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期 2013/01/30 往期回顾

过节送礼如何变成“陋习”?

送礼并不是只存在于中国,是存在于所有社会的一个现象,只是中国人尤为重视。从孔子开始,“礼”便是儒家学说的重要部分,而送礼则是“礼”的精髓,西汉的儒生戴圣潜心研究儒学中的“礼”,制定了送礼的最高准则:礼尚往来。礼尚往来讲究的是平衡、对等。 … [查看详细]

如今,作为人们沟通纽带的“礼物”已经染上了不少功利色彩,成了人际关系中必不可少的“润滑剂”。不少人开始为“送不送”、“送什么”、“怎么送”而焦头烂额。东西拿少了、不好意思,人家也看不起;拿贵重了又承受不了。

送礼行贿成风 视频《新闻百科》:三分钟解读中国人送礼的前世今生
中国人为何热衷于过节送礼?

“礼尚往来”是中国的传统习俗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礼仪之邦,很注重礼尚往来。尤其是逢年过节,相互馈赠礼品已成为人们节日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礼品的轻重,体现着关系的远近亲疏,更体现着对未来人际关系的期望。晚辈给长辈送礼,下级去上级家拜年,谁愿意空着手进门?这可不仅仅是个面子问题。 难怪有人说,过节,是中国人对人际关系的检阅。

过节送礼成为人们表达心情最重要的方式之一

中国有句老话: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逢年过节,给亲戚长辈、领导上司送礼,已经成为时下中国人交流感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更何况,中国人潜意识里对“礼多人不怪”颇为赞赏。尤其是当下社会,平日里为了工作大家都比较忙,很少有闲暇时间和亲戚朋友聚在一起。过春节了,带上一点小礼品,串串门,叙叙旧,表达一下感情,其乐融融。春节图的就是一个热闹,图的就是一种气氛,送礼而非贵重。但也有不少人,为了要面子,攀比,认为礼物越重越能表达感情。无论如何,过节送礼的初衷还是人们互相表达心意,为的是增进感情,凸显国人“礼仪之邦”的风范。

过节送礼成现代社会极为重要的业务公关方式

相对于纯粹的感情交流而言,业务公关也成为送礼的一个重要目标。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撬动业务合作或进展的不再仅仅是“产品”,更为关键的还有“意思”到了没。很多公司的销售代表为了完成KPI或全年任务,不辞劳苦地向客户频繁送礼,一来是混个脸熟,二来借机推动合作进展。网友总结说,一到过年,参加项目竞标的各家单位都使出了浑身解数,拼的就是送礼的诀窍,关键在于送到人家的心坎里。当然,送礼额度在于其对公司业绩的贡献率。[详细]

毋庸置疑,有一点是必须要强调的:礼尚往来讲究的是平衡、对等和感情的交流!

过节送礼为何堂而皇之的变成行贿?

来而不往的送礼成为变了味儿的“潜规则”

想升官要送礼,想升学要给老师送礼,想拿项目要给官员送礼,想看病要给医生送礼,想赢官司要给法官送礼;上学要送礼,找工作还要送礼,找医生看病开刀还要送礼,这样的送礼往往是来而不往。美国媒体曾报道说,在中国,送礼为贿赂提供了理想的借口。调查显示:中国超过八成的腐败事件首先是从节日期间送礼开始的。

过节送礼成打点关系、“走后门”的不二法宝

在传统的中国文化中,“讲情面”成为很多“潜规则”的挡箭牌。通俗层面的人情世故主要表现在送礼上,由此衍生的暗箱操作和“后门式”哲学正在成为一种社会规则。更多的人把办成事情的法宝压在“送礼”上。于是,一种以人情为基础的灵活的处世哲学和处世方式,便顺应了这种人际关系的特点。求人办事,就要与人好处;拿人手短,自然也要为人办事。长此以往,找关系、走后门的不二法宝便是“送礼”,而何时送最合适呢?自然是逢年过节时比较冠冕堂皇。

送礼变成行贿,“礼尚往来”变成“礼‘上’‘网’来”

调查显示,领导干部受贿案件中80%以上的涉案人员,都是从节日期间收受“第一桶金”,才一发不可收,走上了违法犯罪道路的。正常的送礼应该是发自内心的,而变了味的“送礼”,不是情愿的。行贿受贿的双方,尽管可以虚伪地吹捧他们之间多么“讲义气”,多么“志同道合”,但他们内心都清楚,是利益把他们连在一起。而送礼特别是想着办法送高档、贵重礼品的,往往是在相关利益者之间,或者说是在各种资源的掌控者与需求者之间,当然是后者给前者送礼,开玩笑地说有点像“朝贡”,具有明显的功利性甚至可以说是变相的贿赂。礼品也从特产、补品、高档烟酒变成古玩字画、金银珠宝、房子、车甚至女人。更有甚者,一些官员开始光明正大的“索贿”。

送礼变行贿折射出社会“情大于法”

由于中国传统的社会关系具有人情的特点,契约式的法律和规定自然不会受到青睐,因为法律和契约与人情是水火不相容的。情大于法的后果是社会运转缺乏统一的规定,权力拥有了更为灵活的空间。一件事可以这么办,也可以那么办,灵活度很大。由此产生了中国人办事求人、托人找关系的习俗,而送礼则成了实现这一目的重要方式。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院长张曙光认为:送礼经济的出现,更是对整个社会人际关系和道德基础的颠覆。即使够不上违法违规,在少数人之间形成的这种互相利用、互相照顾的关系,严重妨害社会公正和公平,不可能与广大民众的利益一致,与现代法制社会所需要的理性精神是相背离的,非常不利于公民社会的形成,也严重妨害现代文明秩序在中国的形成。

如果礼品的出现,已经到了在整个社会范围内,以一种经济模式进行概括的程度,那么这个时候的礼品已经完全超越了其本来承载的意义了。送礼经济的核心问题,就在于采取了一种看上去合法的方式,使行贿、受贿模糊化,让它们变得貌似合法。

送礼,“里子”永远比“面子”更重要!

《礼记》载曰:来而不往非礼也。过节送礼这件事情上,有人做了“里子”——表达心意,有人做了“面子”——打点关系。传统文化中的负面因素一旦与制度的缺陷结合,就会瞬间击溃传统文化优秀的“里子”,把丑陋堂而皇之地搬上台面。“讲人情、给面子”让过节送礼多半演变成“贿赂”,这本身不是送礼的错:社会的“显规则”不够健全,“潜规则”就会横行;制度漏洞太多,就会给人以可趁之机。由此来看,过节送礼成“陋习”,还是“陋”在制度上。(本网特评)

分享到:

联系电话:0371-55629757转214
版权声明:大豫网原创,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
出品: 腾讯大豫网
责编: 郑北周

热点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