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期 2013/02/25 往期回顾

“星二代”涉轮奸:特权下的蛋

某网友爆料:海淀公安分局21日晚上以涉嫌轮奸刑事拘留了一名叫做“李冠丰”的年轻男子。名字虽然改了,但还是有人认出来他真正是谁。该网友在博文最后,附上了李双江之子李天一的网页链接,暗指涉事男子就是李天一。…[详细]

面对特权无处不在的现实,面对形形色色的“我爸是李刚”,公众就此展开合理想象也是可以理解的。李双江之子走到今天,指向的不仅仅是溺爱,还与他从小耳濡目染的权力氛围有关。这种“权富综合征”在各种“二代”身上并不少见,在他们那里,名人资源、权贵资本和畸形人脉被当成了无所不能的“社会通行证”,规则意识、相互尊重和生命平等之类的宝贵价值遭到无情抛弃。

李双江之子涉嫌轮奸为何引发围观?
李双江之子涉嫌轮奸为何引发围观?
网友微博爆料李双江之子涉嫌轮奸被刑拘
年近60的李双江老来得子
年近60的李双江老来得子

李某等人称:带女子开房是为了让她醒酒休息

记者来到事发地湖北大厦,虽然大堂经理对李双江之子涉嫌轮奸一事三缄其口,但在探访中,记者还是寻得了一些事发当日的经过。有工作人员透露,李双江之子等人所订的是550元一晚的房间。据工作人员回忆,当日凌晨5点左右,李双江之子等人来到湖北大厦要求登记开房。

“他们带的那个女孩儿岁数也不大,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按照宾馆规定,登记一张身份证只能入住一人,但李某等人表示,入住酒店是为了让女孩儿醒酒休息,几人将女孩儿送进客房就会离开。

按照惯例,因有醉酒客人,酒店中控及工作人员一直在跟随注意,担心发生意外。工作人员透露,见李某等人并未离开,还有服务员上楼提醒过。“但看他们那么多人,以为就是朋友,谁会想到是干这种事。”工作人员说。约一个小时后,李某等几人离开了湖北大厦,至于女孩何时离开,工作人员则表示并不清楚。…[详细]

李双江气病了,梦鸽望儿子得到宽容

据知情人透露,今年已经74岁的李双江精神上受到了极大打击,他已经气病了,“李老师现在身体已经不好了,正在送他去医院治疗”。梦鸽短信中所说的查处过程,也应该是在配合警方做一些取证工作。随后,梦鸽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案件正在查处中,并表示按照法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但又希望儿子能得到媒体和大众的宽容。

梦鸽受访时数度哽咽。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六章第九十一条,公安机关对于经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的人,都必须在逮捕后的24小时以内进行讯问。而距离李天一被抓获已经过去了两天,具体审讯结果还需要等待警方的进一步通报。

改得了名字和年龄,改不了“坑爹”
李双江2006年《鲁豫有约》称李天一已满17岁
李双江2006年《鲁豫有约》称儿子已满17岁

2011年李天一打人后,高喊“我爸爸是李双江”

5岁时,李天一就当上“申奥”形象大使;还扮成红军小战士,演唱“小小竹排江中游”。也许李双江以为这样的“红色教育”就能教育出红色接班人了……但在2011年9月6日,李天一在北京市某小区门口殴打一对夫妇,后被拘留。2011年9月15日,李天一因构成寻衅滋事罪被收容教养一年,次年9月获释。

李天一为什么改名“李冠丰”?

不少网友对此提出质疑,认为李天一改名存在问题。记者就此采访了数名民警,他们均表示,李天一改名,并非是特权。李双江为儿子改名,可能是出于“爱子”的考虑,“毕竟当年的事件,让大家都知道了李天一的劣迹。”有知情人披露说:“去年9月,李天一被解除劳教后,有一位文化高人看到李双江特别爱儿子,便建议李双江把儿子的名字改了。一方面求个平安,另一方面也方便儿子今后好好学习。”这位知情人披露说,梦鸽原准备2013年春节后3月初送儿子去美国念书,可2月还没过完,儿子就犯事了,令梦鸽痛不欲生。

李天一究竟多少岁?17岁还是21岁?

1990年,梦鸽与李双江结婚。因两人年龄相差27岁,再加上梦鸽还是解放军艺术学院的研究生,因怀孕生子不得不休学一年,曾引起不少非议。李双江儿子李天一2011年因无证驾宝马打人事件引起大众的关注,按照李天一1996年出生的说法,当年是15岁,属于未成年,因此处罚相对较轻。但当时便有网友发布了2006年李双江参加鲁豫有约访谈节目,称李天一已满17岁质疑其虚报年龄逃避责任。李冠丰(曾用名李天一)涉轮奸案事发后,此视频再度被翻出,而从李双江夫妇的口吻看,李天一的确有篡改年龄的嫌疑,若是此怀疑属实,那么涉嫌轮奸少女的李天一就不是17岁,而是已经21岁了!

李双江之子该求得谁的“宽容”?

需要反思什么?需要反思的是谁?

针对这起案件,媒体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反思声音。有的反思收容教养制度——2011年,李双江之子曾因打人而被收容教养一年;有的反思要打破阶层的束缚,形成各阶层间的良性流动;有的指出社会该共同反思未成年人的教育。应该说,这样的多元反思有助于推动社会的公平正义。但我们也有必要提防“反思”过了头,比如,将公众对特权的抨击简单理解为仇恨宣泄,或者动辄将民意贬作“公众狂欢”。

溺爱子女是人性的弱点,很多父母都有,在这一点上没必要过于指责老来得子的李双江。但若社会有公平的规则,或公平正义不被各种潜规则所左右,溺爱子女就不至于酿成大恶——权贵子女高人一等的特权思想一旦转化为行动,就会撞上规则的南墙,因而不得不有所收敛。而在李公子的意识中,这堵墙从来都不存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父母摆不平的事情。…[详细]

公众和舆论如果一味高喊“天理难容”,那么很容易陷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民粹陷阱

法治社会里,无论是媒体还是公众,都不能左右或干涉法律的公正判决。过分强调李天一的家庭背景、成长经历和社会影响,则成了戴着面具且不合时宜的假反思。因为其已经远离案件本身,不但无助于追究这些人的兽行,反而会留下他们也是受害者的印象,这简直是在为其开脱罪行。舆论如此,李天一们只恨自己倒霉被抓,而不会认真反省自己的兽行。回归轮奸案本身,让我们通过法律程序正义去追求社会公正。而这也是对受害者最真诚的同情和安慰。…[详细]

宽容孩子,但不宽容特权

正是这种僭越法律的特权意识,而不是公众的不宽容,毁了这个孩子。如果说社会成员需要反思的话,那就是:我们对特权意识的默认,将一种不正常的价值观带给了一个即将成年的孩子,使他以为“我爸李双江,我有冲锋枪”。 (本网特评)

分享到:

联系电话:0371-55629757转204
版权声明:大豫网原创,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
出品: 腾讯大豫网
责编: 郑子蒙

热点评论
往期回顾
谁动了我们的高考志愿? 山东凭什么"官方"? 贱卖公车 何罪之有? 官员为何敢入室打人? 交警围殴司机 凭什么?