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期 2013/01/17 往期回顾

火车票站票降价 为什么不可以?

1月12日,社会公益工作者“卫庄”在网上发布“呼吁无座火车票应该半价”的微博,称“无座旅客以农民工兄弟居多,他们因为条件知识等原因,抢不到属于自己的有座票。按照市场价值规律,他们没能享受与车票价钱所匹配的服务,因此无座车票全价不合理”。 [详细]

火车站票,价格该降还是不降?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无论是用朴素的生活常识描述还是用经济学原理论证,其实都表达了公众对火车票定价透明机制以及社会公平的诉求。解决了资源公平分配的问题,自然就不存在降不降价的争议。

春运众生相 大豫网春运特辑:回家众生相
“站价”提法并不新鲜 但反响极大

早在2007年,就有律师发公开信呼吁站票优惠。近年高铁大量开通。高铁的票价通常较贵(如京广二等座865元),若支付这样的价钱还要站着,很多人感到不值,在网友“卫庄”的呼吁下,“站票半价”再度引发关注。既然软卧、硬卧、软座和硬座的票价都有区别,为何硬座票和站票却一分不差?专家称:针对不同商品、服务质量,实行不同的价格,从经济学角度看是有道理的。[详细]

同等价格却不同服务 公平吗?

从消费者权益这个角度来看,站票和座票同价,有悖于公平交易权。《铁路客运运价规则》对硬座票和卧铺票规定了价格,并没有对站票做出明确的规定。有意思的是,硬座、硬卧、软卧因旅客享受到的服务质量不同,价格逐次递增,而硬座和站票服务差别巨大,却并未以价格的形式体现出来。这种浅而易见的道理几十年来没人懂?

站票不能降价的理由有点荒唐

央视评论员王志安:站票不该打对折

央视评论员王志安明确表示反对火车站票半价:买站票的是对时间更敏感的人群,他们就是要赶上这趟车,把他送到目的地。这些人的议价能力最差,从商家的角度讲,就应该卖给他们更贵的票。因为有更重要的区分因素在左右定价,就是时间。如果想明白这个道理,买到了站票就偷着乐吧,铁道部要是醒了,站票多半要比坐票贵。

12306客服人员:要是不卖站票 很多人就不一定能回家了

铁道部相关专家透露,火车票价格的形成是结构性的,坐席环境仅是构成票价的一部分。另外,无座车票打折或半价出售还存在统计乘坐区间的难题。12306客服人员也指出,“要是不卖站票,很多人过年就不一定能回家了”。事实上,2008年,就有人提议,要求站票实行“站价”。当时铁道部回应表示,站票实行“站价”,将使更多人挤向铁路,造成列车更严重的超员,危及行车安全。现在看来,铁道部的这一说法有些牵强,站票实行“站价”,并不等于要敞开供应,无限量提供。否则,买坐票的人也要呼吁,坐票也应降价,因为,周围站着的人太多,已经严重降低了“坐票”的舒适程度。

站票仅作为临时补救措施 并没有纳入正式的铁路票制中

有交通运输专家指出,“站票仅作为临时补救措施,并没有纳入正式的铁路票制中。”按照这个思路来理解,站票不是正规的常用票,它仅是列车在运输能力不足的情况下,为了满足乘客需求而临时采用的补救措施。如果按照这个思路继续理解下去,则似乎可以推出完全不同的结论——站票不仅不能半价,甚至还可以涨价。因为专家的潜台词是,站票是供不应求的产物,而当需求大于供给时,通常会发生涨价。笔者以为,这跟央视评论员王志安的逻辑是一样的!

笔者想问:站票是游离在火车票体系外的特殊票种。站票全价是怎么定出来的,依据何在?相比火车而言,公交、地铁的无座现象更为普遍,为何公众只拿火车站票说事?除了公交、地铁乘坐时间短,无座影响较小的现实情况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公交地铁的票价制定和调整,都要经过听证,成本向社会公开,公众有话语权和监督权。但反过来看,火车票定价机制缺乏透明公开。

“站票半价”是民众权利意识的觉醒

乘客花同样的钱购买有差别的服务 肯定不合理

铁路部门并非不懂得价值规律,并非不懂得服务质量与价格的对应关系。但是,就是在他们懂得价值规律的情况之下,站票愣是一直保持着与坐票同等的价格,而且不管是长途还是短途,不管是非常拥挤还是极度拥挤,都是如此。至于站票是半价合理还是七折合理,都可以讨论,但是火车站票与坐票同价的不合理性则是显而易见的——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理由,无论是出于所谓的公心还是出于部门利益的私心,让乘客花同样的钱来购买差别巨大的服务,都是不合理的。

通过支付差别化的价格,来购买差别化的服务,是市场经济中公平原则的体现。为支付同样价格的人提供差别化的服务,则是对公平原则的破坏。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人习惯于对一些司空见惯的现象多问一句“为什么”,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也是社会继续进步的推动力——火车票春运期间涨价的规定,就是在这样的质疑声中被废除的。希望坐票站票同价的规定,也能在质疑中被撼动。[详细]

为人民服务还是为人民币服务?

除了一些所谓“砖家”无稽的论调之外,公众其实只想弄明白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同样花1块钱,有人可以买一个苹果,而我只能买半个?而且毋庸置疑的是,“站价”问题一开始被抛出来,其实针对的是农民工兄弟,确切地说,没有人想“从中作梗”。无论是用朴素的生活常识描述还是用经济学原理论证,站着与坐着一个价,都不是那么能说得过去。

如果铁道部是公众服务部门,那就毋庸置疑地应该为人民服务,做好“站价”区分,促进社会公平,方便人民群众出行;如果铁道部按照市场思路运营,以“盈利”为目标,那就得遵循市场规律,定价需透明,保护消费者权益,让站票有“站价”,公平待客,童叟无欺。

肯定有人跳出来反对说,明明是两个思路都有嘛。那,说好的政企分开呢?(本网特评)

分享到:

联系电话:0371-55629757转214
版权声明:大豫网原创,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
出品: 腾讯大豫网
责编: 郑北周

热点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