承担起缺位的有关部门的责任,让简陋的居所变成福利院,让那些孤儿弃童延续了生命,有的甚至长大成才。

为何属于民政工作范围的弃婴救助,要由私人承担?背后是行政部门失职,还是存在人们猜测的“骗保”?收养所是否符合消防标准,监管部门有没有尽责?在为孩子叹息时,希望制度建设能够亡羊补牢,以悼逝者,以慰生者。(本网特评)

分享到:

联系电话:0371-55629757转204
版权声明:大豫网原创,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
出品: 腾讯大豫网
本期责编: 郑子蒙

热点评论
往期回顾
谁动了我们的高考志愿? 山东凭什么"官方"? 贱卖公车 何罪之有? 官员为何敢入室打人? 交警围殴司机 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