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期 2013/02/07 往期回顾

春节放鞭炮:应有能放却不放的共识

春节临近,有关“该不该禁放鞭炮”的讨论再度升温。呼吁禁放者的主要依据是燃放鞭炮造成污染、易发火灾等。反对者认为,短时燃放的鞭炮并非污染的重点,而且从人文、民俗角度来看,没有爆竹声声的春节缺乏年味,此前曾施行的禁放就遭到了反对…[详细]

如果我们认可燃放鞭炮是一种权利,那么,一些人实现这一权利,是以损害另一部分人为前提的。虽然尚不能由此得出鞭炮必须一律禁放的结论,但这至少提醒我们,在鞭炮燃放问题上,有关部门应该审慎吸纳“民意”,因为这不是一个“少数服从多数”的问题,而是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一部分人必须承受另一部分人的损害,那么,这种损害在多大程度上是正当的。

今年过节,咱能不放鞭炮吗?
今年过节,咱能不放鞭炮吗?
当年味儿PK空气质量 今年春节你还放鞭炮吗
有人说放炮保持了风俗,让过年更有气氛
有人说放炮保持了风俗,让过年更有气氛

大量燃放烟花爆竹,大气污染定会雪上加霜

2013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但这个月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却是挥之不去的。历史罕见的大规模雾霾“笼罩”着大半个中国,空气污染连续几天都位于严重污染的程度。诚然,形成雾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使之达到严重级别的重要原因是我们自身对环境的破坏。现如今春节的脚步临近了,如果大量燃放烟花爆竹,大气污染定会雪上加霜。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结论是,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巨大,加之近几年不曾有过的非常不利的气象条件,二者结合在一起是造成最近严重雾霾污染的罪魁祸首。北京环保监测中心的显示,去年除夕当天,车公庄站点PM2.5的研究性监测浓度值分别在中午和晚上两度突破200微克/立方米。去年春节期间北京空气质量5天不达标,其中初一、初五、十五3天受集中燃放烟花爆竹影响,污染严重。即使是在很好的天气状况下,燃放烟花爆竹也会导致空气质量下降,使原本达标的空气超标。

如果春节期间遇严重污染天气,禁还是不禁?

有环境问题专家表示,如果春节遭遇灰霾天气,政府可以采取必要的临时性措施,例如应该把“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写入现有的应急预案。一旦遇到严重污染天气的时候,采取强制措施。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小川则认为,如果扩散条件好,烟花产生的颗粒物两、三个小时内就扩散了。“这始终是个传统,就算是这种污染天气下,也不至于采取强制性措施。”

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表示,在烟花燃放的问题上,确实要控制它的污染,但完全禁放并不是很好的选择。春节期间的烟花燃放还是应该以引导和限制为主。北京市烟花办相关负责人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正在密切关注北京的空气质量和污染状况,并通过媒体向市民发出“为了提高空气质量,给您和家人创造良好的环境,在春节期间请尽量少放或不放烟花爆竹,减少污染物的排放”的倡议…[详细]

放鞭炮的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精神相背?
鞭炮有时会造成惨重的人身、经济损害
鞭炮有时会造成惨重的人身、经济损害

有人支持禁放:认为放鞭炮是传统文化中的陋习

过年放鞭炮的原始含义,是为吓跑深山里藏着的一种凶恶但最怕声响的独角鬼怪“山魈”。如果反让空气中弥漫的健康杀手PM2.5这种无形鬼怪“乘响而入”,老祖宗会干吗?何况,也并非凡是传统都凝聚民心,黄袍马褂长辫小脚鞋也“传统”过,于今安在? 放鞭炮是一种传统文化,但是,当所谓传统文化与民主法治、环保等现代文明精神相违背,则它就应该属于被淘汰之列。对于不良的传统文化,我们必须有移风易俗的决心和勇气。事实上,在改革开放的时代里,作为一个古老的民族,就必须有更大的敢于改革陋习、构建民主法治和环保主义等文明新风的决心和勇气。

诚然,移风易俗是难度很大的工作,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先后有近300个大中城市宣布禁止在城区燃放烟花爆竹,但如今,已有一百多个城市宣布撤销禁令,可见要彻底根除放鞭炮之一陋习很不容易。但是,今年北京加大禁放力度,禁放情况明显好于往年,除夕夜未有人员死亡,而去年同期曾有5人死于燃放烟花爆竹;全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致伤290人,去年同期达330人。从初二15时到初三15时,119调度指挥中心接到的火警仅有76起。可见,只要坚持不懈,禁放是完全可以逐步收到成效的。

事实上,烟花爆竹除了给大气环境造成污染之外,还可能对我们自身的安全构成严重的威胁

一些以次充好的劣质烟花,以及不正确的燃放所导致的“被炸伤的事件”每年都在发生。燃放过程中还极容易造成火灾隐患,所产生的噪音污染更不容忽视。此外,近几年随着原料成本和运输成本的提高,对于我们每一个家庭而言,购买烟花爆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们真的应该仔细想想:花大钱只为那几分钟的美丽,到底值不值得?一旦对自身造成伤害,花钱遭罪受,到底值不值得?合家欢乐之时,因燃放烟花导致恶果,到底值不值得?

最近我们对这条新闻一定不会陌生:2月1日一辆装载烟花爆竹的车辆在连霍高速义昌大桥上爆炸,导致大桥坍塌,车辆坠桥,10人遇难的严重后果…[详细] 据初步调查,这个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是违规运输烟花爆竹爆炸所致。但根本原因是市场需求所致,是人们强烈的烟花需求,才导致一些企业铤而走险,进而产生这一事故。按照这一逻辑,不从根本上解决,类似的事件今后肯定还会再次发生。正如保护动物的宣传语说的那样:“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能放却不放鞭炮”的民意更理性

“非放不可”的民意确实凸现了某种不理性

这几年,总有议论说对烟花爆竹的“开禁”是顺应了民意,那么是否也可以问一声:许多人与烟花爆竹自觉的“告别”,不也体现了民意吗?民意当然应该尊重,然而在放还是不放这个问题上,截然不同的民意却凸现了“品位”的高低;我不想说“不放不行”是伪民意,然而我更想说,“能放也不放”的民意,显然更具理性。其实,“非放不可”的民意确实凸现了某种不理性:对环境污染深恶痛绝,却可以对燃放鞭炮造成的环境问题视若无睹;将环境宁静视为自身权利,却可以对燃放鞭炮的“声音暴力”充耳不闻……

烟花爆竹遇“冷”更启迪我们:要充分相信民众的自律能力

与烟花爆竹自觉“告别”的民意正在多起来。从开禁以前偷放,到开禁后反而不放了,这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民众对于燃放烟花爆竹的弊端认识需要一个过程,找到替代燃放烟花爆竹的娱乐新方式需要一个过程。而这恰恰又是潜移默化、水到渠成的必然反映。鞭炮的淡出,乃是民众经过实践检验之后作出的选择,这种放弃,显示的是理性,画出了文明的行进轨迹。烟花爆竹遇“冷”更启迪我们:要充分相信民众的自律能力,要因势利导,而不是处处“为民做主”,动不动就禁这禁那。民众经过比较和鉴别之后的取弃避趋,才是真正有生命力的。…[详细]

鞭炮燃放:不是“少数服从多数”的问题

如果我们认可燃放鞭炮是一种权利,那么,一些人实现这一权利,是以损害另一部分人为前提的。虽然尚不能由此得出鞭炮必须一律禁放的结论,但这至少提醒我们,在鞭炮燃放问题上,有关部门应该审慎吸纳“民意”,因为这不是一个“少数服从多数”的问题,而是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一部分人必须承受另一部分人的损害,那么,这种损害在多大程度上是正当的。(本网特评)

分享到:

联系电话:0371-55629757转204
版权声明:大豫网原创,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
出品: 腾讯大豫网
责编: 郑子蒙

热点评论
往期回顾
谁动了我们的高考志愿? 山东凭什么"官方"? 贱卖公车 何罪之有? 官员为何敢入室打人? 交警围殴司机 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